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14章:徐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猛的跳起身来,在狭窄的牢房里来回走着,忽然停了下来,一字一顿地道:“我要去河间府!”

    “你疯了?”韩世忠被吓了一跳,叫道,“你可知如今河间府有多少金兵?你若去了还能囫囵着回来?”

    徐子桢咬牙道:“但凡有一丝机会,我也得去救他们。+,”

    如果是个小道消息也就罢了,偏偏金人占的就是徐沫的家,玄衣道长被抓已经基本确认了,就是不知道那个所谓的漂亮女子是不是水琉璃。

    韩世忠和张孝纯互望一眼,均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无奈之色,他们很了解徐子桢,知道他的倔脾气发作起来没人能拦得住,与其浪费口水还不如想个万全之策帮他完成救人计划。

    徐子桢看了一眼徐沫,说道:“这两天他也吃到苦头了,把他放了吧,不过是骗人而已,罪不致死。”

    徐沫一怔,随即大喜,他原以为自己这次是死定了,就算不至于砍头也得落个充军流放,没想到徐子桢只是小施惩戒就放了他。

    张孝纯对这个不关心,他关心的是徐子桢的安危,想了想说道:“既然贤弟心意已决,那愚兄选几个机敏能干的陪你去。”

    徐子桢摆手道:“不用,这差不多是九死一生的活,何必让别人陪我去死?倒是五哥,兄弟答应的给你和红玉嫂子办婚事,看来得黄了,若我能活着回来再补请你们吧。”

    韩世忠咬着牙道:“红玉是你给老子找来的,那就等你回来再成亲,总之一句话,你不回来老子这亲就不成了。”

    徐子桢苦笑道:“五哥,将来你是金人最忌惮的人物,红玉嫂子也是你建功立业不可或缺的贤内助,你要相信兄弟我。”

    韩世忠恶狠狠地道:“废话,老子当然信你,但你也得好好活着回来。”

    徐子桢苦笑了一声,他能知道韩世忠的将来,但自己的将来却象一片迷雾,完全看不清楚,他何尝不想好好回来,家里还有老婆们等着,可河间府现在完全是金人的地盘,自己现在的名头这么响,去了真难保证安全。

    “我也不想死,不过玄衣道长于我有恩,我必须去救她。”他说到这里顿了顿,郑重地道,“而且我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金人要杀玄衣道长早就在抓她的时候杀了,何必还定个日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可能是他们常玩的一个计谋。”

    张孝纯皱了皱眉,说道:“贤弟是说……金狗要以玄衣道长为饵引出更多义军来?”

    “没错,他们不是第一次用这招了。”徐子桢捏着拳头冷笑一声,指向徐沫道,“本来我没想那么多,不过他给了我一个提示,金人这么关注我的去向,好像在担心我会去破坏,既然这样,那我还真得过去给他们一个惊喜才是。”

    说到这里他朗笑道:“金人侵我国土占我家园,如果这次我能破了金狗的计划,挽回更多义军义士的性命,那死又何妨?相信他们早晚能给老子把这仇给报回来,怕个鸟!”

    徐沫在旁边听得呆住了,浑身的血液不知不觉中了起来,徐子桢简单的几句话说得他血脉贲张,他原是个富家子弟,可当河间府被破时一夜之间变得身无分文,万贯家财成了泡影,大宋朝廷的懦弱不作为让他也没了希望,只想着如何赚取钱财让自己再度回复到原先的富人身份。

    可是现在徐子桢一番话就象当头棒喝,结结实实地将他打得醒了过来,他忽然有种羞愧得想要钻进地里的感觉,国难当头,自己居然还只想着如何发横财捞偏门,而徐子桢却……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蓦然而起,徐子桢等人一惊,回头看去竟是徐沫狠狠抽了自己一嘴巴,然后抬起头来,满眼的坚毅之色:“徐公子,若是您不嫌弃,小人愿陪您走一趟。”

    徐子桢愕然,韩世忠则断然拒绝道:“不行。”

    张孝纯也觉得不妥,摇头道:“徐贤弟放了你不假,但你如此心性,本官不放心。”

    徐沫忽然跪倒在地,砰砰砰连磕三个响头,认真地说道:“小人先前被猪油蒙了心,如今决意痛改前非,徐公子此去河间府凶险无比,小人算是个地头蛇,有我领着总好过徐公子胡乱寻找。”

    张孝纯和韩世忠还要说什么,却被徐子桢拦了下来:“他说得没错,占他家的金狗知道玄衣道长的下落,能省我不少事。”

    既然徐子桢都这么说了,张韩二人再坚持也没用,不过话说回来,以徐子桢的能耐,这小子就算起坏心也坏不了他,对于这一点两人都有信心。

    徐子桢说走就走,将徐沫的镣铐去除后带着他一起回了徐记商号,还没进门就见门口的云家护卫说道:“家主,有位红姑姑娘来找您。”

    徐子桢一愣:“她又来干毛?”想了想对那护卫说道,“把这小子带进去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顺便把陆薄言叫来。”

    护卫带着徐沫而去,徐子桢稍一琢磨就换了幅脸,贼兮兮地往里边走去,才进正厅就见红姑,也就是完颜泓正坐在里边,胡卿在旁相陪,不知说着些什么。

    徐子桢还没踏进门就笑嘻嘻地道:“咦?红姑娘这么今儿来这么早,莫非才一晚上没见就已经想我想得不行了?”

    完颜泓一惊,回头见是他,顿时粉颊一红,心中暗啐了一口,这人好生无赖,昨天更是轻薄自己,可是自己明明应该恼怒的,却不知怎么生不起多少怒气来,真正是见鬼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佯装羞涩地低头道:“徐公子说笑了,奴家尚有几篇拙作想请公子雅正,但却听闻公子即将远行,因此前来相询公子,不知何时再来太原?”

    徐子桢恍然道:“哦,雅正啊?红姑娘太看得起我了,我就是一粗人,让我喝喝酒泡泡妞还行,读书看文章真是难为我了。”

    完颜泓睁着一双大眼睛不信道:“如今天下何人不知公子文武双全,莫非公子乃是嫌奴家才学疏漏不愿多谈么?”

    “哎,这帽子扣得太大了。”徐子桢笑嘻嘻地道,“象红姑娘这样的大美女我可太愿意谈了,不管‘弹’哪儿都行啊。”说着他的视线有意无意地扫向完颜泓那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

    完颜泓被他看得身上莫名地有些发痒,强打精神问道:“那……那公子走得如此急切,莫非有何大事要办么?”

    徐子桢随意地说道:“没什么,就是去趟西夏,我老婆快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