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37章:陆薄言赶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姚云鹤的脸色有点难看,原本他的埋伏可说是天衣无缝,徐子桢必定是插翅难飞的,可是谁想到头顶的山上莫名其妙出现了对方的援军,简直是没道理可讲。

    他埋伏到这里是兀术的授意,四王子在刚脱困不久后就暗中吩咐他先一步来到这里,果然,徐子桢想要从这里逃脱,四王子猜到了,可是猜到四王子计策的又是谁?难道是天下会中人?还是徐子桢的人?

    答案很快揭晓了,山顶上又出现了一个接一个的身影,在更高处接连跳跃下山,仿佛灵猴似的,身手矫健得吓人,眨眼间就纷纷落到了姚云鹤身后,这下反倒是他和他的那伙人成了肉夹馍中的肉了。

    徐子桢乐了,因为他看到这次出现的那些人有大半都是熟面孔,而为首的那人一脸淡然,仿佛一切事情都与他无关的酱油党面孔,竟赫然是陆薄言,而他身后那十几个身手剽悍的全都是原本在太原城内的云家精英和几个前三绝堂高手。

    陆薄言负着双手瞥了一眼姚云鹤,说道:“薄言来迟,望家主莫怪,不过似乎还算赶上了。”

    徐子桢笑道:“不迟,来得恰恰好,可你不是说不来的么?”

    陆薄言道:“佟寅回来跟我说河间府外没碰到一个金兵,我就知道要坏事,这分明是故意张开了网等人跳进来的意思,因此属下才带人赶了过来。”

    徐子桢服了,自己也算是运气好的,不光有个高璞君运筹帷幄什么都算到了,还有个陆薄言也是聪明至此,凭佟寅一句话就分析出了城内有没有埋伏,果然不愧是前三绝堂天阶文修。

    鱼沉大师出声提醒道:“徐小子,赶紧收拾了走人,金狗大军快来了。”

    徐子桢正有这意思,当即一挥手:“上!”

    苏三大喝一声抄着棍子率先扑上,最前排的几十个学府兵以及没受重伤的群雄全都冲了上去,陆薄言没动,可他身后的云家精英全都包抄了上来,这下埋伏的反被埋伏,姚云鹤看起来是死定了。

    可就在这时姚云鹤忽然动了,他甩手飞出一根绳索,绳头上系着枚飞爪,飞爪带着急风飞上了山壁,他一拽绳索荡了上去,身在半空冷笑道:“徐子桢,我还会回来的。”

    几个云家精英手快,一堆暗器飞了上去,可是姚云鹤的身形更快,居然没一件暗器打中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了山壁上。

    徐子桢不以为意,撇了撇嘴道:“傻逼,当你是灰太狼么?”

    那几十个姚云鹤带来的伏兵瞬间就团灭在了云家精英与天下会众高手的夹击下,这些人也算是江湖中有名的高手了,刚才逃过了山壁上的落石,现在却死在了这窄窄的山路上,没一个活口。

    大野和黑拓的交手也到了尾声,黑拓是马上战将,如果能冲刺起来他就是无敌的,可惜他的速度被大野控制住了,变成了站在原地与大野交手,充其量比大野高出一个马头而已,而他的大锤也确实威力不俗,每一下都能夹杂着强劲的风声,蹭一下刮一下都极可能让大野丧命。

    但是大野却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摆明了与黑拓同归于尽,这让黑拓头疼无比。

    大野的马刀招式简单,每一刀都是抡圆了斜劈而下,但是黑拓却无法躲避,只能硬生生招架,如果他不招架的话大野肯定会死在他的锤下,但是他也同样会被大野的刀一劈两段。

    远处一阵烟尘忽起,那是兀术又带人赶了过来,大野看见了,黑拓也看见了,但是大野视若无睹,他心里只想着将金人拦在这里,只要徐子桢能顺利离开,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黑拓也不急了,他的目的同样很简单,只要将徐子桢拖在这里,等四王子的大军赶至,那就是徐子桢的死期,因为他知道徐子桢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是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这个傻大个留在这里而自己逃生的。

    徐子桢也看见了,他顿时有些急了起来,高喝道:“大野,快撤进来,别管那王八蛋。”

    兀术的骑兵在山里起不到作用,但是徐子桢相信兀术既然追来,那就必定有能进山的人手,一旦被他追上,那自己这些人必然危险。

    大野应了一声抽刀就要后退,可黑拓却不让他走了,一锤砸落,带着巧劲,只要大野敢走必然被砸中,大野身子一侧回了一刀,同时也明白了他的用意。

    “我草!”徐子桢大怒,抽刀就要冲过去帮忙。

    “少爷别过来!”大野一刀将黑拓逼退了两步,两人一个在马上一个在步下,就这么对峙着。

    黑拓冷笑道:“你们走不了的。”

    大野憨憨一笑:“我没打算走,只要我家少爷能走就行。”

    “你!”黑拓不禁一窒,他很想驳斥,但是却驳斥不了,这个傻大个说得对,只要他能拦在这里,徐子桢就能顺利脱身,只不过需要付出他的性命作为代价而已。

    大野微微眯起眼睛看着黑拓,手中的马刀依旧摆着那个架势,但是他的眼角余光却在观察着身周的情况,远处的烟尘越来越明显,追兵越来越近了,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忽然他的眼睛一亮,因为他发现在距离自己头顶不过几丈高的地方有块巨石,而且小半个石体悬在山壁外,关键是这块石头看上去久经风吹雨淋,已经日趋风化,石身上许多地方已出现了裂痕。

    大野心中升起了一个念头。

    徐子桢已经等不及了,追兵不用多久就能杀到,只要这个山峪口一破,他们就再难逃脱,只是他刚想喝令大野回来时,却看见大野做出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动作。

    大野深吸了一口气,忽然间脚下一蹬高高跃起,双手持刀朝着黑拓劈落下去,刀风虎虎,带着耀眼的寒光。

    黑拓大惊,这傻大个不顾中门大开就要跟自己玩命?他情急之下慌忙闪身从马上跃下,并顺势挥锤砸出,这是个好机会,黑拓丰富的战斗经验让他想都没想就做出了这个反应。

    战马发出一声悲惨的嘶鸣,鲜血内脏淋漓了一地,几乎是同一时间,那柄大锤也砸中了大野的胸前,不过大野在最关键的刹那避了一下。

    噗!

    大野喷出一口鲜血,倒飞了出去,只是在他飞出的同时右手却死死抱住了那柄大锤,嘴边扬起了一抹笑意,而他的左手中闪出了一道亮光,那是一把锋利的短刀,划去的方向是黑拓的手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