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16章:子桢,保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佟寅牵着几匹马回太原去了,徐子桢现在只是个逃难的百姓,哪还能骑马,他望着前方的城门出了会神,长长地吐出口气道:“走,进城。∮,”

    他刚抬起脚要走,忽然一记疾风袭来,叮的一声在他面前一块石头上砸出片火花来,仔细一看竟是一枚再寻常不过的青铜制钱,生生嵌在了石头中。

    徐子桢大吃一惊,只是没等他反应,就听见一个曾在他梦中无数次出现的声音响了起来。

    “徐子桢,你何时才能不这么鲁莽?”

    这声音柔和悦耳,仿佛从天上而来,接着一个风华绝代的佳人出现在了面前,长裙曳地,青丝如瀑,一双眼睛灵气逼人,就这么看着徐子桢。

    徐子桢只觉脑子里嗡的一声响,瞬间变得一片空白,紧接着大喜若狂,猛扑过去抓住她的手道:“容惜,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的佳人正是徐子桢朝思暮想的容惜帝姬赵楦,他怎么都想不通,自己想尽办法都找不到她,连她的皇弟赵榛都不知道她的去向,而现在他所心心念念的伊人居然会出现在面前。

    徐沫已经看傻了,眼前这个姑娘美得跟仙女似的,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可是没等他看第二眼,苏三已经揪着他的脖领子远远走开了。

    帝姬姐姐也是你小子能看的?

    赵楦不提防徐子桢会这么扑来,一不小心玉手被抓个正着,顿时粉颊一红挣脱开来,却并未恼怒,只是语带无奈地说道:“我自然是来找你。”

    “你这阵子去哪儿了?我都快满世界贴布告找你了,还有,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儿?”

    徐子桢有一肚子话想对赵楦说,恨不得拉着她找个没人的角落说上几天几夜才好,不过他首先好奇的就是赵楦居然会这时候出现,还守株待兔逮到了他们仨兔子。

    赵楦道:“我去了德顺军路小种相公处,粘没喝似是要对那里用兵了,回来后去了应天府,却听说你去了汴京,不过那时我收到消息,说……说我师父身陷囹圄,我便猜到你定会前来,这才赶了过来等你。”

    说到这里赵楦的神情有些黯然,她和玄衣道长的感情很深,眼看师父被金人关着等斩,她的心里绝不会好受。

    徐子桢点点头,赵楦再怎么说也是个帝姬,手中总有情报来源的,而且她还是天下会中的高层,恐怕她的消息收集比天机营更快更多。

    看见赵楦眼中的悲伤,他的心里没来由的一痛,为了转移赵楦的注意力他故意问道:“哎,你说我又鲁莽是什么意思?没见哥打扮成这样……对了,你怎么认出我的?这家伙连我自己都差点没认出自己来。”

    赵楦抿嘴一笑:“你还当自己来得很隐秘么?若非我暗中替你除了几个暗哨,你早被发现了,你当河间府的金人都笨么?谁见过骑着马来要饭的?”

    徐子桢愣了一下,随即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这也不能怪我,我又没你那么好的身手,方圆十里内的野猫都逃不出你的视线来着。”

    赵楦又是脸一红,这话还是当初徐子桢在苏州试做睫毛膏时的那一夜对她说的话,现在再听见别有一番滋味。

    徐子桢却想起了另一件事,赵楦身手极高,有她帮忙救出玄衣道长的可能性绝对可以更高,只是他又打心眼里不想赵楦参与,毕竟进城劫囚是件十分危险的事,一时间他纠结了起来。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手掌一暖,竟是赵楦主动牵起了他的手,柔柔地望着他轻声说道:“子桢,河间府有金兵数万,要救我师父并非那么容易,你一切都须小心,我……怕是不能与你一起入城了。”

    徐子桢浑身一震,记忆中这还是赵楦第一次主动拉他的手,心中不由得一荡,可随即一愣,赵楦不入城?难道在城外接应?他想了想道:“也好,你就安心等着吧,我一定把道长救出来。”

    赵楦摇了摇头:“我也不在城外,皇兄急召我回京,我这便要走了。”

    徐子桢眉头皱了起来,赵桓能有什么狗屁急事找她,连救她师父都容不得了?

    赵楦象是猜到他想什么,微微一笑道:“你也莫要胡乱猜想了,总之我师父便拜托你了。”

    徐子桢正在低头想着,却没留意到赵楦眼中闪过一抹哀伤与决绝,一瞬即逝。

    “呼……”他长出了一口气,“放心吧,我一定把道长救出来。”

    赵楦沉吟了一下又说道:“我师父此番落入敌手定又是那内奸所为,兀术又四处告示行刑之日,若我所料不错,此事必有蹊跷,且那内奸应当就在这河间府中。”

    徐子桢一点都不奇怪,赵楦说的这话他早就想过了,但是玄衣道长被抓他必须来救,何况现在赵楦无法出手,他更是义不容辞。

    “嘿,这王八蛋要在的话更好,老子答应过小苏三,要把他揪出来一刀一刀活剐了才行。”徐子桢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浑身散发出了一股森然的杀气。

    赵楦说道:“此事恐怕殊为不易,你……若是没机会的话切勿勉强。”

    徐子桢嘿嘿一笑:“我看出来了,你在担心我。”

    赵楦沉默了片刻,竟真的点了点头,徐子桢顿时愣在了那里。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沉闷,两人谁都不再说话,只这么默默站着,静静对望着。

    不知过了多久赵楦轻轻将手从徐子桢的手掌中抽了出来,低声说道:“我这便走了。”

    徐子桢只觉手中一空,心里也变得恍然若失,他强自一笑道:“好吧,要不抱一下再走?”

    赵楦的脸颊微微一红,徐子桢刚要哈哈一笑,却见赵楦跨上一步,一双玉臂环住了他的腰,螓首轻靠在他胸前。

    徐子桢顿时如遭雷殛,整个人呆若木鸡,竟不知该怎么反应才好,只听赵楦轻声说道:“子桢,保重。”

    最后一个字刚落下,赵楦忽然又放开了手,只一闪间就消失了踪影。

    徐子桢双手虚抱,呆滞地看了看自己胸前,如果不是那一抹幽香仍停留在鼻端,他甚至不敢相信赵楦真的出现过。

    他痴痴地望着赵楦消失的方向,心中一瞬间变得空荡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