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81章:让咱爹造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英雄与美女的桥段演到这里一般都该滚床单了,至少徐子桢是这么想的,只是完颜泓是绝不会答应的。

    当然,徐子桢也不是一点甜头都没捞着,好歹已经把神机营许下了,要去救完颜泓那个正在受苦受难的挖矿的爹。

    屋内的烛光微微摇动,将两人的影子映在了墙上,徐子桢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完颜泓身边,老实不客气地抓着她一只纤纤柔荑,嘴边挂着一丝奸计得逞的坏笑。

    完颜泓垂着头,脸颊上带着晕红,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恼的,眼神微微闪烁着,不知在想些什么,阿娇依旧趴在桌上睡得香甜,不过徐子桢知道这丫头在装睡,以她的酒量估计把完颜泓反灌倒没问题。

    徐子桢笑嘻嘻地端起一杯酒,说道:“红姑娘,你瞧这儿良辰美景帅哥美女,咱们是不是该喝一杯庆祝一下呢?”

    完颜泓暗暗咬了咬牙,脸上却露出黯然之色道:“公子恕罪,奴家一想到家父仍在苦寒之地煎熬,便再无半分饮乐之心。”

    徐子桢差点笑出来,他恶意地想像着金国国师穿得破衣烂衫在冰天雪地里背个煤筐的样子,诅咒着那老头这会儿在拼命打喷嚏。

    “咳……”他赶紧收回念头,说道,“那就把咱爹救出来嘛。”

    完颜泓终于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强忍着一粉拳砸在他脸上的冲动,说道:“救?谈何容易,我也曾想过要救,但我连见他老人家一面都难,莫说逃出生天了。”

    徐子桢的手终于停止了轻薄的动作,眉头微微拧起,为难道:“我倒是想去救咱爹来着,可最近跑不开啊。”

    废话,能跑开你也没那么容易去大金国!

    完颜泓心里暗骂一句,又作出那副凄楚之相,垂泪道:“公子有大事在身,奴家知道。”

    “别哭别哭,你一哭我就心软了,我这就调神机营回来,不过这一来一回光送信就得不少日子,我……”徐子桢赶紧给她擦着眼泪安慰着,忽然一拍桌子叫道,“哎,有办法了!”

    完颜泓泪眼朦胧地道:“公子不必宽慰奴家了。”

    徐子桢从后腰摸出一把火铳来拍在桌上:“我走不开,不过你可以把这玩意儿带去给你爹,让你爹直接反他娘的,小小一个什么咸平府难不成还有比这个更厉害的武器?”

    完颜泓一惊,哭声戛然而止,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一时间竟然不知说什么好了,眼前桌上安安静静躺着的正是全大金国上下都梦寐以求想得到的火铳,自己现在只要一伸手就能得到。

    她悄悄掐了自己一下,很疼,这才确定不是做梦,而是真的。

    徐子桢笑嘻嘻地道:“放心,就让他老人家先拿这玩意儿应付一下,就算暂时逃不出那个什么狗屁矿,至少先自保不是问题,或者让他发一发狠就此反了,也不是没可能哈。”

    完颜泓正听得出神,那“反了”二字猛的触动了她的神经,什么努力什么矿工只是她编的故事,在她的意识里父亲依然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金国师,可是父亲这些年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这一点很多人都不知道,但她这个当女儿的却是十分明白。

    当今大金国皇帝完颜吴乞买若是要比起太祖完颜阿骨打,在文治武功上丝毫不逊色,而性子更为刚毅坚忍,他的思路十分清晰,做事果断且极有主见,于是满朝官员几乎都只能做个听命行事的应声虫,就连他父亲那个国师也一样。

    完颜蓟常常会上奏自己的想法与建议,却几乎每次都被皇帝驳回,长此以往国师的威信变得越来越低,朝中诸多与他非同派系的更是开始公开的对他嗤之以鼻。

    完颜泓从小就知道这些,也从小就替父亲不值,在她眼里父亲是最优秀的,即便是皇帝都远远不如他,若不是父亲并非皇室宗族,恐怕父亲做了皇帝定会比那个吴乞买更能给大金国带来繁荣昌盛。

    反!

    这个字很久之前就曾在完颜泓脑海中出现过,只是她不敢往深处想,如今的皇帝非常精明,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念头都可能会让她家万劫不复,但现在,好像机会出现了。

    完颜泓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压制着双手的颤抖,将火铳拿起,徐子桢笑嘻嘻地看着她,似乎真的就这么将这把利器交给她了。

    火铳的铜制枪管上冰冷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她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一把火器而已,就算自己得到又能如何?就算自己绝顶聪明将火铳的制造法门破解又能如何?要让父亲成就大事,靠的不是这把小小火器,而是眼前这个大活人——徐子桢!

    完颜泓想到这里,抬起妙目看着徐子桢,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进一步将徐子桢拉拢,但是她还没开口,徐子桢却先一步说话了。

    “如果咱爹只是想回家也就罢了,可如果他有想法的话,那我这未来女婿绝对力挺,回头我把火铳的锻造法门写给你,让他找个可靠的工匠造上一批,再拉上些心腹,直接把那什么狗屁咸平府占了拉倒。”徐子桢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造反这样的话题在他嘴里说来就象在讨论菜场中的菜价一样寻常。

    完颜泓没有计较“咱爹”那两字,因为她的心已经快要跳出嗓子眼了,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旁边的阿娇,还好,她依然睡得很甜,完颜泓强压住内心的激动,起身盈盈一拜:“公子大恩奴家无以为报……”

    徐子桢还等着她下一句“以身相许”,没想到完颜泓将火铳收起,说道:“占城一事非同小可,家父并无野心,只望能逃脱生天便好,奴家这便先去设法与家父相见,待救出家父后再回来相谢公子。”

    她说完后又是一拜,随即婷婷袅袅离开了这间屋子,留下了愕然的徐子桢。

    “这就完了?”徐子桢望着空荡荡的门口,半晌没回过神来,勾引到这地步了,这妞居然还能沉住气,难道完颜蓟那老头真有这么忠心?

    忽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徐子桢,你为什么要让她回去鼓动她父亲造反?”

    徐子桢一转头就看见阿娇愤怒地瞪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