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48章:多大的缘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好好的房子拆了干嘛?”直到走了小半天后徐子桢才没话搭话地问道。

    颜玉淙背对着他头也不回,说道:“莫要小觑天罗的本事,房子若不拆容易被他们寻到你的踪迹。”

    徐子桢不解道:“你在那住了不少日子了吧?也没见有人找来啊。”

    颜玉淙淡淡地说道:“那是因为我在。”她的语气很平淡,却充满自信。

    徐子桢讪讪一笑不再多问,颜玉淙本就是天罗中人,那儿的手段她自然熟悉,易了容再摆几个阵,就能轻松转移天罗的注意力。

    牛车不比马车,慢得简直让徐子桢崩溃,不过有一点好处就是比马车稳得多,另外还有个好处就是这一路他和颜玉淙说话的机会更多了。

    在徐子桢的厚脸皮加软磨硬泡之下,颜玉淙终于慢慢习惯了和他聊天,或许也已经习惯或是无奈了,路上她将当初从太原城里逃出后发生的事都告诉了徐子桢,说到自己的父亲委曲求全潜藏金营,实则是为了暗中寻找机会对金人反戈一击,可惜最后功败垂成横遭惨死,颜玉淙的眼眶红了起来。

    徐子桢安慰了她好一会,这才让她的心情稍稍平复些,不过接下来颜玉淙又说到赤堂掌堂亲自来追杀她,导致自己身受重伤与亡父的棺椁一同落河,她的银牙又紧紧咬了起来。

    “赤堂掌堂?呃……你说的是莫景下那老王八蛋?”徐子桢愣了一下,问道。

    颜玉淙咬牙切齿地道:“正是,我若非身子不便,必定寻去报了这仇,不将他千刀万剐难解我心头之恨。”

    徐子桢挠了挠头,说道:“这个……估计你是没法报仇了。”

    颜玉淙回头瞥了他一眼:“莫非你觉得我杀不了他?”

    徐子桢嘿嘿一笑:“我不是看不起你,而是莫景下已经死了。”

    颜玉淙双眼圆睁,很快就反应过来:“是你杀的?”

    “嗯,那老王八蛋带了一票人来埋伏我,被我反设了埋伏。”徐子桢说到这里顿了顿,“他的脑袋还用石灰硝着,放在太原徐记商号中,到时候我陪你一起拿了去祭拜咱爹。”

    “谢谢,我……”颜玉淙的眼中难得露出了一丝感动,可是很快这感动就喂了狗,“你,想死么?”

    看着颜玉淙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徐子桢忍不住笑了起来,哪怕颜玉淙现在的黄脸婆模样实在不敢恭维,但他还是看出了颜玉淙眼中的羞恼,是羞恼,并不是愤怒。

    徐子桢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又想逗逗她:“喂,又生气了?你……”

    话刚说一半,颜玉淙忽然低声喝道:“噤声,有金兵。”

    徐子桢吓了一跳,赶紧闭上嘴继续装那个病殃殃的老汉,这里是一条不算宽阔的乡间道路,地势平坦,要是被金兵发现逃都没地方逃去。

    果然,一小队金兵出现在了前头的路口处,远远喝道:“站住,什么人?”

    颜玉淙勒停了牛车,故作慌慌张张地下了车,金兵转瞬即到,总共七人,将牛车四下围住,当先一个骑在马上傲然打量了一下颜玉淙,又看了看车里躺着的徐子桢,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上哪儿去?”

    “回军爷,民妇是这附近的乡民,我家男人摔断了手,民妇带他往真定府去寻接骨大夫。”颜玉淙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回答着,声音微微颤抖,听着象是害怕之极,徐子桢暗自佩服,这妞真不愧是天罗出身的细作,做戏的功夫果然一流。

    那金兵皱了皱眉,视线忽然停在了颜玉淙小腹,喝道:“你说这是你男人?他这把年纪还能让你有喜?来啊,给我拿下!”

    颜玉淙心中咯噔一下,糟糕,这事大意了,她只顾着敷衍这几个金兵,却在细节上犯了这么个致命错误,她的手在袖子里已握紧了藏着的短刀,眼中闪过一道杀气,眼看就要暴起。

    金兵已经拔刀冲了过来,三个对徐子桢,另三个对颜玉淙,说话那个是个领队,依旧坐在马上冷眼望着。

    徐子桢瞥见颜玉淙的袖子微微一动,顿时知道她要打什么主意,危急时刻他灵机一动,将藏在被褥中的唐刀猛的抽出,却没劈向那几个金兵,而是在前头的牛屁股上戳了一刀。

    “哞!”

    那头老牛剧痛之下顿时狂吼一声冲了出去,那领队的金兵就在牛头前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连人带马顶翻,远远摔了出去,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其余六名金兵惊得呆了一下,而颜玉淙已从袖中亮出了短刀,身形一闪便有一个金兵捂着喉咙倒在了地上。

    颜玉淙的身手怎是那几个寻常金兵所敌,更何况他们那短暂的呆滞要了他们的命,不过瞬息间已全都毙命,只是这时那头老牛已狂奔出老远,颜玉淙一咬牙提刀追了上去,才刚追出没几步就见牛冲入田埂,牛车剧烈的颠簸一下,被抛得老高,连带着徐子桢也被从车里抛了出来。

    “啊!我靠!”

    徐子桢早被颠了个七荤八素,还没等他辨出东南西北却忽然被颠了出来,他刚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就落了下去,眼看就要重重摔落在地。

    可是忽然间徐子桢停了下来,停在了一个温暖柔软的怀抱中。

    “呃?”

    徐子桢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却见面前是颜玉淙带着几分恼怒几分关切的复杂眼神,她在千钧一发之际还是冲了过来,赶在徐子桢落地之前将他抱住,要不然以徐子桢现在的伤势要是再摔一下,恐怕不死也得大半条性命没了。

    “你可知你的伤有多重?还这么莽撞,不要命了么?”颜玉淙稳住神后瞪起了眼睛。

    徐子桢却笑了:“我从天上掉下来第一个就遇见了你,你说咱俩这是得有多大的缘分?”

    颜玉淙一怔,随即咬牙切齿地道:“缘你个鬼,信不信我丢你下来?”

    她刚要作势扬臂,忽然感觉有只手攀上了她的腰,还是那么温暖,但却不再那么有力。

    颜玉淙的身体一僵,还没开口,就见徐子桢又笑了笑,虚弱地说道:“成你累赘了,不好意思。”

    话音刚落,徐子桢突然噗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