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65章:他是中毒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不爱百~万\小!说,但却是半个军事迷,所以他当然认识这样的名刀。△,

    大马士革刀用乌兹钢所铸,在这个年代应该算得上是最坚硬最锋利的刀,是波斯人的得意之作,当然现在可能还不叫这个名字,不过看莫梨儿的样子似乎也不知道这刀究竟叫什么。

    徐子桢没有得意,而是很兴奋的拿起刀:“梨儿你看,这刀身上的花纹多漂亮?这就是大马士革刀的特点,这刀不光硬,而且还锋利。”说着他走到门口,将门外一名护院的腰刀要了过来,抽刀出鞘一挥,只听咔嚓一声响,护院的那柄钢刀就被削成了两截。

    这批货不是莫梨儿亲自采办来,所以连她也不知道这刀竟然这么锋利,顿时惊讶地捂着小嘴。

    徐子桢乐道:“我那神机营用的刀都是汤叔所打,用的是西夏的冷锻技术,硬是够硬了,那冷锻用来造盔甲挺好,打刀就欠了点,这些刀正好给他们换换……对了,这是谁采办来的?得好好奖励一个。”

    莫梨儿嫣然笑道:“是你的管家徐玄采办的,不过是钱同致先要他留心西域好刀的。”

    徐子桢啧啧赞叹,这两人都是他无意中认识的,当初就是俩二世祖,没想到现在充分发挥出了他们的才能,再这么下去早晚成他的左右手。

    这一大批的大马士革刀让徐子桢很高兴,可这时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穆东白却开口说道:“天下奇工巧术无日不在进步,刀枪之类早晚落入下乘,总不如火器来得犀利。”

    徐子桢对他的这话很是赞同,说起来现在他捣鼓出的枪还只是燧发枪,在他那年代看起来已经算是古董中的古董了,可现在却已经足以横扫天下了,他点了点头说道:“时代在进步,火器取代冷兵器确实是早晚的事。”

    穆东白忽然叹了一声:“可惜如今火器造之不易,不然以我义军之众,又有高手无数,若再配上火器的话金人何愁不灭?我大宋何愁不强?”

    徐子桢不说话了,他不愿搭穆东白这个腔,这话的意思太明显,就是想让他接茬说下去,最后发展到他或卖或支持给义军一批火器,但徐子桢有两个原因不会这么做,一是他还要靠赵构去建立一个新的大宋,义军?跟他没关系;二来,他心底深处其实很不希望火器这么早面世,虽然他来自另一个世界,可他并不想太过改变这个原有的世界,科技的进步还是一步步发展的好。

    穆东白见他不吭声,不由得脸色微见尴尬,知道他看穿了自己的意图,咬了咬牙索性直说道:“徐兄,不知你可否割爱将火铳卖些与我义军?我义军及天下会将感徐兄大恩!”

    徐子桢断然拒绝:“不好意思,除了神机营,火铳谁也不给。”

    穆东白一脸惶恐,慌忙衣袖作揖道:“是东白孟浪了,徐兄莫怪。”

    徐子桢摆摆手:“没什么,我有我的难处,也希望你们理解。”

    “不敢不敢。”穆东白还是那副谦恭模样,儒雅之极。

    徐子桢没再理他,继续把玩这些刀的兴致也没了,想着回去万一被卓雅发现自己溜出来,少不得又该一顿数落,还是赶紧回去躺着假装没出过门才是上策。

    莫梨儿还得继续在这里忙着,徐子桢和她说了一声就先回了家,穆东白爱干嘛干嘛,他连问都懒得去问。

    回到家时徐子桢就象个做贼的,小心翼翼蹑手蹑脚,进了大门进二门,好在没见到有卓雅的身影,他总算松了口气,加快速度摸回自己房里,可刚到门口准备推门时,却听背后一声娇喝:“好哇!你居然敢不听话溜出去玩?我要去告诉卓雅姐姐。”

    妈蛋,又是阿娇那小胖妞,成天正事不干就指着打小报告和作弄自己消遣解闷。

    徐子桢扭头一瞪眼:“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出去了?”

    阿娇撇了撇嘴,指着他搭在房门上的手说道:“那你这是干嘛?可别告诉我你闪了腰啊。”

    “你才闪了腰,老子这是正准备出门,不过不是去外边,而是去看看我兄弟,怎么着,你有意见?”徐子桢瞬间就编好了说辞,就说要去看看孙铁和大野,反正他们两人的屋也离这里不远。

    阿娇半信半疑地看着他:“真的?”

    徐子桢被气得笑了出来,这妞什么时候成了专业监督自己的了?

    “爱信不信,要不然你跟我一起去?”

    “好啊,我也正好没见过你那朋友,身为这家的主人之一去看望看望也是应当的。”

    徐子桢无语了,阿娇的厚脸皮加装傻神功到了一定境界,他实在无解。

    话已经说了,那就只好带着这个小拖油瓶,徐子桢先去看了大野,大野的精神比之上次好了很多,他们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又好几天没见到面,这一来就聊了好久。

    阿娇在旁听他们说着话,倒也不觉得无聊,反倒是好奇的睁着大眼睛认真听着,因为徐子桢在和大野说着自己从那个山峪口离开后发生的事,包括和姚云鹤拼死相搏,然后颜玉淙出现救了他。

    等他们聊得差不多时已经是近一个时辰过去了,徐子桢让大野继续歇着,自己带着阿娇转去了孙铁的房中,走在半路上时对阿娇说道:“呆会儿卓雅要是唠叨我你得给我作证啊,我在大野房里聊天,说起来也算在室内哈。”

    阿娇撇了撇嘴不置可否,说话间孙铁的房间已经到了。

    徐子桢推门进去,孙铁依然还躺在床上,双目闭着人事不省,头上包扎的布带已经取了去,露出一个被剃光的脑袋。

    阿娇走到近前看了一眼,好奇地问道:“你这个朋友受什么伤了?”

    徐子桢指着他头上的一处伤疤道:“就这儿,也不知道什么砸的,到现在晕了一个多月了,也没醒过来。”

    阿娇不信:“就算脑袋被伤也不至于晕这么久吧?”

    徐子桢嗤笑一声没理她,这妞少见多怪,还有种人叫作植物人呢,想想她也应该没听说过。

    “放心吧,有卓雅姐姐在,你这朋友的伤……咦?”阿娇难得不跟徐子桢作对,还安慰了他一句,可话刚说到一半忽然停了,惊讶地凑近孙铁的头顶看了看,片刻后转过头来,严肃的对徐子桢说道,“你这朋友不是伤的,是中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