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69章:我要去扬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说这话时面带着微笑,音调也不高,但穆东白却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杀气,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说道:“你……你敢!”

    “我当然不敢,凌迟这种活还得专业的来。”徐子桢依旧笑吟吟的,说着问赵构,“七爷,应天府有会玩凌迟的刽子手吧?”

    赵构从沉思中惊醒,勉强一笑:“自然是有的。”

    徐子桢这才发现赵构似乎有点不对劲,但眼下还有别人在,他只是看了赵构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穆东白终于害怕了,一直以来他的倚仗都是金人和兀术,可他也一直都忘了,徐子桢从来没怕过金人,更没怕过兀术。

    赵构将穆东白先押入了应天府大牢,鱼沉和路青也告辞而去,他们心情很沉重,因为就连鱼沉都对玄衣道长很尊敬,没想到内鬼却是她的爱徒。

    房里又剩下了徐子桢和赵构两人,他这时候才开口问道:“七爷,您在担心穆东白所说的?”

    赵构点了点头,眼中满是愁意:“应天府拢共才五万守军,金人若当真来攻怕是守不住。”

    徐子桢笑了:“七爷,守军是只有五万,可全城百姓还有七十多万,这儿可是咱们的主场,金人想要轻松吃下应天府也不是容易的事。”

    赵构苦笑道:“百姓?难不成让他们拿刀扛枪一起对抗金军铁骑不成?”

    徐子桢没告诉赵构,他其实很早就为应天府的防御做了不少准备,只是究竟能不能防住金军他心里也没谱,毕竟历史上赵构是逃去杭州的,从此就有了临安这地名。所以他决定暂时保密,到时候如果防不住也就罢了,但如果防住了岂不是给赵构一个大大的惊喜?

    但是现在赵构情绪不佳,他想了想还是说道:“七爷可别小看百姓,有时候他们是会给你带来惊喜的。”

    赵构只当他是在安慰自己,勉强笑了笑没再说话,气氛冷了下来,徐子桢也不知说什么才好了,一转念间想起一件事来,说道:“七爷,我得去趟扬州。”

    “扬州?何时去?”赵构被吓了一跳,眼下汴京被围,应天府又朝不保夕,在这节骨眼上徐子桢还要出远门?

    “就这两天。”徐子桢知道他在担心什么,笑道,“放心吧七爷,不会去很久。”

    赵构张了张嘴刚想问他去做什么,忽然眼睛一亮:“你可是为水军一事而去?”

    徐子桢竖起一根指头在嘴边,笑道:“嘘!我只是去泡妞,七爷您想多了。”

    赵构哈哈大笑:“是我想多了,去吧去吧,多泡几个。”

    ……

    “什么?你要去扬州?”回到家的徐子桢刚把这个决定告诉家里众人,阿娇就尖叫了一声,愤愤地看着他道,“你怎么可以这时候去扬州?不行!”

    徐子桢龇牙咧嘴地掏了掏耳朵:“不行你妹!我家几位娘子都没说话,你反对个什么劲?”

    “我……我是你妹妹!”阿娇气呼呼地叉着,眼睛瞪得简直快要吃了徐子桢似的。

    徐子桢嗤笑一声:“你这劲头象我姑奶奶,那你倒说说看,为什么我不能去?”

    阿娇眼珠转了几圈,说道:“斡离不已经把汴京围了,你不想着去解围也就罢了,难道你不担心他打完汴京又来打应天府么?”

    “打就打呗,关我毛事?”

    “喂!你可是战神啊,怎么不关你事?”

    “那我这战神是几品官职?拿多少俸禄?”

    “这……”

    徐子桢道:“你看,我没品没钱,围城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话一出,阿娇就象被踩了尾巴的猫,顿时跳了起来:“怎么没关系?你可知全城百姓都在指望着你,他们都说只要徐战神在,金兵就打不进来,你现在居然说和你没关系?万一金兵破城,百姓怎么办?”

    徐子桢哈哈笑了起来,然后凑近阿娇看着她那张因愤怒而通红的小脸,还别说,这小圆脸肉嘟嘟的其实真的很漂亮,现在一红起来就象只熟透的苹果,徐子桢有点忍不住想啃上一口。

    温娴看不下去了,笑着过来拉住阿娇,说道:“他是故意逗你呢,这次他去扬州许是有什么重要事,不然以他的性子哪会在此事弃我们而去?”

    水琉璃也笑着对徐子桢道:“瞧你把阿娇气成这样,自己妹妹还要这么使坏。”

    现在厅里没外人,除了徐子桢和他的几位娘子之外就只有阿娇和林芝,连李猛等三个小的都不在,而现在除了阿娇之外其他人都在笑着,阿娇就算再单纯也明白了过来。

    “徐子桢!你又故意欺负我?!我挠死你!”阿娇说着已扑了过来,咬牙切齿对着徐子桢一通乱抓乱挠。

    徐子桢躲避不及被她揪住了衣襟,慌忙叫道:“喂喂,我是伤员,你有没有公德心啊……哎呀别挠脸!”

    “站住!不许逃!”

    徐子桢在阿娇的魔爪之下仓皇逃脱,阿娇紧追不舍跟了出去,到底是因为徐子桢身上的伤没好利索,刚逃到后院就被抓了个正着。

    “我看你往哪儿逃!”阿娇气呼呼地拽着徐子桢,死活不放手,小脸红扑扑的,也不知是跑出来的还是气出来的。

    徐子桢只得投降:“我错了我错了,其实我想请你陪我一起去来着,只是刚才里头人多我不方便说。”

    阿娇一怔,手上终于停了动作,却兀自鼓着腮帮子道:“去就去,不过你别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消气,我……我要吃遍扬州所有好吃的!”

    “行行,都依你。”

    阿娇这才放过他,哼了一声转身回去吃饭,徐子桢灰溜溜地跟在后边,只是刚走没几步,阿娇忽然轻声说道:“徐子桢,谢谢你。”

    徐子桢的脚步顿了一下,笑了,但却没说话。

    阿娇是金国公主,但眼下金人大军正在南侵,随时可能打到应天府来,但她在应天府住了这么久早已有了感情,不光应天府,对大宋也同样如此,更别提徐子桢家中所有人了,她自小孤独惯了的,早就将徐子桢和众女当作了自己的亲人。

    宋金交战,她十分矛盾,更是很痛苦,所以徐子桢决定这次扬州之行带她去散散心,同时避开那场或许即将发生的战争,阿娇并不笨,稍一转念就明白了徐子桢的用意,只是他们都把心思藏了起来,彼此知道就好。

    “对了,这次或许我还要通知一个人。”徐子桢忽然似笑非笑地说道。

    阿娇好奇道:“谁呀?”

    徐子桢对她挤了挤眼睛:“自然是个美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