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06章:五姑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如今徐子桢的大名威震金国,太原城外以少胜多击退粘没喝,连惊才绝艳的四王子兀术都忌惮不已,就因为他手下有个如狼似虎的神机营,而神机营最让人忌惮的就是他们人手一把的火铳,这简直就是金人的恶梦。

    红姑没有掩饰眼中的惊讶之色,因为这是一个正常人的反应,但她却没有立刻伸手去拿火铳,而是拒绝道:“这……这太贵重了,红姑不敢收。”

    徐子桢奇道:“这有什么不敢收的?”

    红姑正色道:“此物乃大宋密器,金人见识过其厉害之处,早已有心寻去仿造,若公子赠于红姑,万一落入金人之手岂非饴祸?”

    “嗐,我当什么事呢。”徐子桢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你只是个弱女子,我看咱俩有缘送一把给你防身而已,况且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你有这东西?”

    红姑心里已经千肯万肯,恨不得立即将火铳收起来,但脸上还是装作迟疑了一下:“这……好罢,既如此,红姑便受之有愧,却之不恭了。”说着站起身婷婷一礼。

    她福了一礼后便要伸手去拿火铳,可徐子桢却忽然又把手收回了些,笑嘻嘻地道:“不过么,这一把火铳只换个曲子似乎有点亏,不知红姑娘能不能赏脸陪我喝杯酒呢?”

    红姑心中不由得有些厌恶,徐子桢这是摆明了在调戏,但她不敢翻脸,也舍不得翻脸,因为这把火铳对她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再说一杯酒而已,还不至于让她醉倒,要知道她的酒量可是出名的,更何况胡掌柜也在,徐子桢该不会当着另一个女子的面对自己做些什么非份之事。

    想到这里她嫣然一笑:“红姑恭敬不如从命。”

    徐子桢一摆手,陆薄言拿起酒壶就要倒酒,完颜昂却笑着拦了下来:“徐兄,红姑娘,小弟这儿今日刚来一桶好酒,不知二位可有兴致一品?”

    “论桶算的?什么酒?”徐子桢是酒鬼,顿时眼睛一亮。

    完颜昂嘿嘿一笑:“乃是从回鹘寻来的一桶三十年份的葡萄美酒。”

    徐子桢顿时大喜过望,一拍桌子叫道:“我靠,那必须要品上一品,赶紧的。”

    红姑也有些意外,葡萄酒她不是没见过,但三十年的却还真是头一回听说,当即也微笑说道:“葡萄美酒夜光杯,红姑今日要借徐公子的光了。”

    徐子桢道:“该说是我借花献佛才是……严兄弟你还不去拿酒?”

    完颜昂笑着离席去拿酒,过不多时回了进来,怀里抱着个大肚圆桶,看着该有二十斤左右,砰的一声放在桌上,亲自起开桶盖,顿时一股浓浓的香咧之气钻了出来,直扑众人的鼻中。

    徐子桢嗅了几下大赞道:“好酒,光闻着就让老子兴奋了,赶紧倒上赶紧倒上!”

    红姑也好奇地盯着酒桶看,嘴里没说话,但眼中分明也有一试的冲动。

    完颜昂象变戏法似的拿出两个琉璃盏,小心翼翼地倒了个满满当当,嘴里说道:“这酒劲道不小,徐兄你可悠着点。”

    徐子桢眼睛直勾勾盯着酒盏,说道:“醉在这样的美酒之下洒家也值了,反正胡掌柜和薄言都在,醉了也有人抬我回去。”

    他说着话已抢过一杯来,对红姑一扬:“红姑娘,走一个?”

    陆薄言端起另一杯送到红姑面前,红姑双手接过盈盈一笑:“徐公子,红姑先饮为敬。”说着红唇轻抿优雅万分地喝干。

    果然是三十年的好酒,入口香醇之极,直如仙宫中的琼浆,竟让红姑的神智生出了一瞬间的迷醉,眼神也微微恍惚了一下。

    就在这时,一旁的陆薄言忽然右手轻拂,悄无声息地掠过红姑的后劲,当啷一声琉璃盏落在桌上,再看红姑,居然已趴倒在了桌上,不省人事。

    徐子桢看傻了眼,从桌上探过身子用手指轻轻捅了捅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忍不住大喜道:“我靠,这就搞定了?”

    陆薄言笑了笑,右手食中二指亮了出来,指间夹着一枚细如牛毛的银针,只见他手一扬便将银针扎入了红姑头顶,落针又快又稳,接着另一只手在红姑颈后点了两下,也没见怎么的,红姑忽然眼睛一睁坐了起来。

    徐子桢吓了一跳,怎么个意思?又被扎醒了?

    陆薄言收起针微微一笑:“家主,可以问了。”

    徐子桢仔细看了看红姑,只见她眼睛虽然睁着,却面无表情眼神空洞,他兀自不敢相信:“这就行了?”

    陆薄言点了点头:“正是。”

    “呃……”徐子桢决定还是先试探一下再说,伸手在红姑面前晃了晃,问道,“红姑娘,你今年多大了?”

    红姑想也不想,淡漠地答道:“二十一。”

    “身高多少?”

    “六尺三寸。”

    “体重多少?”

    “八十七斤。”

    “胸围……”

    “咳!”

    这声咳嗽打断了徐子桢越来越恶趣味的提问,胡卿带着极大的不满瞪了他一眼,这淫贼,见人家胸脯大就趁机,简直可恶!真该让陆薄言现在解开摄心术,让红姑抽他一嘴巴。

    徐子桢这才发现胡卿冒火的目光已经快把他烤焦了,赶紧讪讪一笑刹住了车,接着脸色一正开始了主题。

    “红姑,你真名叫什么?”

    红姑眼望前方,语调平缓地答道:“我名完颜泓,女真名赫犁乌。”

    徐子桢和胡卿完颜昂互望一眼,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神情,接着又问道:“你还有别的什么身份么?”

    红姑,也就是完颜泓答道:“我乃天罗白堂掌堂,号白一,属四王子兀术麾下。”

    徐子桢越来越满意,这妞的实际情况跟他猜想的完全一样,呃……好像有一件事似乎不太对。

    “你是白一不是白五?那你昨天晚上听见个五字那么激动干毛?”

    “因为我家中排行第五,自小便被人称作五姑娘。”

    我去!五姑娘?

    徐子桢差点笑出声来,这特么不是撸一管的意思么?他扭头刚想把这笑料和完颜昂分享一下,却发现完颜昂一脸诧异,就象见了鬼似的,徐子桢愣了一下,问道:“兄弟你怎么了?”

    完颜昂眼睛瞪得老大,吃吃地道:“五姑娘?她……她是完颜蓟之女?”

    “完颜蓟?这名字好熟。”徐子桢皱了皱眉,忽然间也瞪大了眼睛,“我靠!大金国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