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05章:送你个小玩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胡卿顿时大羞,这该死的徐子桢怎么什么都敢说,她气得暗中伸出玉手悄悄拧住徐子桢腰间软肉,狠狠地扭了个一百八十度。

    嘶……

    徐子桢疼得冷汗都冒了出来,火暴妞的回归果然有不利的一面。

    陆薄言倒是神色不变,脸上依旧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淡淡地道:“家主误会了,薄言恰好刚到。”

    徐子桢不相信,他的听力很好,怎么可能连个大活人来到身后都没发现?可他念头还没转完,就见陆薄言轻轻一纵,手搭上屋檐轻巧地翻了个身,就消失在了眼前,还没等徐子桢回过神来,他又从屋子的另一侧踱了过来,仿佛刚才站在眼前的不是他。

    “我……我靠!好牛逼的轻功!”

    徐子桢两眼冒着小星星,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陆薄言的本事,真不愧是天阶的文修,在他印象里轻功有这样水准的只见过赵楦和萧弄玉,就连水琉璃都好像差点意思,没想到陆薄言除了脑子好使外还有这么一手绝活。

    陆薄言小小地证明了一把自己的“清白”后又站回了门边,说道:“家主,薄言一早已与吾都补知会过了,他也已去了燕子阁请了红姑作陪。”

    徐子桢笑了,红姑还真的答应了?看来今天可能会有收获。

    “行,那就走吧。”

    徐子桢和陆薄言还有胡卿去赴宴了,今天是为套情报去的,人多不合适,所以苏三留了下来,胡卿虽然初经人事,还被徐子桢折腾了一宿加一上午,但带上她多少让红姑会放松些警惕,所以徐子桢只得狠一狠心了。

    酒宴订在了太原城里一家新开的酒楼中,这里是城中最繁华的地段,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徐子桢来到门外抬头看了一眼,招牌上写着几个大字——聚丰号。

    这家酒楼上下共四层,恢弘大气,装修得富丽堂皇,这里的地段可说是寸土寸金,要开这么一家酒楼资本绝不是少数,徐子桢在惊叹之余还是撇了撇嘴:“这名字够土的,白瞎了这么大的楼了。”

    胡卿轻声说道:“这是吾都补开的。”

    徐子桢微愕:“败家,真特么败家。”

    陆薄言在旁边笑了笑:“他若不败,家主就要少赚了。”

    现在整个太原城里的贸易基本就在徐子桢和完颜昂两个人的手里,完颜昂越不把钱当回事徐子桢就能赚得越多,兄弟归兄弟,钱这玩意儿还是能不客气就不客气的好。

    徐子桢一愣,也笑了:“有道理,薄言兄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哈哈!”

    “回家主,薄言不喜男色。”

    “我……”

    徐子桢额头上青筋微跳,陆薄言看着一副淡定从容高深莫测的样子,没想到一招就把他打败了,果然是人不可貌相,这货居然也是个闷骚男。

    吾都补就是完颜昂,他早已在门口等着了,见徐子桢来到笑着迎了上来,他是真心高兴,昨天和徐子桢虽然见了一面,但其实没多少时间说些话,除了打架就是泡妞,而且还没他什么事。

    今天有时间了,可呆会还是徐子桢的泡妞时间,他决定还是趁红姑没来的时候先和他聊会天。

    可惜天不从人愿,徐子桢刚走到他面前,就听背后有人娇滴滴地喊他:“徐公子,严公子,胡掌柜。”

    徐子桢一回头就看见身后歇下了一乘红呢软轿,轿帘半掀着,露出一张千娇百媚的脸蛋,正是昨天刚见到的燕子阁头牌红姑。

    胡卿敛衽一福笑而不语,完颜昂家教不错,面带微笑作了一揖:“红姑娘玉趾亲临,在下荣与幸焉。”

    红姑出了轿来福了一福,脸上带着几分羞涩几分娇媚,那模样说不出的动人,她刚要回完颜昂的话,一转眼却见徐子桢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看,脸上带着傻笑,十足一副猪哥像。

    “咳……”

    陆薄言适时地咳嗽一声,徐子桢这才象从梦里惊醒,回过神来,可眼睛还是没挪地方,眼中闪着色迷迷的光芒,笑嘻嘻地一摆手:“红姑娘,咱们又见面了,可真有缘分哈。”

    红姑心中鄙夷,脸上却摆出一副娇羞无限的样子,低着头福了一礼。

    完颜昂笑着一摆手:“徐兄,今日小弟略备薄酒,还请得红姑娘前来,你我可得一醉方休才好。”

    徐子桢笑道:“胡扯,要醉了还能玩个蛋,那多没意思?”说着对红姑挤了挤眼,“红姑娘,你说对不对?”

    这话简直就是赤果果地在调戏了,红姑忍耐力再好也不禁咬了咬牙,但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只红着脸权作未闻,徐子桢心中一动,这妞果然有古怪,换了其他女的不是啐我一脸就是扭头回家,哪有她这涵养?

    完颜昂将众人带上了楼,亲自安排了个临街的雅间,不多时酒菜陆续上来,摆了满桌,他刚端起一杯酒要开动,徐子桢却又笑眯眯地看向了红姑。

    “红姑娘,昨天晚上我一时心血来潮算到了小桃红和我五哥的姻缘,倒把你给冷落了,你这么漂亮可人,应该不会怪我吧?”

    红姑抿嘴轻笑道:“公子说笑了,红姑不敢,久闻公子先知之能,昨日一见果然令红姑佩服之极。”

    徐子桢暗中撇了撇嘴,装,使劲装,老子就说小桃红跟五哥有缘,可缘分这东西还能立马就能验证的?

    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象很是遗憾地叹道:“可惜啊可惜,昨天为了那点破事只听红姑娘唱了一个曲,结果我这一晚上抓心挠肺的睡不着觉,就是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有幸再听红姑娘多唱几曲呢?”

    完颜昂也拍手叫好:“正是,红姑娘有太原第一琴之雅称,今日可否让我等一饱耳福呢?”

    “这……”红姑似乎有些不快,不管她的真实身份如何,但她明面上还是太原第一红姐儿,这点身段架子总还是要的。

    徐子桢嘿嘿一笑,忽然从后腰摸出一样物事来拍在桌上:“若是红姑娘肯唱,那我就把这小玩意儿送给你,怎么样?”

    红姑的视线挪了过去,眼中顿时闪过一道惊色。

    那件物事黑沉沉冷森森,竟然是传说中神机营的利器——火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