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22章:简单法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从不知道赵楦在暗中为他做了这么多事,而自己一直都觉得是自己为她赵氏王朝做了许多,他忽然间很想抽自己一个嘴巴,为他的那个冷血冷酷到极点的计划狠狠地抽自己。@,

    容惜!容惜!

    他的心里忽然从所未有的思念着赵楦,如果这一刻赵楦能出现在他面前,他一定会不顾一切上前紧紧拥抱住她,任谁也无法再将他们分开。

    玄衣静静地看着他,并没有打扰他。

    良久之后徐子桢才清醒过来,声音干涩地说道:“道长,谢谢您告诉我。”

    玄衣笑了笑:“去吧。”

    “道长保重!”徐子桢认真地说出这四个字,然后不再拖泥带水的转身就走,玄衣被关在这里应该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金人张开的网还需要她这个诱饵。

    他来到洞外和徐沫会合,依旧从池塘中悄无声息地游了出去,接着还是顺着竹林小道摸到那扇无人开启的小门,没有惊动任何人就消失在了黑夜中。

    回到住处时那个监工的金兵早已睡得云里雾里,呼噜声远在大门外都能听得到,徐子桢和徐沫偷偷摸回屋里,和他们同屋的几人也全都酣睡着,两人将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全都脱去,换上塞在被窝里的干衣睡了下去,一切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今晚潜入徐家可说是惊心动魄,虽然没被人发现,但徐沫的心到现在还砰砰直跳,半个时辰后他兀自睁大了眼睛望着屋顶,怎么都睡不着。

    徐子桢也没睡着,今天晚上运气好,被他无意中找到了玄衣道长,但这还远远不够,因为水琉璃还不知道被关在哪里,现在只能等着几天后行刑日的到来,想个稳妥的办法劫法场救人才是正经。

    可是这他妈到底要怎么才能救?金人是摆明阵仗撒了网要抓人,防御与埋伏绝对让人难以想像,徐子桢想得脑袋生疼都想不出个好办法来。

    要想现在去找水琉璃和其他被捕的天下会众,那是根本不切实际的,要在偌大个河间府里找到他们不啻于大海捞针,而且搞不好把自己都搭进去……

    嗯?搭进去?有了!

    徐子桢忽然间眼睛一亮,想到了一个或许能行得通的办法,只是这个办法极尽凶险,但是他现在已经顾不得了。

    ……

    兀术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出神地看着手中的一张纸条,半晌后忽然轻笑一声:“去了西夏?忽列儿,你信么?”

    在他面前站着个魁梧冷峻的女真汉子,他就是现在掌管着河间府的将领,猛安忽列儿,如果今天徐子桢有本事潜入到那座小楼的话,说不定就能见到他了。

    忽列儿很冷静地沉吟了一下,说道:“白一不会说假话,但徐子桢却未必。”

    兀术笑着拍了拍手:“你说得很对,白一若是从他人口中得知的这消息倒还好说,可却偏偏是徐子桢亲口告诉她的,你说,以徐子桢的性子会把自己女人快生孩子这种事告诉一个刚结识不久的女人么?”

    忽列儿皱了皱眉道:“殿下是说白一被识破身份了么?”

    兀术道:“不是没这种可能,徐子桢这人虽卑鄙无耻,但到底是个聪明人。”

    忽列儿问道:“那末将去把白一召回来?”

    “那倒不用。”兀术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完颜蓟那老狐狸只当别人都是傻子,就让他吃些苦头又何妨?”

    忽列儿冷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茫然:“徐子桢若真来此处定无生还之理,白一即便留在太原怕是也再无用处了吧?”

    兀术摇了摇头,眼神深邃,缓缓说道:“我觉得他应该会来河间府,但却不觉得他会将命留在这里,忽列儿,千万莫要小看徐子桢。”

    忽列儿眼中明显有不信之色,但还是应道:“是。”

    兀术望着窗外的夜空不再说话,心思不知飘去了哪里。

    徐子桢,我知道你会来的,也相信你有手段逃出河间府,可不要让我失望,毕竟,你是唯一值得我认真的对手……完颜蓟,莫以为无人知道你的心思,只是你真以为让你女儿对徐子桢施美人计便能有用么?我,拭目以待,呵!

    ……

    在兀术想着徐子桢的时候,徐子桢却没在想着他,他只是在盘算着心中刚出现的那个计划。

    他相信这次肯定会有人来救玄衣道长的,毕竟她老人家名满天下,天下会也绝不会放任她就此殒命,而现在玄衣道长被关得那么隐秘,能救她的方法无非和他想的一样,那就是劫法场。

    徐子桢现在十分冷静,甚至比任何时候都冷静,如果把他穿越到北宋当作一部小说的话,他觉得自己其实并不是个主角,真正的主角只有一个,那就是赵构,这个南宋的开国皇帝。

    既然他不是主角,那么自然就要有打酱油的觉悟,反正当自己从蹦极的绳子断开时就已经死过一次了,这次最多再死一次,没什么大不了。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大义凛然的英雄,玄衣道长一生都在为解救万民而奔波,如果这次真救不出她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愧疚,但水琉璃却是一定要救的,那是自己的女人,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那活着还有什么用?

    天渐渐亮了,又到了开工的时候,监工还是只有那个金兵一人,徐子桢找了个机会和苏三徐沫凑到了一起,一边干着活一边低声说道:“我有个法子,也许能救出人来。”

    徐沫一惊,随即喜道:“真的?”

    苏三则淡定得很多,在她看来徐子桢是必然有办法的,要不然他就不是徐子桢了。

    徐子桢点点头,轻轻一笑:“这个法子挺简单,那就是——我!”

    “你?”徐沫一时没领会他的意思,显得很是茫然。

    苏三却忽然浑身一震,怒道:“不行!”

    徐子桢笑了,苏三并不比徐沫聪明,可却比徐沫懂他。

    “我已经决定了,相信到时候会有人来救玄衣道长,而我会在那时现身,兀术对我的兴趣一定会更大。”徐子桢说着眼神变得柔和,看向苏三,“到时候我来引走金人的埋伏,小苏三,答应我,替我将琉璃安全带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