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51章:装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村民的热情让徐子桢不得不逗留了好一会,等他再次提出要走的时候鸡汤又来了,他在吃了二十多天鱼的情况下根本抗拒不了,结果等到真要离开时早已过了午时。

    村里找了头温顺壮硕的青壮牛套了车送徐子桢,又派了个机灵的后生赶车,徐子桢舒舒服服地躺在车里,旁边坐着满脸怨念的颜玉淙。

    “徐子桢,你是不是故意的?”颜玉淙咬牙切齿地说道。

    徐子桢一脸茫然:“什么故意的?”

    “你……”颜玉淙最恨他这么装傻的样子,她沉下脸来冷冷地说道,“我说过,送你到应天府我便回去为我父亲守坟,从此与你再无瓜葛。”

    徐子桢连珠炮似的开口说道:“那你生孩子怎么办?谁接生?你坐月子谁给你煮鱼汤?谁给孩子洗尿布?孩子大了些谁教他识字练武知礼法?”

    “我……”颜玉淙张了张嘴说不下去了,她能委屈自己,能在任何地方生活生存,可是她天生的母性却让她不愿委屈了孩子。

    徐子桢说得没错,避世也好避难也好,同时也让孩子失去了和外界接触的机会,就算自己能教孩子文的武的,可是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与野人有什么分别?

    颜玉淙犹豫了,还是嘴硬道:“我会寻人照顾,不需你费心。”

    徐子桢幽幽一叹:“玉淙,你这又是何必?应天府是大宋陪都,什么没有?”

    颜玉淙忽然醒悟过来,刚才是在追究徐子桢对外介绍自己是他娘子的事,怎么又扯孩子身上了?这个可恶的混蛋!

    “我是在问你,为何对人说我是你……是你娘子?我何时答应你了?”

    徐子桢一脸无辜状:“那我该怎么介绍?这个漂亮妹子是我拣来的?顺便怀了我的孩子?”

    “你……!”要不是前边还有个赶车的后生在,颜玉淙几乎就想扑过去把徐子桢掐死了,她的俏脸被气得通红,胸脯也起伏不定,徐子桢一眼瞥过再也挪不开视线,就这么愣愣地看着。

    颜玉淙本就身材很好,再者现在怀孕后胸部更是饱满,徐子桢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在太原时的那几个荒唐之夜,思绪一下飘远了。

    “再看挖出你的狗眼珠子!”颜玉淙下意识地双手抱胸,她很想再凶狠些,可惜她的思绪也飘到了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夜晚。

    徐子桢回过了神来,讪笑一声:“那个……你还是这么漂亮,我一不留神就看呆了,嘿嘿……”说着真的闭上了眼。

    颜玉淙脸色微红啐了一口,还是死死盯着他看,这家伙太色,说不定什么时候趁自己不注意又要偷看,可是过了好一会也没见他再有动静,颜玉淙忍不住凑近了些,却发现徐子桢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鼻中发出轻微的鼾声,嘴边还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混蛋……”颜玉淙轻骂了一声,只是她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声音似乎变得温柔了。

    这些日子以来徐子桢和她朝夕相处,每日里和她开玩笑甚至调戏是家常便饭,她也早已习以为常,反正在她印象里徐子桢就是个无赖,是个淫贼,他要能正经起来除非下辈子了,可是刚才徐子桢这么直直地看着她,还有那一句看似调笑的话——你还是这么漂亮,却让颜玉淙的心轻颤了一下。

    她轻声唤了赶车的后生一声:“小哥,劳驾稳着些,他睡着了。”

    后生回头看了一眼,憨憨一笑:“俺明白,嫂子。”

    颜玉淙的脸不自禁地又红了,可又感觉有些奇怪,这后生叫她嫂子,按理说她应该生气才是,可为什么心里一点反感也没有?她望着车边慢慢倒退的景色发起了呆,这里已经是应天府地界了,她的承诺应该已经算是完成,可是她犹豫了。

    算了,他伤得这么重,这农户家的后生粗手笨脚照顾不好他,索性送佛送到西罢了。

    只是她在发呆的时候却没留意到,徐子桢嘴边的笑意似乎更浓了些。

    徐子桢在忍着笑,忍得很辛苦,睡着?这二十多天来大半时间都用在睡觉上,何况眼看着家就快到了,能睡着就有鬼了,只是刚才不小心又把这妞给调戏火了,装睡绝对是最妙最有效的办法。

    临近傍晚时分,牛车终于驶入了应天府城内,徐子桢却忽然紧张了起来。

    自从山峪口和水琉璃他们分开后就没了消息,在山上将林朝英赶走后也是一样,不知道他们都安全回来了没有,最让他揪心的是大野,直到现在徐子桢只要一闭上眼就能看到大野用血肉之躯硬拼黑拓,当巨石滚落时他没有后退,反而抱着黑拓同归于尽,以他的命来换徐子桢的命。

    他不敢去想最坏的结果,哪怕自己也知道这只是在自我麻痹而已,就在他怔忡不安时,牛车停了,眼前的府邸门楣上徐府两个大字映入眼帘。

    徐子桢长长的吐出口气,终于到家了。

    颜玉淙正打量着眼前的房子,听见声音一回头就见徐子桢已坐起身来,一只脚已经跨下了车,她慌忙一把扶住他,罕见的没有冷言冷语嘲讽他几句,因为在那山峪口处她就已经在了,那里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所以她能理解徐子桢现在的心情。

    徐子桢站在门口,竟然有些不敢进门,就这么愣愣的站着,颜玉淙也不催他,只静静陪着他,那后生更不敢催,垂手站在车边,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门口没人,原本守在门口的下人不知去向,徐子桢愈发不安。

    “哥?!”忽然,一声带着惊喜的清脆喊声从门内传了出来,紧接着一个娇小的身影象只小雀般飞了出来。

    徐子桢紧抿着嘴角松开了,挂起了一抹温馨的笑容,是林芝,那个自己拣来的妹妹,不过现在他已经正儿八经把她当作了自己的亲妹妹,并打定了主意爱护她一生。

    他笑着伸开手臂笑吟吟的看着林芝,林芝在扑到近前时小脸从惊喜突然间变成了委屈,冲过来抱住徐子桢的腰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