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42章:这还是个人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没猜错,凭他一个人确实拦不住姚云鹤,甚至很可能今天得把命留在这儿,但是他并不后悔,而且他就算拦不住姚云鹤,至少也能拖延他一段时间,让水琉璃他们能从容离开。¢£,

    姚云鹤的这一肘让他受了极重的内伤,但是徐子桢并没有放手,而是左臂一屈一压,将姚云鹤的手肘顶了回去,左手从他腋下穿过夹着他的脖子,再紧扣住自己的右手,变成了一个古怪的姿势。

    姚云鹤一击得手,刚要继续乘胜追击,却发现那条胳膊也动不了了,他心中满是愤怒,却拿徐子桢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小子使得不知道是什么招,简直见所未见,却偏偏能让自己动弹不得。

    他深吸一口气使劲绷了一下,依旧无法挣开徐子桢的束缚,又气又怒下喝道:“徐子桢,我敬你是条汉子,有种莫用这下三滥的手段,与我堂堂正正对战一场!”

    “有种你自己挣开。”徐子桢哪会受他的激,笑着回了句,手上的力道丝毫不减。

    他一点都不担心姚云鹤能挣脱开来,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巴西柔术,国际上对这门功夫还有个称呼,叫作死缠烂打,因为谁都知道,只要被柔术高手锁住,那就是悲剧的开始了,死倒是不会死,可是会十分难受,就象被一条蟒蛇死死卷住一样。

    徐子桢现在用的这招在柔术中有个名字,叫做三角锢,意思就是用手臂屈住一个三角来扣住敌人的喉部,这一招最大的优点在于能用最小的力量发挥出最大的禁锢效果,除非他自动放手,或是他死,被他禁锢住的敌人是很难挣脱开来的。

    姚云鹤的眼睛渐渐红了起来,心中的怒火越来越盛,他出道二十多年,哪曾遇见过这么无赖的打法?自然也没受过这样的屈辱,不过他的呼吸却渐渐平稳了下来,没再开口说一句话。

    他毕竟是个高手,高手总有高手的素质,至少对敌时能不慌不乱,眼下他一招不慎吃了徐子桢的亏,却还是很快稳住了心神,他深吸了一口气,手臂慢慢往后缩去,徐子桢当即察觉到了异状,手上同时加重了力,但是姚云鹤很狡猾,他并没有着急,而是仿佛蜗牛似的慢慢往后缩去。

    徐子桢的眉头皱了起来,姚云鹤的打斗经验果然丰富,如果他用爆发力瞬间撤出手臂,必定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可是象现在这样一点点往后缩,他却慢慢有点控制不住了,因为毕竟他受了很重的内伤,凭力气是抗不住姚云鹤这样的高手的。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终于,姚云鹤的左臂从徐子桢的臂锁中滑出了一截,而就在这时他猛然间加重了力气,突然往后一撞。

    砰的一声闷响,徐子桢胸前再度吃了一击,而这一击包含着姚云鹤憋了许久的怒火与力道,比起刚才那一下还要刚猛几分,徐子桢的胸前顿时如遭千斤大锤重击一般,五脏六腑被撞得几乎移了位,甚至他都能听到自己的肋骨发出一阵轻微的咔嚓声。

    徐子桢喉头一甜,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淋得姚云鹤后颈一片血红,可他还是强迫自己保持着清醒,手一压一顶又将姚云鹤的胳膊锁了回去。

    “力道不错,你要再……再来这么一下,老子估计就……就挂了,加油嘿!”

    徐子桢的说话声音已经显得很是虚弱,他说的没错,姚云鹤一肘就能打得他吐血,两肘下来他已经快连呼吸的力气都没了,姚云鹤只要故技重施,就能再次脱离他的封锁,给他来个致命一击。

    但是他的动作忽然又变了,左手不动,但手臂一弯一绕扣住了姚云鹤的肘部,接着右腿也抬了起来,扣在了双手间,姚云鹤只觉咽喉处的力道突然又加大了,几乎让他难以呼吸,而且他发现这次连手臂都已完全动不了,要想象刚才那样慢慢抽出,看来是绝无可能了。

    “再来,你不是号称……号称高手么?现在还不是象……象条狗似的被老子给逮着?”

    徐子桢笑着在说话,但是他的气已经有点接不上了,连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可是他很开心,这一招是加强版的三角锢,姚云鹤根本没可能挣脱开来。

    姚云鹤的脸色阴得快要滴出墨来,徐子桢的招数简直无赖之极,让人很难挣脱,可是……很难挣脱并不代表无法挣脱。

    徐子桢不急,他知道今天恐怕在劫难逃了,但是为了水琉璃他们能顺利离开,他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反正早晚都是死,那么现在就能拖一时是一时了。

    可是,他千算万算忘了一件事,柔术是很强,是一种能禁锢人的绝佳功夫,可是在他那年代,却是并没有内力一说的。

    姚云鹤没有说话,哪怕徐子桢已经将他形容成了狗,他只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所有力量都汇聚到了手臂上,然后大喝一声。

    喀嚓……

    一声清晰的骨头断裂声在黑暗中响起,徐子桢闷哼一声,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他的右臂竟然断了,从小臂处彻底断成了两截,整条胳膊被弯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皮肤上已经隐约能看得到骨头断裂处的尖角痕迹。

    姚云鹤哈哈一笑,刚要脱身站起,可是脸上突然布满了无法置信的神情,因为他发现徐子桢的手臂虽然断了,但是对自己的禁锢依然存在,自己的咽喉还是被他的手臂死死锁着,没有一点放松的意思。

    “你……”他的声音嘶哑,因为被徐子桢的胳膊夹着,也因为心中的骇然。

    “哈哈!”徐子桢大笑了一声,可是似乎他的力气已经将尽,这笑声也变得十分虚弱,“是不是以为……以为老子的胳膊断了你就能跑了?你……你想太多。”

    姚云鹤快疯了,他简直不敢相信,一个人能有这样的力量,骨头都断了,他还能用没有骨头支撑的肌肉来锁住自己,这真是个人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