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59章:混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当机立断,喝道:“小猛,背我进去!”

    “是!”李猛毛毛躁躁一把将徐子桢拽到背上,拔腿就往里冲去,顿时牵扯到他的伤口,疼得徐子桢脸色瞬间煞白,额头上豆大的冷汗直往下滴。▲∴,

    温娴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她也知道现在来不及顾及这些,拎起裙摆一言不发跟着往里跑去,宝儿高宠紧跟其后,在进门时停了下,各拆了根顶门杠抓在手里,一左一右护住了徐子桢,以防学生们冲动之下发生什么意外。

    李猛咬着牙一阵猛冲,将原本不短的路硬生生缩短了一半时间多,却把徐子桢颠簸得更是面无血色,嗓子眼里一阵血腥涌动,几乎就要忍不住一口血喷将出来,可徐子桢却没心思管伤势了,因为从大门到状元桥这一长段距离,他竟然一个学生都没见到。

    明伦堂没人,小成楼也没人,几个书馆也全都是空空如也不见人影,徐子桢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正没着落处时温娴提醒了他:“或许在大观礼堂也未必。”

    徐子桢一拍额头:“对!小猛,走!”

    李猛二话不说掉头就跑,不多时就赶到了大观礼堂,还没走近时徐子桢就松了口气,因为这时的观礼堂大门紧闭着,门口和几扇窗外俱都有守卫站着,这些原本该在门外值守的守卫此时神情凝重如临大敌,不过当他们一眼见到李猛背上的徐子桢时也同样松了口气。

    “徐先生您可来了,大事不好,您快进去看看吧!”

    带队的守卫急火火的迎了上来,徐子桢点点头,沉声道:“开门。”

    守卫迟疑了一下,苦笑道,“徐先生您可小心,里头的动静可不小。”

    徐子桢道:“开吧,有我在,没事。”

    “这……好吧。”

    守卫小心翼翼地将大门上架着一条大木杠取下,左右齐用力将门开了出来,才刚开出一条缝隙时里边就传出了喧闹的人声,接着有人叫道:“门开了,走,去救驾!”

    哄的一下从礼堂中猛的涌出无数人来,两侧守卫一时没能顶住,竟被他们把门硬生生顶了开来,连带着他们那十几个人全都被撞翻在地,一时间摔得七荤八素。

    宝儿高宠慌忙抓着顶门杠护在了徐子桢身前,徐子桢拍了拍李猛:“放我下来。”

    李猛小心地将他放下,和温娴一同将他扶住,这时礼堂内的人潮已经冲了出来,一眼望去只见黑压压一片,混乱之极。

    礼堂内有个苍老的声音气急地叫道:“都给我站住!胡闹,简直胡闹!”

    可是这时群情汹涌,谁都没有理会,只顾着往外冲去,可他们刚到门外却忽然看见礼堂门口站着个人,脸色煞白精神委顿,可一双眼睛却兀自亮如晨星,正冷冷地望着他们。

    前排的数十人忽然硬生生停了下来,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人,可大门只有那么宽,前边的人甫一停下后边的人顿时受阻,只听呼疼叫骂声不绝,偌大的人潮瞬间东倒西歪混乱不堪。

    冲在最前的那些人挣扎着爬起身来,也顾不得身上被踩得满是鞋印,更顾不得哪里被踩痛,又惊又喜地叫道:“徐先生回来了!徐先生还活着!”

    后边正叫嚷着的人潮瞬间安静了下来,徐子桢这三个字仿佛带着一股无穷的魔力,能安抚所有焦躁狂暴的情绪,礼堂内外无论是出来的还是依旧被堵在里边的,无不用狂热的目光看着徐子桢,可是没人敢再往前一步,因为他们发现,徐子桢现在的眼神很不善。

    徐子桢很虚弱,很难受,胸腹间的内伤让他必须时刻压抑着呕血的冲动,他没再走,就这么静静地站着,目光从左到右缓缓移动,每一个被他看到的学子不知怎的都会一阵心虚,渐渐的,没人再叫了,也没人再喊着要出去了,场面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从狂乱到彻底安静只有瞬间,那些倒在地上的守卫已看傻了眼,对徐子桢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偌大个应天书院内恐怕只有徐子桢有这样的威势,能镇住这帮天不怕地不怕的天之骄子,就算是院长蒋济和老夫子顾易也绝无此能。

    所有人就象是做错了事的小孩,一个接一个低下了头去,徐子桢扶着温娴的手站在那里,身体微微发颤,象是随时都会倒下去,但他还是咬牙站住了,又看了一眼面前这些热血的学子,只淡淡地说了两个字:“进去。”

    一众学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接着乖乖的掉头往回走,这次没人再拥挤没人再吵闹,全都乖得象个好宝宝,很快就全都回进了礼堂,并自觉地排好了队毕恭毕正地站着。

    门口出现了两个老者,正是院长蒋济和顾易夫子,两人满头是汗,手脚颤抖着,也不知是被吓的还是被气的,他们见到徐子桢的到来就象是见到了救命菩萨,齐齐松了口气,苦笑道:“子桢你可回来了,这……还是你来吧。”

    徐子桢拱了拱手:“院长,夫子,恕我重伤在身无法全礼,回头再跟您二位赔罪。”

    顾易夫子摆手道:“哪儿那么多虚礼,快进去摆平这群猴子吧。”

    蒋院长走上几步低声道:“他们听说汴京告急,又说你在河间府遇害,也不知谁起了个头说去汴京解围并为你报仇,这就一下子闹起来了,若不是我得到消息抢先哄他们来此说要给他们支招,怕是这时他们已出了应天府了。”

    徐子桢眉头微微一皱,沉吟了片刻道:“我知道了,您二位受累。”说着抬脚往里走去。

    礼堂内已是人满为患,整个学院内无论文武学子都已聚在了这里,这其中还有前去河间府救人的那八百武学,他们更是用几近疯狂的崇拜目光注视着徐子桢,因为他们曾有幸亲眼见到徐子桢与金兵斡旋相斗。

    徐子桢缓慢地朝礼堂前端走去,每一步都很耗费他的力气,没人催他,所有学子都已看出了他身负重伤,让他们的心都揪了起来。

    终于,徐子桢走到了礼堂前的高台上,他依旧站着,转身看了一眼礼堂内众学子,冷冷地开口道:“我有俩字送你们——混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