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78章:船厂,水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第二天下午时分,徐子桢和郝东来已经回到了扬州,郝东来望着眼前那一片烂糟糟的河滩不禁目瞪口呆,放眼望去四周不见村落不见田地,西北两方是两座山丘,挡住了即将西沉的太阳,偶尔几声不知名的鸟叫划破寂静,在荒凉中平添了几分诡异。??.??`

    郝东来愣了好半天才说道:“这……这是什么鬼地方?”

    徐子桢嘿嘿一笑没说话,只是东张西望着,象是在等什么人。

    不一会有辆马车疾驰而来,停到了跟前,车帘一掀下来一个英气勃勃的青年。

    “徐兄,可把你盼来了。”青年一下车就激动地过来拉住徐子桢的手。

    徐子桢却整了整衣衫,一揖到地:“微臣徐子桢拜见信王千岁。”

    郝东来正在看野景,冷不丁被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徐子桢会约了人在这里相见,而且见的竟然还是个亲王。

    来的正是被徐子桢想办法调来扬州的赵榛,现任扬州知州,从一个闲散王爷到治理一方水土,赵榛自然对徐子桢满是感激之情。

    “徐兄快快请起,使不得。”赵榛哪肯让徐子桢行礼,慌忙一把将他扶住,笑道,“你我兄弟还如此生分,莫非徐兄要让小弟臊回汴京不成?”

    徐子桢本来也就是因为郝东来在而形式一下,被赵榛一扶之下顺势站直,笑道:“好吧,那就不闹虚的了。? ?  .??`”

    赵榛刚要再和他说几句,一眼瞥见旁边的郝东来,问道:“徐兄,这位是……?”

    徐子桢咳嗽一声:“介绍一下,这是开平王雍爷那老头的亲家,高宠小虎头的老丈人,郝东来郝大哥。”

    赵榛顿时肃然起敬,过来和郝东来见礼,郝东来反倒不自在了,他本是水匪,和官家是对头,可眼下一个正儿八经的王爷给他行礼,他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赶紧还了个礼,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徐子桢笑着解了围,拉过赵榛问道:“兄弟,给你的信看了吧?”

    当初赵榛在准备赴任时徐子桢就差人给赵榛送过一封密信,内容很简单,就是要赵榛来扬州后找个僻静的地方建个船厂。

    这年头的航运基本只限于江河,所以在这片河滩建船厂也不奇怪,只是徐子桢却在信里说只要先圈好地方,具体造什么船,怎么造,全等他来了再说。

    赵榛一听就笑了:“那是自然,徐兄你看,这便是我给你寻的地方,可满意否?”

    徐子桢看了看四周,点头道:“满意,太满意了,对了,这叫什么地方?”

    赵榛道:“此地乃扬州辖下高邮境内,名为秦家墩,这河叫作柴河,再往东不远就是运河。?.?”他说着还从怀中掏出一张纸,这是一张绘得很是详尽的扬州地图。

    徐子桢凑过去仔细看了看,顿时大喜,这里简直就是为他的船厂量身订造的好地方,而且不光船厂,连他预计中的水军也能设在这里,瞧瞧这旁边,有山有水,关键是还这么荒,四周拣紧要处安下岗哨,这里就成了一个高度机密的军事基地了。

    “赞!”徐子桢当场拍板,对赵榛道,“就这儿了,具体操办事宜还得劳烦兄弟你这位父母官来,回头约一下孟度碰个面,一起商量商量,哦对了,郝大哥也得一起出出主意。”

    赵榛没意见,郝东来也只得应了下来,他一直以为徐子桢请他去的地方是已经成型的一支水军,没想到来这儿才现要啥都没有,别说水军,连个军营的桩子还没打,但事到如今上了这艘贼船已经来不及下了。

    徐子桢等人一起回了扬州城,进城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赵榛让马车直接驶入了他在扬州的府邸,一路上车帘低垂着,谁都不知道徐子桢来了。

    赵榛不愧是昔日应天书院才子之,办事利落之极,徐子桢这边刚洗了把脸,就听下人来报说扬州守备孟度到了。

    “徐兄弟,可把你盼来了!”孟度一进门都来不及和赵榛见礼,快步冲向了徐子桢。

    徐子桢对他就没对赵榛那么多虚礼,笑着给他来了个拥抱:“孟大人,您跟信王千岁是排练过的吧?怎么连咱们见面的台词都是一样的?”

    孟度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赵榛也笑着过来凑趣,三人你一言我一语聊得火热,郝东来也不插嘴,只静静地在旁听着,他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如惊涛骇浪一般,因为他从他们三人的言谈之中听出来了,孟度与赵榛能来扬州居然都是徐子桢背后操办的结果。

    一介亲王,一方守备,竟能被一个平民左右前程,郝东来自问已经算很了解徐子桢了,仍被震撼得不轻。

    寒暄一番后徐子桢将赵榛和孟度拉到了桌边,高宠和郝丫头暂时留在了太湖水寨没过来,于是现在屋里就只有他们四人。

    “咱们现在各自分工一下吧。”徐子桢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摊在桌上,说道,“榛贤弟,船厂就请你来建了,要建的船大体是这样的,要尖底不要平底,平底走不得海路,船头及船舷……”

    他边说边比划着,赵榛等三人则已经目瞪口呆了。

    那张纸上画着一艘他们见所未见的大船,船体狭长,与现如今时兴的船只形状完全不同,船头尖锐,而且居然还架着一门火炮,只是那火炮的形状大小也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徐子桢知道他们在吃惊什么,说道:“这船和火炮我另觅有高人来相助一起造,榛贤弟只要把这地方围密实些,莫要透一丝风出去。”

    赵榛回过神来,正色道:“小弟省的,徐兄请放心。”

    徐子桢笑道:“不用这么严肃,就算细作溜进来也学不去什么,孟大人,你要做的就是替我建一个水军编制。”说到这里他一指郝东来,“这是我请来的水军教官,将来也会是水军第一将,你俩先多亲近亲近哈。”

    孟度慌忙与郝东来重新正式见礼,只是他和赵榛都不知道,这个看着一脸高人模样的郝东来居然是个积年的水匪。

    四人在屋里细细聊着,徐子桢一件件事交代着,赵榛孟度及郝东来则认真听着,连晚饭都已忘了吃,等徐子桢将该说的都说完后才现已是深夜。

    赵榛慌忙叫来下人吩咐去备酒菜,接着问徐子桢:“徐兄可是就要回应天府的?”

    徐子桢摇摇头,笑得有点高深莫测:“不急,有个人还在等我去玩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