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47章:该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要不是现在是在亡父坟前,颜玉淙简直想把徐子桢拖去喂狗了,她本以为徐子桢只是来拜一下自己的父亲,可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个不要脸的竟然开口自称小婿。

    “你在胡说什么?!”颜玉淙咬着牙捏着拳头,恨不得一拳把徐子桢打个满脸开花。

    徐子桢恭恭敬敬地行完跪拜礼,然后站起身,看着颜玉淙认真地说道:“那次是我不对,是我卑鄙无耻,但我绝不是个不负责的男人,所以,你从此就是我的妻子。”

    颜玉淙的俏脸红如火,咬着牙道:“我无须你负责,再者你已经答应替我杀兀术,你我之间便再无瓜葛。”

    徐子桢沉默了片刻,忽然笑了笑:“这是个既定的事实,除非你现在杀了我,不然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颜玉淙的脸色渐渐变冷,问道:“因为我肚里的孩子?”

    徐子桢摇头道:“孩子只是部分原因。”

    颜玉淙直视着徐子桢的眼睛,想看出这个男人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只能看出徐子桢眼中的一片真诚。

    她没有回答,面无表情地转身就走,徐子桢望着她的背影笑了,慢慢地跟了上去。

    “玉淙,忘了问你,昨天你怎么会到那林子里去的?”

    颜玉淙头也不回,冷冷地说道:“别叫得这么亲近。”顿了顿还是说道,“兀术将处斩天下会众之事遍传,我自然也知道,在那山峪口我便已看到了你,只是你未见到我罢了。”

    徐子桢恍然,又问道:“哦,对了玉淙,你的易容水平不错哈,哪儿学的?”

    “不准叫我玉淙!”颜玉淙猛的停了下来,转身狠狠瞪着徐子桢,可是入眼处依旧是那张嬉皮笑脸的可恶面孔,她咬一咬牙又转了回去往前走着,嘴里说道,“天罗青白二堂入门便须学易容,这没什么难的。”

    徐子桢腆着脸笑道:“是是是,不过你是天纵奇才绝色倾城的颜女侠,会易容自然没什么可奇怪的,不过对我来说这就是门高深的学问了,什么时候有空教教我?”

    颜玉淙脚下差点一个踉跄,咬牙切齿地道:“你还学什么易容,凭你的花言巧语便能行遍天下了。”

    徐子桢哈哈一笑:“过奖过奖。”

    虽然颜玉淙始终没给他好脸色,但是徐子桢却一点都不在意,这是个好女人,尽管自己曾那么伤害过她,可她依然救下了自己,而没有选择在那时候落井下石,徐子桢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了她,似乎只是一个晚上,这感觉说来就来,连他也莫名其妙。

    难道只是因为她救了自己?或是她怀了自己的孩子?还是仅仅因为那一碗肉汤?

    他看着前边走着的颜玉淙,嘴角翘了起来,喊道:“玉淙,等等我。”

    颜玉淙脚下不停继续走着,只当没听见。

    徐子桢又喊道:“玉淙,我……”他说到一半故意闷哼一声,身子晃了晃象要摔倒的模样。

    颜玉淙身形一闪已来到他身边,眼疾手快抓住他的左臂,脸色冷淡依旧,却还是问道:“又怎么了?”

    徐子桢苦笑道:“没什么,我……我可以自己走。”说着推开颜玉淙的手,咬着牙往前走了一步,可是紧接着又哼了一声,捂住了胸口断骨处。

    颜玉淙上前伸臂挎在他臂弯将他撑住,眉头微微皱着,没好气地道:“你是不是打算不回应天府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只知逞能。”

    徐子桢的情绪有些低落,说道:“我自知罪孽深重,你不肯原谅我也是情理之中,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他苦笑一声,不再说话,只由着颜玉淙搀住他。

    颜玉淙咬着嘴唇,眼神变幻着,却一言不发。

    两人谁都没再说话,就这么安静地走了回去,回到屋里徐子桢躺回床上,颜玉淙又回了出去,只是走到门口时脚下略微停了停,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关上门离开了。

    徐子桢躺在床继续望着房梁,嘴边带着笑意,不一会又沉沉睡了过去,他的伤毕竟还是太重了。

    当他再次醒来时天已经黑了,过不多久颜玉淙推门进来,依旧端着一碗汤,徐子桢没猜错,那只鸡确实是为他准备的,颜玉淙脸上冰冷依旧,但汤里却很细心地加了几味调理内伤淤血的药材,另外还有一碗软糯的面糊糊,配着几根碧绿的野菜,让徐子桢在重伤之下还是胃口大开,吃了个干净。

    只是接下来两天里徐子桢没再开一句玩笑,变得很沉默,看起来有点小伤感的意思,而颜玉淙的脸色也冰冷依旧,但是对徐子桢的照顾还是很细致,从煎药到做饭甚至给徐子桢擦拭身子,做了所有当妻子做的事。

    这两天徐子桢一直在纠结一件事,那就是要不要把当初的真相告诉颜玉淙,直到现在颜玉淙都以为徐子桢只是色心大起霸占了她的身子,但她不会想得到,这一切都是徐子桢布的一个局,她只是被利用了的一颗可怜的棋子。

    徐子桢的纠结迟疑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件事一旦泄露,那么遭受危机的将是他的结义二弟柳风随,而且……他不知道自己说出真相后颜玉淙会有什么反应。

    愤怒?后悔?歇斯底里?徐子桢不敢想像,最终他还是决定将这个秘密再保留一段时间,不是为了怕暴露柳风随,而是他不知该怎么面对知道真相后的颜玉淙。

    在颜玉淙的悉心照料下,徐子桢的体力已恢复了不少,虽然伤势依旧,但脸上至少有了血色,第三天清晨,徐子桢在睡梦中感觉有人进了屋,睁开眼一看却是个不认识的妇人。

    徐子桢一惊:“呃……你是?”

    妇人走进屋来,手里拿着一个小盒子,开口却是颜玉淙的声音:“该走了。”

    小半个时辰后,徐子桢已变成了一个脸色蜡黄的老汉,躺在一辆破旧的牛车中,朝着应天府而去,在他身后远处那个院子,已变成了一堆废墟。

    …………

    ps:多谢威猛霸气的燕赵!和颜玉淙相比我更喜欢红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