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75章:求个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上次来太湖水寨还是一年多前的事,当时郝东来与他一见如故,还把号称是女儿出嫁时才能喝的女儿红拿出来让徐子桢喝了个痛快,结果把一群人都喝成了狗。

    郝东来那次也喝多了,翻来覆去说着女儿有多漂亮多聪明,徐子桢今天算是见着了,小模样确实不错,假以时日肯定长成个祸国殃民的大美女,可就算这样她年纪也忒小了些,徐子桢实在无法接受娶一个差不多初中生大小的丫头当老婆,这要搁在他那年代妥妥的枪毙。

    唐千自知失言,赶紧闭嘴不再说话,只闷着头划船,两个小的打过一架后居然就此偃旗息鼓,都乖乖地坐在那里不吭声了,只有徐子桢一人心神不定抓耳挠腮的,只盼着赶紧见到郝东来好问个究竟。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艇终于到了地头,这里还是一年多前的太湖水寨,一点都没变化,寨门还是禁卫森严,水路还是曲折蜿蜒,寨门口值守的水匪有眼尖的早已认出徐子桢来,当即有人撒腿往里跑去跟郝东来报信。

    唐千将小艇靠在寨门口歇下,引着徐子桢往里走去,刚走进寨门没多久就见郝东来已大步赶了出来,远远的大笑道:“我说今天怎么喜鹊一窝窝的在我门前闹腾,原来是徐兄弟你来了。”

    “郝大哥!我的好大哥,兄弟想死你啦!”徐子桢也笑着伸开双臂迎了过去,给郝东来一个热情的熊抱,他这招呼打得有些深意,那就是先把自己的身份和辈分摆正,以免郝东来真的要把女儿嫁他。

    郝东来却似乎没意识到这些,等徐子桢抱完后亲热地拉着他往里走去,边走边问道:“兄弟,我还说这辈子怕是再见不着你了,没想到你却回来了,没说的,今天不喝个烂醉别想走。”

    徐子桢笑道:“本来今天我也没打算活着回去。”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携手走进了水寨正厅,唐千是今天当值的头目,依然回了出去,高宠和郝丫头则跟在了后边。

    郝东来拉着徐子桢进了厅后看了一眼高宠,好奇道:“这小哥虎头虎脑的好相貌,难道是兄弟你新收的高足?”

    徐子桢失笑:“我哪有这能耐当他师父?您可别小看他,这小子一身功夫不是盖的,不管是马上还是地下,我跟他单挑未必赢得过。”

    他这一说郝东来愈发好奇了,徐子桢的本事他是知道的,曾经单身一人在苏州城里在那么多贼人手里救下那些民女,最后在官兵的大肆围捕下依然全身而退,可他却说打不过这么个毛头小子?

    这话要是换作别人说的,郝东来估计就不会信了,可他对徐子桢的话深信不疑,只是又打量了高宠几眼,接着又看了看郝丫头。

    高宠本事如何他没见过,但是自家女儿的脾气他再清楚不过了,徐子桢要进水寨虽然有唐千领着,但必定是遭到过这小姑奶奶的阻挠了,高宠自然也一定被她试过水了,既然现在自己女儿都在一旁不吭声,那这小子的能耐肯定不小。

    当然,高宠真要和徐子桢打是打不过的,徐子桢这么说只是在为接下来的一件事做铺垫,再说了,高宠是他小舅子,拍个马屁不算什么。

    厅里伺候的喽罗速度很快,不用关照就已经抬了一坛子酒过来,接着下酒菜流水般送了上来。

    郝东来拉着徐子桢入座,说道:“来来来,不管兄弟你来有何大事,今天先都搁着。”说着提起酒坛拍开封泥,满满的倒了一大碗,推到徐子桢面前,“来,干!”

    徐子桢现在满脑子都是郝东来逼着他娶个初中生,哪还有心思喝酒,他一把挡住酒碗,说道:“大哥先别忙,等我把话说完咱再喝个痛快。”

    郝东来的手也停住了,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兄弟,你此来莫不是要招安我吧?”

    徐子桢一愣,随即哑然失笑:“郝大哥您脑洞真大,我又不是朝廷命官,招个狗屁安?”

    郝东来也愣了一下:“不是?那你这……”

    徐子桢很想说老子真就是来招安的,但眼下最急的不是这事,况且要招揽郝东来也不能这么招揽法,他组织了一下语言,索性开口直说:“郝大哥,我想向您求个亲,您看怎么样?”

    这话一出,在场几人顿时各有反应。

    郝东来一拍大腿叫道:“老子就等你这话,还怎么样,当然好!”

    郝丫头瞪起杏眼叉起小腰死死盯着徐子桢,小腮帮子咬得鼓鼓的,象是恨不得扑上来咬上他几口似的。

    高宠则黑着小脸低声抱怨道:“又求亲,家里这么多夫人了还不收收心,回头我告诉我姐去。”

    徐子桢哈哈大笑:“你们都想哪儿去了,我说的求亲可不是我自己。”他指了指高宠和郝丫头,对郝东来挤了挤眼睛道,“郝大哥,我这小舅子长得还可以吧,把你闺女许给他如何?”

    这一下那三人全都瞬间瞪大了眼睛,他们都没想到徐子桢会突然来这一出,高宠和郝丫头更是瞬间涨红了小脸。

    郝东来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吃吃地道:“兄弟,你……你不是开玩笑吧?我家丫头可还小。”

    徐子桢笑着戳穿了他的心思:“我看您不是舍不得女儿小,是不知道我小舅子的底细吧?”他拍了拍高宠的肩膀说道,“忘了给您介绍,我小舅子姓高,他爹是世袭开平王雍爷那老头,他姐……哦,也就是我老婆,是应天书院的女先生,传说中的大宋第一才女,怎么样郝大哥,我这小舅子的家世可入得了您的法眼?”

    听见开平王三字,郝东来顿时肃然起敬,再一次认真地看了高宠一眼,点头道:“将门虎子,果然年少英伟!”

    徐子桢笑嘻嘻地问道:“那您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

    郝东来脸上一改以往的懒散,变得极为认真,他低头沉吟了半晌,才抬头说道:“开平王爷忠正耿直一心为国,郝某钦敬已久,只是……小女门楣低浅,怕是与小王爷无缘结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