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66章:是不是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中毒?你怎么知道的?”徐子桢大感惊讶,为什么连卓雅都看不出是中毒,却被阿娇看出来了。

    阿娇拉着徐子桢走到近前,指向孙铁头顶,那里有个肉眼几乎看不见的黑色斑点,要不是孙铁因为头颅受伤不得不剃光头发,更是不可能发现这个黑点。

    “看见了吧?这不是虫咬的,而是针扎的,只是针上淬了毒,这种毒不会让人死,只会让人昏迷不醒。”

    徐子桢皱眉道:“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因为我见过啊,我想想……”阿娇一根手指掂着腮边想了想,“对了,是完颜蓟那儿子,就是死活非要娶我那个白痴告诉我的,那天他来找我,拿了根针炫耀,说谁要惹他生气了就在他脑袋顶上扎一针,他还说这毒是从一种什么虫子身上采的,这虫寻常还找不到,只有在乌拉尔山脚下的林子里才有,希罕得很。”

    “等等,乌拉尔山在哪儿?”

    “就在我家往北一百多里。”

    徐子桢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种毒虫产自哪里不是重点,重点是阿娇话中那一句“希罕得很”,孙铁在天下会中只是个小人物,身手也不算高,金人怎么可能把这么难得的毒物用在他的身上?那不是浪费么?又是图一个什么?

    就在他沉吟之时房门忽然被推开,卓雅寒着脸踏了进来,语带恼怒地说道:“既然你不听我的,那你也不用再让我给你医治了,今后你死也好活也罢,再与我无关。”

    徐子桢从沉吟中瞬间清醒,赶紧赔笑道:“别生气别生气,我是听阿娇说我这朋友的伤另有蹊跷,才忍不住来看看究竟的。”

    打蛇捏七寸,徐子桢知道对付卓雅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医学上的话题转移她的注意力,果然,话音刚落卓雅就眼睛一亮,快步跑了过来。

    “有什么蹊跷?莫非是中毒?”

    “宾果!”徐子桢打了个响指,赞道,“不愧是雪山神女,一猜就中。”

    卓雅无视了他的马屁,理也不理他,视线投向了阿娇。

    阿娇幸灾乐祸地看了徐子桢一眼,接着把刚才的话又跟卓雅说了一遍,卓雅越听越惊讶,眼中露出恍然之色,凑近孙铁的头顶看着。

    “难怪怎么救治他都不见醒转,我也在想该是中了什么古怪毒了。”卓雅仔细察看着那个黑色斑点,又把了回脉,神情间很是凝重。

    徐子桢见她这样的表情,不禁有些心慌:“不会连你也解不了吧?”

    卓雅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徐子桢难得听见卓雅会说这么不确定的话,不禁沉默了下来。

    阿娇忽然若有所思地说道:“喂,徐子桢,会不会这毒就是那什么穆东白给下的?这样他就可以正大光明地住在咱们家了,接着就可以死皮赖脸地勾搭温姐姐水姐姐了。”

    卓雅白了她一眼:“你这小脑袋里都想些什么呢,都被徐子桢教坏了,你不是说这毒很是希罕么?他又从哪儿能得来?”

    阿娇吐了吐舌头调皮地道:“我不是见你们心情不好想给你们放松一下嘛。”

    徐子桢却依然紧皱着眉头,象是想到了什么,忽然间一拍巴掌站了起来:“对,有可能!”

    两人被他吓了一跳,卓雅没好气地道:“看来我也该给你治治脑袋了,你虽没睡却也昏了,那穆东白难不成特地去偷了这毒为的就是接近温妹妹水妹妹?”

    徐子桢正色道:“不是为了接近她们,而是为了接近我。”

    阿娇瞪大了眼睛道:“那家伙好男色?”

    徐子桢不理她,接着说道:“本来我倒也没想到他,不过刚才他还开口问我要火铳来着……”

    卓雅打断了他的话头,眼神不善地飘了过来:“哦?什么时候问你要的?”

    “就……呃,刚才和梨儿去铺子里看了下。”徐子桢这才发现说漏了嘴,但也只得硬着头皮说下去,“这不是重点,而是穆东白那小子跟着一块儿去了,然后试探着问我买火铳,我没理他,他却也没恼。”

    阿娇说道:“可他也没非死赖着问你买啊,就这么把下毒的事栽他头上不好吧?”

    徐子桢瞪了她一眼:“你到底哪头的?”

    阿娇嘟着嘴道:“我也不喜欢那个小白脸,可万一要是错怪了他水姐姐面上不好看啊。”

    “这倒是。”徐子桢沉默了,现在只是怀疑而已,却没有一点证据,确实不能太武断。

    卓雅忽然说道:“枉你们两个平时一肚子机灵,要试出是不是他还不简单?”

    徐子桢和阿娇齐声道:“怎么试?”

    卓雅招招手,两人将耳朵凑了过去。

    ……

    徐子桢终于可以解禁了,这是卓雅在看过他的伤势后说的,所以这天晚上徐子桢很开心的吃了三碗饭,而且在饭后兴致很高地叫上了高宠李猛和宝儿教他们近身格斗的技巧,并拉上了穆东白做陪练。

    三个小的自然是欢天喜地,穆东白也很爽快的应了下来,徐子桢的功夫并不算太好,但是他的近身格斗却另有一功,犀利刚猛简单直接,所以穆东白也想借这机会看个究竟。

    月光下的花园里宽敞明亮,正是教拳的好地方,只是徐子桢才刚摆出个架势来,卓雅却也出现了,只是没有理会徐子桢,单单叫过宝儿:“宝儿,钱总管出了远门,明日你替我跑一趟药铺采买些东西吧。”说着话她递过一张药方来。

    “好。”宝儿接过药方,眼睛一扫愣在了那里。

    徐子桢凑过来也看了看,顿时吓了一跳:“我去!鹤顶红、断肠草、鸩毒?你买这玩意儿干嘛?要弄死我?”

    卓雅看也不看他,转身扬长而去,声音却飘了过来:“这方子能让你那朋友醒转,你若怕死大可让宝儿别去买。”

    徐子桢一怔之后大喜,揪过宝儿道:“明天早点起床,我跟你一起去买。”

    宝儿为难道:“可卓雅婶婶不让你出门,只能在家里转悠,我就一个人去吧,又不会买错。”

    徐子桢的笑容一僵,悻悻地放开手:“拉倒,我继续睡懒觉。”

    李猛和高宠也凑过来嘻嘻哈哈开着徐子桢的玩笑,似乎谁都没注意穆东白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