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36章:舍得下来了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那匹战马还未摔出,又一杆枪头翘了起来,又是一匹。︽,

    还剩七杆枪,转眼又是七匹战马毙命,但是这次这些战马没有斜着飞出,而是被这几杆枪钉在了原地,马已经没了气息,却象标本般还竖在那里。

    大野满意地笑了笑,可这时一个硕大的黑影已经临头,那是黑拓的大锤。

    锤风虎虎,照着大野的头顶而来,大野仿佛没有看到,避也不避,脸上带着那标志性的憨厚笑容,忽然右臂上的肌肉猛的凸起,马刀划出一个半圆挥了出来。

    黑拓的锤眼看就要砸上大野的额角,但是大野的刀同样已经快要劈到他的肩上,黑拓瞳孔一缩,猛喝一声硬生生将锤收回了些,当的一声响,刀锤相交,溅起一片火花。

    两人都是臂力极大,这一下震得谁都不好受,黑拓心中的惊异无可复加,大野却象没事人一般,手一挥将被震出的马刀再次挥出。

    “疯子!”

    黑拓想骂娘了,这傻大个简直是个缺心眼的,难道他不怕死么?自己这么大的锤子,就算他的脑袋再硬也绝不可能顶得住一下,那也是会立毙的,可是大野偏偏不躲也不闪,只用他的刀来回应自己的锤,分明是摆出了同归于尽的架势。

    大野不在乎性命,但是黑拓很在乎,他是右路军第一猛安,他的志向是横扫天下统军百万,如果在这小小山峪口和这个傻大个一起死,他是怎么都不愿意的,于是在万般不情愿之下他还是选择了用锤去格开那柄古怪的马刀。

    身后的骑兵被卡在了山峪口外,再进不得一步,这里的路边极窄,只能容两人并排而进,可是现在黑拓与大野正交着手,另外还有好几匹死马竖在那里,谁都无法再挤进来。

    再后方的河间府城中忽然同时传来几声沉闷的爆炸声,紧接着一股股黑烟腾空而起,从这个角度看得非常清楚。

    徐子桢也看见了,他猜都不用猜就知道这一定是另外几百个学府兵的动作,还是他以前的老套路,潜入城中借用炸药放火,只需将几条主要通道堵住,金人的追兵就不会那么快出现,他已经可以预见到这时的兀术脸色不会怎么好看,因为自己只要破开身后谷中那股埋伏,那就等于是鸟归于林鱼归于海,再没危险可言了。

    可是现在还是必须要抢时间,大野独自抵挡黑拓坚持不了多久,只要黑拓不死,那身后的骑兵就能想办法钻进山峪来,而眼下自己和群雄还有那三百学府兵依旧被卡在葫芦口中,进退不得。

    鱼沉大师脸色凝重,手提长枪挡在人群之前,刚才的那一阵强弩被他硬生生打散,可是他毕竟只有一个人,终究还是有漏网之鱼,导致身后有好几人被弩箭射伤了,他望着前方那两侧高耸的石壁,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对方的伏兵就在石壁之上,而且毫不掩饰地在那里,可是自己明明能看得见却无法再上前一步,更别说冲上去了。

    石壁上有个人抱胸挺立着,脸上满是讥讽的笑容,正是刚才悄悄退开的姚云鹤。

    姚云鹤很得意,因为徐子桢已经走投无路了,说实话,什么师兄的仇都是假的,柳溪年和他私交是不错,但却还不值得他这么卖力,他这么做无非只是为了在四王子殿下面前博一个好印象,将来不求别的,能在四王子帐下谋一个有实权的职位就好。

    无论是哪个年头,有钱有权比什么都强。

    徐子桢提着刀冲到鱼沉大师身边,眯起眼望着石壁上的姚云鹤,他的心里很着急,可是却真的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姚云鹤似乎在玩猫抓老鼠的游戏,并不急着将他们一网打尽,而是戏谑般的用强弩指着他们,徐子桢不动他们也不动,但只要徐子桢他们有一点动静,石壁上就立刻会有强弩招呼下来。

    这分明是在戏耍着他们,一种完全被控制住局面的戏耍,姚云鹤也看到了大野独自据守山峪口的勇猛,但是他不急,不管黑拓能不能冲得进来,反正徐子桢是插翅也难飞了,他只要等着,等到兀术带人赶至,那就是徐子桢的死期,他要当着兀术的面将徐子桢万箭穿心,那么这份功劳就谁都抢不走了,哪怕是黑拓也不行。

    鱼沉大师单手持枪站在那里,微微沉吟着,不知在想些什么,苏三却忍不住了,一抄棍子道:“我去跟他们拼了。”

    徐子桢一把拉住她:“你拿什么拼?上去就被钉在山上了。”

    苏三怒道:“难不成就这么等死么?”

    鱼沉大师忽然说道:“丫头别急,今日为师算过一卦,徐小子此行虽有凶险,却能化险为夷。”

    苏三一怔:“还有援手的会来?”

    鱼沉大师摇了摇头,微微皱着眉头道:“为师只能算出徐小子死不了,可这援手却似乎有些古怪。”

    苏三听不懂他什么意思,但是却没再问下去,鱼沉大师古里古怪疯疯癫癫的,但毕竟是个大高手,苏三是个简单的性子,自然就信了,而且最关键的是她听到鱼沉大师说徐子桢不会死,那其他的她就不管了。

    徐子桢却不以为然,虽然他一直号称未卜先知,但其实他素来不信算命卜卦这一套,鱼沉大师这番话他暗中也是嗤之以鼻,只是面上不好表露出来。

    还有援手?老子的学府兵都在这儿了,三百在跟前,还有五百这会仍在城里,那姚云鹤身后还会有谁出现?除非是鬼!

    他刚想到这里,前方石壁上忽然有了动静。

    轰隆隆……

    这声音象是打雷,但是又比打雷声更沉闷些,徐子桢刚一抬头就见到在两侧石壁的上方似乎有人影闪动,紧接着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石块从山上滚落下来,而石块的下方则赫然是得意洋洋的姚云鹤和那几十个手持强弩的伏兵。

    姚云鹤脸色陡然大变,急声大喝道:“快闪开!”

    话音刚落,那一块块巨石已挟着势不可挡之威砸落,姚云鹤再顾不得其他,脚下一蹬跃下石壁,而另外那些伏兵在惊骇之下也都一个个跳了出来。

    砰砰砰……

    接二连三的巨响后石壁上已被砸出一片片烟尘,而徐子桢等人面前那片空地上则多出了几十个身影,为首的正是面色铁青的姚云鹤。

    徐子桢握着刀的手背紧了紧,嘴角一扬:“哟,舍得下来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