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28章:天下会二长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法场上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两个监斩官同时被劫持,但是兀术居然还是神色不变,哪怕胳膊还流着血,他还依然很是淡定,微笑道:“徐子桢,放弃吧,你逃不出河间府的。”

    徐子桢左手一紧,冷笑道:“要不试试?我要能出去你叫我声爹。”

    兀术留的是女真族的发型,脑后梳着两条辫子,徐子桢一下屋顶就打掉了他的帽子,左手顺势揪住了其中一条,这样一来能轻松控制住他,现在他手一紧,兀术的头也不由自主的朝后一仰。

    任是他城府再深也不由得有些恼怒,冷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忽列儿却没这么能沉得住气,他身为河间府守备,又是堂堂金国猛安,从小到大或许败过,但从没有过这么屈辱的事情发生,更何况是被一个女人劫持,简直让他怒气勃发难以遏制。

    冲动的人经常会做一些冲动的事,现在忽列儿就做出了一个冲动的决定,他竟然一时间忘了兀术的存在,断然下令道:“不必管我,杀!”

    那几十个伏兵高手不由得一怔,面面相觑后发一声喊就齐齐冲向了义军群雄,而义军群雄虽然人数和他们差不多,身手也几乎不相上下,但是奈何他们还要照顾从法场上救下来的那十几个人,一下子就被拖累了近乎一半的战斗力。

    再一次的战斗瞬间爆发,义军群雄压力大增,无奈之下只得强行退后向徐子桢靠拢,但是他们也知道这样不是办法,龟缩回去终究还是要想办法冲出去,不然反倒会被对方寻得机会将他们两个主将救出,更是会连累徐子桢。

    水琉璃虽然还有体力,但是玄衣道长就在她身后背着,她不敢冒险,只得先一步窜到徐子桢身边,脚下刚一停住就望向徐子桢,不敢相信地颤声道:“你……你是徐郎?”

    徐子桢咧嘴一笑:“傻妞,连你老公都不认得了?回去非得打你屁股不可。”

    水琉璃俏脸一红,精英的泪珠终于滚落面颊,有什么比心爱的男人在自己危急时刻舍命前来相救更能让人感动?

    但是眼下不是诉说情话的时候,义军群雄已渐渐难以招架,兀术招徕的这些高手果然了得,虽然不见得有多好的配合,但终究是死死压制住了他们,情势越来越危急,徐子桢的脸色也再一次沉了下去。

    这样不行,光是这一道关就过不去,还说什么出城不出城?而且他相信兀术绝对还有别的伏兵,以他的谨慎性子,恐怕从这里出去到城外的一路还有好几处伏兵才对,但是先说眼前这关该怎么破才是呢?

    那个假冒刽子手的鬼脸忽然低声道:“再忍将片刻,大师应当快到了。”

    水琉璃脸色一喜:“大师也来了?”

    玄衣也明显神情一松,但却没说什么,只口颂了一声道:“无量天尊。”

    徐子桢大感好奇,大师?难道他们说的是个和尚?可是跟玄衣还有水琉璃认识这么久,从没听说过有个什么高手和尚啊,难道是鲁智深?话说全大宋他就认识这么一个有名的秃驴了。

    义军们依旧在死死抵挡着对方的进攻,苏三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难道真下手宰了忽列儿?这不现实,要是真杀了他可就少了个筹码,但是不杀他似乎留着也没起到震慑的作用,这让她一时纠结了,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徐子桢。

    徐子桢却没纠结,他并不在意眼前的这些人,他关心的是还有多少路伏兵,虽说现在看起来义军有点暂时吃亏,但他相信很快就会有破局的人出现,因为他觉得兀术有伏兵不假,但是天下会同样不会只有这些人来劫法场。

    果然,在他念头还没转完之时,那些高手身手忽然传来一声长笑:“你们这些忘了祖宗的鸟人,让洒家替你们爷爷教训你们来!”

    话音未落,就见一道身影如大鸟般飞来,直扑入那些高手之中,他的出手未必迅速,但是刚猛无俦,一挥袍袖就能拍飞一人,在他落地不过瞬息间,就听惨叫声闷哼声四起,那些原本杀得性起的高手顿时土崩瓦解,竟无一人是他一合之将。

    徐子桢顿时大惊:“我勒个草,这是哪家的和尚,好猛!”

    来的这人是个身穿灰色僧袍的和尚,身形不高,而且略显瘦弱,徐子桢只一眼就确定他不是鲁智深,是因为他知道鲁智深是个魁伟的胖和尚,跟眼前这位形象差异太大了,但是似乎两人的身手和力气却象是差不多的意思了。

    旁人还没答话,倒是兀术先淡淡地说道:“你竟然不认识天下会二长老鱼沉大师么?”

    “哦?”徐子桢一怔,难怪这和尚猛成这样,原来是天下会老二……咳咳,这是正角,不能想歪。

    鱼沉大师的身手果然了得,转眼间就破了义军群雄被包围的险境,将其他高手打散到了一边,他这一出手虽不至于全歼对方,但也让对方少了近三分之一的战斗力,其他高手神色大变,再不敢围着,纷纷退开,提着兵刃警觉地远远对峙。

    “别跑啊,怎么都怂包了?”鱼沉大师眼看身边没了敌人,颇有些意犹未尽地叫道。

    玄衣轻唤一声:“鱼沉,快杀出去是正经,莫要再顽了。”

    “啊?哦哦……咦?老尼姑你的手脚怎么了?谁伤的你?妈的老子拧碎他去!” 鱼沉大师象是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光头,先是不好意思,接着脸色一沉杀气森然。

    徐子桢瞬间有些无语,这位大师不是天下会二长老么?怎么会这么无厘头的?管玄衣道长叫老尼姑,还自称老子,居然还有这样的奇葩和尚?

    玄衣道长显然也无语了,还是水琉璃忍不住催道:“大师,先出去再说好不好?不然金军杀进来谁都走不得了。”

    “啊,对对,水丫头说得是。”鱼沉大师又一次如梦初醒,脸色连番变化,又恢复到了笑嘻嘻的样子,说着抬脚刚要走,忽然回头对徐子桢看了一眼,挑起大拇指道,“你小子,不错,回去找你喝酒逛窑子。”

    ……

    鱼沉大师借用书友yuchen9的大名,希望不要介意哈,谢谢你的每天送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