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46章:孩子是我的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一头野猪是刚死的还是死了几天,徐子桢还是能看得出来的,而眼前这头的断腿处鲜血还没完全凝固,显然是刚宰了没多久,徐子桢想起了刚才喝的那碗汤,肉香馥郁汤味鲜香,想来就是这头倒霉的野猪的腿肉所炖的。

    徐子桢彻底被感动了,他已经暗中观察过,颜玉淙这里附近都没有别的人家,也就是说这头野猪是她一个人去猎来的,而且是为了徐子桢的伤势特地去猎的,一头成年野猪的攻击力绝非小可,而且颜玉淙还是个身怀六甲的孕妇,为了他这个伤员去冒险,徐子桢又怎么能不感动。

    “你在干什么?”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将徐子桢唤醒,徐子桢回头看去,却见颜玉淙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一只手中提了只母鸡,另一只手上则是一袋白面,显然这也是为徐子桢准备的。

    徐子桢赶紧走上几步,说道:“你身子不方便,怎么还到处跑,也不知小心些……嘶!”他本想过去接过颜玉淙手里的东西,可情急之下走得快了些,顿时又牵扯到了痛处。

    颜玉淙急忙丢下母鸡和面粉,身子一闪就来到徐子桢身边,将他一把扶住,皱眉冷冷地道:“我没那么娇贵,该小心的是你,不好好呆在屋里歇着,乱跑什么?”

    徐子桢苦笑道:“我就想上个茅房。”

    颜玉淙没再说话,扶着徐子桢回屋,母鸡和面粉就这么丢在了地上。

    徐子桢也不再开口,身子半偎在颜玉淙的手臂上,慢慢走着,才走两步他的断骨就一阵剧痛,徐子桢轻哼一声,下意识地将左手揽在颜玉淙的腰上,以借一把力,颜玉淙的身体忽然一颤,却很快恢复了从容,并没有将他的手打开。

    一股淡淡的体香钻入了徐子桢的鼻中,十分好闻,他对这味道很熟悉,思绪不由自主地又飘回了数月前他和颜玉淙共处一室的几个夜晚,这股香味在那几个夜晚已经印在了徐子桢的记忆之中,再难抹除。

    两人谁都没说话,就这么慢慢走向那间屋子,徐子桢的脸上带着几分尴尬,颜玉淙依旧面无表情,可不知怎么的,她的耳根处却悄悄红了。

    女人有体香,男人也有独特的体味,她和徐子桢的距离这么近,那股男子气息同样钻入了她的鼻中,而且徐子桢的手还揽在自己的腰上,手掌温暖而有力,于是她也不可避免地想起了那几晚发生的事,虽然对她来说那是一辈子的屈辱,但是……颜玉淙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象自己想像中那么恨他。

    气氛变得有些古怪,也有些暧昧,徐子桢几次都想寻个话头和颜玉淙说说话,可终究还是没敢开口。

    再长的路也有尽头,徐子桢终于回到了屋里,这一刻他忽然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甚至恨不得再这么走上几个时辰,哪怕断骨处疼得让他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颜玉淙一言不发地将他扶上了床,替他把被子掖好,除了脸上略显冰冷之外,她的所有举动简直就象个温柔的妻子,徐子桢心中愈发感动,接着就是不忍,他咬着牙纠结着,因为他发现当初用颜玉淙来设计兀术压根就是个混帐无比的决定。

    “我就在隔壁,再有什么事叫我,莫要再逞能乱跑。”颜玉淙冷冷的丢下了这句话,转身就要离开。

    徐子桢脑子一热脱口而出:“等等。”

    颜玉淙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他一眼:“怎么?”

    “我……”徐子桢张了张嘴,却不知该怎么开口了。

    颜玉淙也不催他,就这么静静地站着,神色间看不出是喜还是怒。

    妈的,怂货!

    徐子桢握紧了拳头暗骂了自己一声,终于一咬牙,问道:“我想问,这孩子是……是我的么?”

    颜玉淙似乎猜到了他要问什么,神情一点都没变化,但却依旧安静地站在那里,良久之后才开口:“是。”

    “真是我的?”徐子桢简直欣喜若狂,虽然他事先已经猜到这个结果,但是得到颜玉淙亲口承认,还是让他欢喜得不知如何自处,他忘形之下猛的从床上坐起,可是动作太大又牵扯到伤口,顿时疼得他一声闷哼,额头上冷汗密密地渗了出来。

    可是颜玉淙这次却没去扶他,只站在原地,冷冷地说道:“但我不会让孩子见到你,也不会让他知道你。”

    徐子桢深吸了一口气强忍住剧痛,苦笑道:“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容易原谅我,可是孩子是无辜的,你不能让他一生下来就没了爹吧?”

    “那又如何?”颜玉淙的眼中涌起了怒气,语气冰冷得没有一丝感情,“我会将孩子生下来,但是与你无关,因为,你!不!配!”

    徐子桢一时无语了,他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确实卑鄙无耻到极点,可是他却绝不愿意放弃,不光是孩子,还有颜玉淙。

    “等送你回应天府后我便会回来,你不必再来找我。”颜玉淙说得很慢,但是语气坚定,不容辩驳,说完再度转身就要出门。

    徐子桢再也按捺不住,叫道:“玉淙!”

    颜玉淙突然浑身一颤,刚抬起的脚鬼使神差般又停了下来,但语气依旧冰冷,头也不回道:“我意已决,无须多言。”

    徐子桢苦笑道:“我不是想劝你,只是……”他顿了顿说道,“我想拜一下伯父,能带我去么?”

    颜玉淙迟疑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

    徐子桢又起了床,忍着痛随颜玉淙慢慢来到屋外,除了院子来到不远处的一条河边。

    这条河很宽,水流却并不急,缓缓地流淌着,岸边有一株枣树,在树下有座坟,坟前竖着块碑,上边却没有一个字。

    颜玉淙来到坟前停了下来,沉默了片刻,说道:“这便是家父。”只是她心中同时默默地唤道,“爹,这就是徐子桢。”

    徐子桢一撩前襟跪了下来,无比认真地说道:“小婿徐子桢,拜见岳父大人!”

    话音刚落,他已恭恭敬敬地磕下头去。

    “徐子桢,你……!”颜玉淙的脸瞬间变得通红一片,羞恼万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