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56章:林朝英杀去了汴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真的?!这果然是个天大的好消息,等你伤好些一定要痛饮一场庆祝庆祝!”徐子桢又惊又喜,接着又问了个他好奇了很久的问题,“大野,你家在哪里的?”

    大野笑了笑:“我的家在阴山之北,那里有条河,叫斡难河,我在那里出生,在那里成长。◎,”

    他的目光飘向了窗外的夜空,又轻轻地说道:“我的父亲已经去世,但母亲还在,她很慈祥,很爱我,可是我失踪了这么久,她不知道该伤心成什么样。”

    徐子桢也有些黯然,拍了拍他的手:“安心养伤,等伤好了就回去看看吧。”

    大野费力地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只是徐子桢没看见他眼中有道寒芒一闪而逝。

    塔塔儿族,你们处心积虑想要我死,现在我还活着,你们就等着我的复仇吧!

    ……

    徐子桢的心放下了,大野还活着,并且恢复了记忆,这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高兴。

    斡难河是个什么鬼徐子桢不知道,可他却知道阴山,阴山之北不就是蒙古么?在刚见到大野时他就曾猜过大野是不是蒙古人,现在算是确认了,不过这无所谓,虽说他一直对蒙古有戒心,可却和大野无关,不管怎么说大野都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他的兄弟。

    卓雅和高璞君将他又扶回了他自己的房中,莫梨儿等众女又聚了过来,包括林芝阿娇,连墨绿丫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过来,躲在一旁角落里偷偷打量着徐子桢,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寇巧衣端来了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鸡汤,颜玉淙也在,但神情看着有些拘谨,安静地坐在一旁不说话,也不知刚才温娴跟她说了什么。

    徐子桢看了一圈发现还少了几个人,刚问出口阿娇就抢先告诉他,苏三不知道去办什么事了,一直没回来,扈三娘住进了城外的慈心庵,朝晚念经以求徐子桢平安归来,莫梨儿已差人去报了信,估计明早就该回来了。

    天下会群雄在逃脱后就各自散了,令徐子桢有些惊讶的是路青和鱼沉大师竟然跟水琉璃来了应天府,并主动请缨去了应天学院当了个临时教头,和这次同去河间府的尚桐一起教起了那八百学府兵。

    阿娇一边说着,寇巧衣一边服侍徐子桢吃着,这时林芝溜了过来,轻声说道:“哥,我姐去汴京了。”

    徐子桢顿时大吃一惊,差点将寇巧衣手中的汤碗打翻,急声道:“什么时候去的?”

    林芝道:“就在昨日,听到汴京被围她就赶去了。”

    徐子桢又气又急:“你们怎么不拉住她?这他妈什么时候了还去汴京,嫌自己活得久了去找死么?”

    林芝小嘴撅了起来,无限委屈地道:“还不是因为你?”

    徐子桢愕然:“为我?”

    林芝道:“我姐等了你大半个月你都没回来,她就以为你……昨天听说汴京被围,她就坐不住了,说要去汴京帮官军杀金狗,算是给你报仇。”

    “胡闹!简直就是胡闹!”徐子桢拍着床沿叫道,“先不说我死不死得了……啊呸!当然是死不了的,就算我死了她也不必跑汴京杀金狗吧?眼看城就得……”

    话刚说到这里他就顿时意识到了不妥,赶紧停了下来,汴京被破是早晚的事,可却不能随便说出口,哪怕这里都是自己人,可谁知道隔墙有没有耳朵?

    不过对于林朝英冒冒失失跑去汴京的事他还是纠结到蛋疼,这傻妞,汴京一破数以千记的宫中及民间女子被金人掳走,下场凄惨之极,这事别人不知道,可老子知道啊,这……

    咦?对啊!

    徐子桢一拍额头,忽然回过神来,林朝英是后世著名的抗金女侠,也就是说至少这些年她不会有事,那老子还急个什么劲?

    想明白这一点后徐子桢忽然就冷静了下来,也不发火了,也不拍床沿了,闷声不响将一碗鸡汤喝了个干净。

    林芝睁着大眼睛还等他说下去,等了好久却没了下文,忍不住问道:“哥,现在怎么办?”

    徐子桢翻了个白眼:“我能怎么办?去汴京抓她回来打屁股?”刚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那位传说中的天下第一,中神通王重阳,说不定这对传说中的冤家就此见面。

    他把碗里剩余的鸡汤一口喝干,抹了抹嘴道,“放心吧,你姐不会有事,将来还会名扬天下呢。”

    林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她不知道徐子桢为什么会这么确定她姐姐没事,但她不会怀疑,因为徐子桢说的任何话她都深信不疑。

    寇巧衣将汤碗收去,并体贴地给他擦了把脸,这时卓雅走到了床边,手中拿着她的银针布包,说道:“有什么话明日再说吧,现在先与你施针要紧。”

    众人一听顿时安静了下来,徐子桢受伤到现在已经一个月了,确实再也拖不得,莫梨儿率先起身往外走,偏只有阿娇嬉笑道:“我看是卓雅姐姐想这臭家伙了,和他说些情话要紧吧?”

    饶是卓雅清淡性子也被闹了个大红脸,当即羞恼地啐了一口,顾不得优雅将阿娇往外轰去,众女嘻嘻哈哈笑闹着离去,徐子桢忽然叫住了水琉璃,众人都不解其意,只听徐子桢说道:“琉璃,你脚快,替我跑趟衙门,把七爷请来一见。”

    水琉璃一怔:“现在?”

    “对。”徐子桢看了看窗外的月亮,说道,“这点七爷估计没睡,应该来得及。”

    水琉璃还没说话,卓雅却一口否决:“不行,你还得施针。”

    徐子桢道:“没事,你先扎着,呆会七爷来了边扎边聊就是。”

    “你……”

    卓雅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徐子桢就摆手让水琉璃去了,要说起来赵构既是当今皇弟,又是应天知府,却被徐子桢的这样平民夤夜随意招呼,要是被外人知道的话必定跌落一地眼镜。

    屋里终于恢复了清静,卓雅有些赌气的将门重重关上,一回头就见徐子桢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卓雅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看什么?躺好。”

    徐子桢笑眯眯地道:“当然是看美女,哦不对,是看仙女。”说着张开手臂,“仙女姐姐,求抱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