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20章:药材地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沫家既然是河间府首富,占了他家的绝不会只是个小小偏将,或许在刚进城是被那偏将拣了便宜,但金人森然的阶级制度是不会给他长期享受这样的福利的。↑,

    另外在偌大个右路军中偏将不知多少,说白了就是个不值钱的,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人来把守?

    徐子桢尽量远眺了一下,那座楼四周站着不下五十人,几乎是全方位无死角的保护,徐子桢心中一动,难道是兀术那王八蛋来河间府了,就住在这儿?

    “走,过去看看。”徐子桢决定冒一冒险看个究竟。

    徐沫到了现在也已经豁出去了,点点头道:“好。”说着沿旁边一条几乎不堪行走的小路绕了过去。

    可是到头来两人还是无法靠近,那座楼的守卫实在太过森严,每十来步就有个火把照着,别说进楼去察看,就是再走近几步都会立即被人发现。

    徐子桢隐在暗中恨恨地道:“妈的,难道还是白来了?老子还真不信了!”

    小楼的正面无法靠近,那就从后方摸去看看,通常后门的守卫都是相对薄弱些的,不知这里怎么样。

    可是等徐子桢绕了半圈摸到楼的北边时却还是失望了,因为这里的守卫一点都不比其他三面少,而且由于是背着月光的缘故,这里的火把将方圆几十米内照得格外亮堂。

    徐子桢算是彻底死心了,对徐沫打了个手势,咬着牙转身就要离开,可就在这时他的身形却停了下来,拉了下徐沫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徐沫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见是一片空地,中央建了个简陋的小木屋,四周连棵树都没种,就这么光秃秃的一片,可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却有同样几十个金兵把守着,显然这里的重要程度不下于那座楼里的人物。

    “哦,那是我家藏药的地窖,下去的口子就在那屋里。”

    徐子桢眉头一挑,下意识地感觉到了一丝古怪,一个藏药的地窖而已,需要这么多人把守么?

    徐沫也不笨,话刚出口就反应过来,失声道:“难道他们把人关在这下边了?”

    “有可能。”徐子桢只说了这三个字就闭口不语,只是眼睛在四处扫视,看看有没有机会摸进去一探究竟。

    他刚想到这里就听徐沫叫他:“大哥,咱们下去看看?”

    徐子桢无奈道:“没见那么多人么?怎么下去?”

    徐沫嘿嘿一笑:“我家的地窖跟别人家的不同,难道您不知道藏药材的地方得保持通风么?”

    徐子桢一下子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顿时眼睛一亮:“还有个口子能进去?”

    “对,而且他们未必发现那个口子。”徐沫得意一笑,“大哥,随我来。”

    徐子桢跟着徐沫摸到那楼的西南,这里是个宽阔的池塘,眼下正值初冬,塘中干净得连根水草都找不见,只是在池塘的中间有个小小的人工岛,面积很小,而且只种了十来棵树,除此之外什么都没了,看着也就是个布局摆风水的意思。

    这里离金人守卫的地方不近,倒是没人,徐沫谨慎地左右看了看,来到池塘边轻轻滑进了水中。

    徐子桢明白了,那个小岛肯定有玄虚,这时候也顾不得了,一咬牙也跟着入水,那冰凉刺骨的感觉让他险些小腿抽筋,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但他还是强忍着,和徐沫一先一后朝小岛游去。

    两人都尽可能小心地不发出声音,好在没多久就来到了岛上,徐沫已经冻得话都说不出了,强忍着打架的牙关钻进几棵树的中间,也不知在地面上捣鼓了什么,忽然掀起一块丈余见方的竹制网格。

    “徐大哥,就……就是这里下……下去,我给你……看着。”

    徐子桢也冻得够呛,二话不说钻进那洞口去,徐沫将那网格继续盖好,闪身躲到一棵树后去警戒了起来。

    砰的一声,徐子桢摔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杂物上,好在没什么硬物,只是有些毛茬的东西扎得屁股疼,徐子桢挣扎着爬起身来,发现只是几把扫帚和一个墩布之类的,而四周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见,只有远处依稀映来些光线。

    徐子桢暗叫一声侥幸,刚才冷得受不了才不管不顾地跳下来,还好只是些杂物,要是金兵堆了些兵器在这里,估计他身上就得多出好几个洞了。

    他回了回神小心翼翼地探出几步,发现眼前是一条长长的通道,宽有一丈不到,左右两边俱是一间间没门的小格间,有的堆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闻着一股子药香,看来徐家的药材没被金人撤空。

    整个地窖里安静异常,听不到一丝人声,徐子桢抽了抽鼻子,心想金人也不傻,地窖里这味谁都受不了,就算要关人也不会陪着一起在下边,这倒好,方便他了。

    他边想着就边走了起来,地窖里隔了老远才插了支火把,光线很弱,但他忽然眼前一亮,发现前边不远处有个格间居然是装了铁栅栏的,他小心地扫了一眼,猫着腰快步摸了过去,来到栅栏外往里看去。

    轰!

    一股滔天怒火从徐子桢心底直窜而出。

    这个格间果然关着人,而且关着的果然是玄衣道长,只是现在的玄衣道长与之前的淡然出尘完全判若两人,只见她浑身血污发髻散乱,手脚都被上着镣铐,就这么瘫躺在角落里,动也不动,也不知是不是还活着。

    就在这时,玄衣道长仿佛察觉到了有人来到,微微动了动,抬起眼皮看向门口,气息微弱地问道:“是谁?”

    徐子桢强忍着怒火与悲愤,颤声道:“道长,是我。”

    玄衣道长忽然眼睛一亮,黑暗中看清脸面,但是这声音她能听得出来。

    徐子桢?竟然是徐子桢?

    她有些不敢相信:“子桢?你……你怎的会来此处?”

    “我是来救您的。”徐子桢没有多说什么,他怕再说下去会忍不住冲出去将这里的金兵杀个干净,哪怕自己会死在这里也无所顾忌。

    他说着从后腰抽出唐刀,摸着锁头就要一刀砍下去,以唐刀的锋利砍这么一把锁不是问题。

    可玄衣道长却轻呵道:“子桢,不可!我不能走。”

    徐子桢的手停在半空,愕然道:“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