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35章:大野的据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这支骑兵人数并不多,只有几百人,但是在这开阔的地段还是绝对无敌的,至少不是那几百学府兵能抵挡的,而且最关键的是徐子桢看到了那个使锤金将的脸。∑,

    右路军第一猛安,黑拓!

    徐子桢倒吸了一口冷气,当初在真定大营时他和这个黑拓交过手,那时候只是在擂台上单对单的搏击,但是徐子桢已经充分领教到了黑拓的恐怖,那体力,那爆发力,绝对当得起这个第一的称号。

    如果说在擂台上的黑拓很恐怖的话,那么在马背上的黑拓就简直是个杀人机器了,因为这是个马上战将,徐子桢根本不作考虑就急呼道:“快,退进山峪,别硬扛!”

    燕赵二话不说呼哨一声,三队学府兵整齐划一地退到一起鱼贯进入山峪,鱼沉大师忽然一闪身掠到最前,手中抄着根抢来的长枪,徐子桢一眼瞥见不禁有些奇怪,这位高手和尚看着不象贪生怕死的,怎么跑这么快?

    不对!

    徐子桢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身影,姚云鹤去哪儿了?

    他和燕赵大野会合后一个激动就忘了,那个轻松从他手里救走兀术的卖国贼高手,刚才混乱之际他没留意,之后只顾着尽快撤退,却把这人给忘了,徐子桢心中一惊,这个山峪是他们撤退的唯一路线,虽说易守难攻,但是如果对方同样先一步到达这里给自己来个埋伏,那死的就是自己了,到时候前有黑拓和几百金骑,后有姚云鹤率领的一众江湖高手,自己和这些学府兵就成了肉夹馍中间的肉了。

    徐子桢的背上忽然渗出了冷汗,如果这时候姚云鹤真的摸到他们身后,那就真的十死无生了。

    就在这时,已进到山峪里的鱼沉大师猛的大喝一声,随即一阵密集的破空声传来,徐子桢根本不用回头看就知道那是强弩的声音,他的心猛的一沉,糟糕了。

    事情果然变得糟糕了,三百学府兵和群雄顿时被阻在了山峪的口中,进不得退不得,位置变得尴尬无比,而黑拓却正率着那支快骑正逼近过来,离着这里不过百步之远了。

    苏三抄起棍子冲了过来,头也不回地对徐子桢道:“把里边的王八蛋干死,这里我守!”

    “你守个屁,那是骑兵!”徐子桢几乎快要暴走了,这妞疯了不成?难道她以为凭自己一个人就能挡住那百多个骑兵?难道她当自己是大野么?

    对啊,大野?!徐子桢心中灵光一闪,当初在杏子堡外大野不是有过一次单人独骑拦住了数千夏兵么?直到现在这事他都没弄明白,但是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大野有办法。

    大野和他极有默契,没等他念头转完已经出现在了他身边,憨憨一笑道:“小苏三回去,这里我来。”

    苏三回头看了他一眼,却见大野不知什么时候把群雄手中抢来的长枪拿了过来,就这么用大手抓着,约莫有十几把的样子。

    “好,小心!”苏三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决定由大野来,她有自知之明,与其和骑兵对阵还不如进山把里头那些埋伏的干掉,早点能撤退才是真理。

    大野不紧不慢地将手中长枪靠在身边,眼睛微微眯起盯着气势汹汹杀来的骑兵,身后学府兵似乎已经和埋伏在山峪中的人交起了手,但他却一点都没受到影响,只默默数着黑拓与他的距离。

    五十步,三十步,二十步……

    就在还剩十步左右距离时,大野忽然身子一矮半蹲了下来,手中抄起一杆长枪甩了出去。

    长枪夹杂着强劲的破空声飞了出去,噗嗤一声将最前头的一匹马的前胸扎了个通透,那匹战马顿时发出一声悲鸣,斜斜地摔了出去,马上的金兵不及跳开,被马压了个结实,顿时毙命。

    大野手上不停,又是一杆长枪甩出,顿时又是一匹马了帐,紧接着又是一匹,再一匹,只眨眼功夫,冲在最前排的六匹战马全都横死当场,只剩下黑拓独自一人冲在最前端。

    山峪口外的路面不宽,这六匹战马横死在路中顿时影响到了身后骑兵的速度,一阵慌乱之下竟真的缓了下来。

    黑拓及时的勒停了胯下战马,他虽然勇猛但是脑子不笨,这个小山般的汉子敢独自一人据守山口,绝不是容易解决的人物,而且光看他的出手就知道厉害,一枪一个瞬间击毙六匹马,连带着压死六人,这准头,这力道绝不可小觑,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人偏偏不射自己,这样一来自己便成了独自突前,万一自己没收住势冲到他身前,便会成了暂时的单挑局面,而自己能敌得过这人么?黑拓不敢确定。

    大野确实打的是这主意,黑拓是谁他不认识,但是大野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人身上的那股杀气,这是个高手,不可轻视的高手,所以他在短时间内就作出了决定,和黑拓猜测的完全一致,可惜到最后关头黑拓竟然停了下来,这让大野有些失望。

    金人的骑兵终于聚拢在了山峪口外,黑拓慢慢举起大锤,眼睛死死盯着大野,这里的地势不适合全军突击,但是他还是相信,以那个傻大个一人是绝抵挡不住自己这边这么多骑兵的。

    大锤举了起来,黑拓将再一次冲锋,这次他决定不再退缩,右路军第一猛安之名不是买来的,他要让这个看起来痴傻的宋人明白这一点。

    大野似乎并不紧张,脸上依旧带着憨厚的笑容,黑拓和他的骑兵就在眼前不远处,他却还是很从容的将手中剩余的长枪一杆杆并排在身前,枪尖俱都朝外,不知有什么用。

    秃噜噜……

    战马打了个响鼻,黑拓双腿一夹马腹,高喝道:“杀!”

    “杀!”

    黑拓和他的骑兵再次冲了起来,大野身子微微侧转,手中那柄特制的马刀斜在身边,就在黑拓距离他只有几步之遥时,他的脚忽然用力一踩身前枪杆,丈余长的枪身顿时扬起,枪头精准地扎入最前排的一匹战马胸口。

    少爷,我绝不会让人伤到你,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

    大野脸上那标志性的憨厚笑容在这一刻似乎更灿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