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57章:我什么都没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事实证明,再高贵冷艳的仙女也有小心眼的时候,当徐子桢赤条条躺在床上,欲哭无泪地看着自己从脖子到小腹被银针插得象只刺猬的时候,卓雅终于很幸灾乐祸地笑了出来,也不知是在报复徐子桢刚才的轻薄,还是阿娇临出门前的那一句话。∮,

    徐子桢终于忍不住了,苦着脸道:“亲,需不需要扎这么多啊?”

    卓雅笑容一敛,瞪眼道:“我给你治伤你很不情愿么?”

    徐子桢赶紧赔笑:“哪儿能啊?我就是奇怪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针的,得有上千支了吧?”

    “三百零八支。”卓雅白了他一眼,说道,“下次你若再这般不顾自己身体,我便再给你翻倍。”

    徐子桢吓一跳:“那不是六百多?喝水的时候身子会漏不?”

    卓雅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但随即轻叹一声,素手抚着他身上新添的几条疤痕道:“我知劝你无用,但你不念自己也念及家中有这么多人在等你,你就忍心让大家这么牵挂你么?”

    徐子桢默然不语,心中有些愧疚,却不后悔,很多时候不是他想拼命,而是不得不为之,高璞君常说他冲动说他莽撞,但他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或许会有更坏的后果,就说这次河间府之行,如果不是他将姚云鹤引走,又让林朝英赶去报信,那么天下会群雄必无活路。

    卓雅见徐子桢情绪低落,心中一软也不再说了,只专心给他治着伤,徐子桢这次的伤势很重,而且拖的时间太久,需要好好调理一番才行,至少肋骨和手臂的断骨就要不下一个月才能恢复。

    屋内就这么静了下来,谁都没有再说话,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忽然有人轻敲了几下门,水琉璃回来了。

    赵构果然来了,而且来得非常快,卓雅才刚把门打开他就快步走了进来,脸上满是焦急之色,一眼见到徐子桢躺在床上身上插满了针,顿时更紧张了起来。

    “子桢!你……你怎的伤这般重?”

    虽然徐子桢知道赵构紧张他是因为关系他自己的将来,但是看见他这副模样还是心中一暖,于是赶紧笑着宽慰道:“七爷,我没事,不过断了条胳膊,养上个把月就好。”

    “可这……”赵构哪肯相信,指着徐子桢身上密密麻麻的银针说不出话来。

    卓雅脸一红,过来默默地开始收针,本来徐子桢的伤就不需要这么扎法,她这么做纯粹是因为生气而已,顺带着才是给徐子桢疏通一下经络。

    赵构顿时恍然,这才放下心来,笑眯眯地扭过头去只作没见,卓雅红着脸收完针逃也似的告辞而去,临走时不忘把门给关了起来,害羞归害羞,但她还是知道事情轻重的,徐子桢这么晚了还和康王见面,必定有要事相谈。

    卓雅刚走,徐子桢抬头对窗外喝道:“十七可在?”

    窗外一个声音应道:“少爷,小的在!”

    “百米内禁人。”

    “是,少爷!”

    窗外应声的正是代替罗吉为徐子桢守家的徐十七,他年纪虽轻却机敏能干,就象现在与徐子桢的应答,平日里他都是称呼徐子桢主子,自称属下,可现在赵构在,他就改口为少爷和小的,虽然赵构和徐子桢关系不错,毕竟是皇室中人,那擅养私兵之嫌避避总是好的。

    徐十七应声而去,徐子桢这才转头对赵构笑道:“七爷恕罪,我这是没办法,才斗胆请您过来,而且还这么晚……”

    他还没说完就被赵构拦住了话头:“子桢你这是什么话,你我情同手足,哪有这么多虚礼?你能安然回来我比谁都高兴,下次在我面前不准说恕罪。”

    徐子桢笑道:“是我不好,下回不说了。”

    赵构忽然正色道:“言归正传,子桢,你可知汴京告急?”

    徐子桢点头:“知道,我请您来就是为这事。”

    赵构急忙问道:“莫非你有良策解围?”

    徐子桢反问道:“七爷您准备怎么做?”

    赵构道:“自然是谴兵解围,官家昨日已发文书命我调兵,今日更是连发了三道金牌催我,我……”说到这里他压低声音道,“我还记得你与我说的话,因此一直在等你回来商议,所幸你回来得及时。”

    金牌催兵?徐子桢暗中嗤之以鼻,三道金牌就把你急成这鸟样,你催岳飞的时候怎么忘了?

    他轻咳一声,也压低声音说道:“我请您来,就是要告诉您,什么都别做,什么都别理,要兵?一个都不给。”

    赵构大惊,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什么?这……这岂不是置万民于水火中?”

    徐子桢冷笑:“咱们如果去解围了才叫置万民于水火中。”

    赵构一愣:“此话怎讲?”

    “先不说咱们有没有这个能耐解围,就算把您能调到的兵都拉去汴京解了围,可是接着呢?您猜接着会发生什么事?”徐子桢说完玩味地看着赵构。

    赵构皱眉思忖了片刻,忽然苦笑道:“即便金兵退去,只怕接着还是和谈。”

    徐子桢一拍巴掌:“对啊,官家是绝没胆子反攻上京的,到时候该赔钱赔钱,可万一金人在和谈的条件上再加一条要把我甚至是七爷您交出去,您猜咱们官家,您的皇兄,他会不会又敢不敢把咱们保住呢?”

    这番话说得直白之极,赵构的额头上开始渗出了冷汗,他何曾没有想过这样的结果,要知道赵桓是什么胆色他比谁都清楚,徐子桢说的绝对有可能发生,所以当他昨天收到加急文书时就开始犹豫了,说是等徐子桢回来商量,其实也只是个借口罢了,汴京之围他本来就不想去解。

    赵构一咬牙,抬头看着徐子桢,问道:“子桢,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我刚说了,什么都别做,汴京城是破定了的。”徐子桢说到这里顿了顿,接着笑道,“您也别担心官家秋后算账说你抗旨,他没功夫来找你了。”

    赵构惊骇万分,实在不敢再往下想:“你是说……?”

    徐子桢竖起食指挡在嘴前:“嘘……我什么都没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