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45章:肉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愕然半晌,忽然醒悟过来:“你离开天罗了?”

    颜玉淙咬牙切齿地说道:“他,杀了我父亲。”

    徐子桢沉默了片刻,说道:“节哀。”

    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颜玉淙是在骗他,苦肉计一直都是个屡试不爽的好计,再说颜玉淙是天罗中人,以这个理由来接近自己再合适不过了,但是当徐子桢看到颜玉淙的眼神时,他选择了相信。

    徐子桢早早的失去了双亲,所以他看得出颜玉淙眼中的悲痛之色绝不是造假。

    失去至亲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痛,所以他没有再问什么,其实他对颜玉淙并不了解,只知道她是汉人而不是女真人,当初她是怎么进的天罗不清楚,兀术为什么杀她父亲也不清楚,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颜玉淙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又看了徐子桢一眼,说道:“你的内伤极重,若不趁早医治必留后患,此地并无好郎中,方才你喝的药也只是我自己采来暂时遏制一下你的伤势而已。”

    “谢谢。”徐子桢有些不知说什么才好了,那药虽然苦得让他快要吐了,但却是颜玉淙自己去采的,怎么说她现在也是个大肚婆,这让徐子桢有些汗颜。

    他沉默了片刻又说道:“本来我就想宰了他,无所谓答不答应,不过能不能成我不敢保证。”

    颜玉淙看着他,平静地道:“你若杀不得他,我便死了这条心。”

    徐子桢哑然,颜玉淙话里意思很清楚,她从离开天罗那天起就已经和兀术不死不休了,但她一介女子要找堂堂金国四王子报仇不啻于登天,徐子桢名声在外,有智计有实力,如果连他都做不到,那她也就彻底没了希望。

    窗外远远传来一声鸡啼,天快亮了。

    颜玉淙收起空药碗,又说道:“你伤太重,休息两日,我送你回应天府。”说完转身离开了屋子,并关上了门。

    徐子桢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房梁,怎么都睡不着了,昨天一天发生的事简直可以用峰回路转跌宕起伏八个字来形容,要不是现在他胸口和胳膊上仍在隐隐作痛,他简直怀疑这是不是一个梦。

    围追堵截,包围与反包围,燕赵大野的奇兵从天而降,再到那山峪中陆薄言神出鬼没的现身,这简直就是一部刺激的大片,个中情节复杂得让人头晕目眩。

    另外,虽然他不喜欢兀术,但却不得不承认这王八蛋脑子确实好使,从刑场到城门口再到山峪口,甚至连山头那片树林和山下的谷中都早早的布置了人手,真可以用算无遗策来形容他。

    想到这里徐子桢不禁渗出了冷汗,要不是自己也有个算无遗策的老婆高璞君,另外再加上运气足够好,恐怕这次就要交代在这河间府里了。

    徐子桢不禁又想起了颜玉淙,这次多亏了有她,不然城里城外这一路冲杀算是白费劲了,最终还是个死,想想当初在太原城里自己为了设计而那个啥了她,徐子桢的心里更是愧疚不已。

    不过同时他对另一件事起了好奇心,那就是颜玉淙的身孕,他躺在床上掰着手指算了下,从上次太原一别到现在差不多五个月,虽然他没当过爹,看不出五个月的肚子该有多大,但是他有种感觉,颜玉淙的肚子里那孩子很可能就是当初自己造孽播下的种。

    刚才他就想问问颜玉淙,可是时机不太对,气氛也不太对,于是只得忍着,到时慢慢问就是了,如果是自己的种那自己肯定会负责,一来出于愧疚之心,二来颜玉淙现在已是家破人亡孤身一人,况且这次自己又被她救了,徐子桢的性子向来是睚眦必报,但对救他的人却必定滴水之恩以涌泉相报。

    想到自己或许凭空多了个孩子,徐子桢就不由得兴奋了起来,眼睛睁得老大,咧着嘴傻笑着,直到困倦得实在熬不住,才慢慢睡了过去。

    中午时分颜玉淙又进了屋里,端了一碗热腾腾的肉汤进来,汤色微白香气扑鼻,应该熬得有不少时辰。

    徐子桢抽了抽鼻子,忍不住又望向了颜玉淙另一只手,可是却没见还有什么,不禁有些失望。

    颜玉淙象是猜到了他心中所想,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若想死,我就给你拿块肉来。”

    徐子桢讪讪一笑,赶紧坐起身,用健全的左手接过碗。

    他昨天跟金兵打了一整天,到晚上还险些和姚云鹤同归于尽,体力早已耗得一干二净,颜玉淙救了他之后也只给他喝了一碗药,现在这碗热汤对徐子桢来说简直就象是太上老君的救命仙丹。

    一口汤下肚,徐子桢只觉又鲜又暖,连胃都仿佛快要化开似的,当即端起碗来三口两口就喝了个干净,最后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可怜巴巴地看着颜玉淙。

    颜玉淙的眼中难得的闪过一丝笑意,嘴角微微抽搐,显然在忍着笑,随后接过碗走了出去,不多时又打了一碗进来。

    连着三碗汤下肚,徐子桢总算灌饱了,体力也回复了不少,他感觉这玩意儿就象游戏里的体力药水,瞬间让自己原地复活了。

    徐子桢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想着问问颜玉淙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不是他的,可是颜玉淙却已一言不发地收了碗回了出去。

    “呃……”徐子桢一阵失望,只得无奈地又躺了回去,好好的机会没把握住,看来只能下一次了。

    窗子开着,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暖洋洋很是舒服,徐子桢眯着眼睛看向窗外,蓝天白云,空气中满是悠闲放松的味道,可是徐子桢却放松不下来。

    不知道琉璃他们安全撤退了没有,八百学府兵有没有损伤,兀术会不会又派追兵去追赶?

    就这么躺了小半个时辰后,徐子桢忽然又坐了起来,动作大了些,牵扯得断骨处又是一阵剧痛,不过这暂时不重要,因为他汤喝多了,再不上茅房就得尿床上了。

    颜玉淙不知去了哪里,徐子桢叫了两声没反应,只得自己慢慢爬起了床,咬着牙穿衣服穿鞋磨蹭着走出房门,扶着墙来到房后,随便找了个角落畅快淋漓地解决了生理问题,这才舒坦地抖了抖,系起裤子继续回屋去。

    可是刚走没几步他忽然停住了,视线看向了旁边不远处的一间屋子,屋门开着,一口大灶正对着门,这是厨房,大灶边正躺着一头野猪,獠牙半露,已经死了,只是野猪的左后腿没了,断腿处血迹仍在,显然刚宰了不多久。

    徐子桢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