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87章:老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兄弟,是啊。??.??`”

    徐子桢不禁回想起初见大野的情形,那时的他憨憨傻傻的,为了吃几块肉被绑着抽打也不吭声,自己连吓带骗花了几百两银子从那个无良掌柜手里买下了大野,从此身边就多了一员猛将。

    他感叹了一声,刚要说些什么,却瞥见莫梨儿的手正下意识地抚着小腹,他顿时想起莫梨儿已有了身孕,赶紧伸手搂住她,自责道:“我真该死,只顾着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反倒把这天大的事给忘了。”

    莫梨儿抿嘴轻笑:“徐大哥,你……”

    徐子桢忽然打断她话头,一本正经地说道:“以后别叫我徐大哥。”

    “啊?”莫梨儿一愣。

    “你看啊,你们几个都各有各的叫法,你叫我徐大哥,娴儿叫我相公,琉璃叫我徐郎,巧衣叫我公子,最可气的是高璞君那妞,到现在还只叫我名字,连个昵称都没有。”徐子桢忿忿地说到这里,断然说道,“以后你们都改改口,对我统一称呼。”

    莫梨儿好奇道:“那该叫什么?”

    徐子桢嘿嘿一笑:“叫……亲爱的吧。”

    莫梨儿本就脸皮薄,这下更是瞬间脸红到了脖子,说道:“不……不要,这叫法太放浪形骸了些,要么她们这么喊你,我……我还叫你徐大哥。? ?  .??`”

    “啊?”徐子桢大为失望,原还想着以后家里见面谁管谁都叫亲爱的,那多相亲相爱?可是他忘了莫梨儿她们都是大宋朝的妞,没人会这么奔放,估计全家上下只有林芝会这么叫他,但也会有个后缀——亲爱的哥哥。

    “好吧,但称呼还是要改的,不然我晕得慌。”徐子桢有些丧气,想了想说道,“那就叫老公,这总不放什么孩了吧?再不能改了!”

    莫梨儿问道:“老公不是长辈么?”

    徐子桢差点气乐,只得解释道:“在我们那儿夫妻间都这么叫,男的叫老公,女的叫老婆,意思是能一起到老的公婆……我说梨儿你到底叫不叫啊?”

    莫梨儿迟疑了一下,见徐子桢面色不善,赶紧轻轻地叫了声:“老……老公。”

    这两个字犹如仙音入耳,而且莫梨儿的吴侬软语说来尤其好听,又绵又柔娇滴滴的,徐子桢只觉浑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毛孔齐齐张开,舒畅无比。?.?`

    “哎!”徐子桢拉长了调子应了一声,手轻轻抚上莫梨儿的小腹,笑嘻嘻地说道,“乖梨儿,你怎么会和巧衣一起怀上的,难道是那天咱们一起打水仗……”

    莫梨儿又羞又急赶紧捂住他嘴:“徐大哥你尽胡说,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徐子桢一瞪眼,佯怒道:“你叫我什么?”

    “……老公。”莫梨儿又好气又好笑,自家这夫君也真是,刚才还情绪低落不开心,忽然间又回过神来嘴花花了,也不知道他的神经是不是比别人的都粗些。

    徐子桢被她一声老公叫得又是眉开眼笑,作势要趴到莫梨儿的肚子上,说道:“咱们的宝宝乖不乖?给我听听他在干嘛呢。”

    “哎呀老公别闹。”莫梨儿忙不迭地拦着他,说道,“大野是走了,可你另一个朋友醒了,你是不是去见见他?”

    徐子桢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目露喜色道:“你说孙铁?他醒了?”这下他再也顾不得调戏莫梨儿了,一骨碌爬起身来,“我去看看。”

    孙铁果然醒了,而且恢复得不错,脸上已见红润,徐子桢来的时候他正坐在桌边不知在写写画画些什么。

    “哟,果然醒了,这是在给心上人写情书呢?”徐子桢一边调侃着一边进了屋。

    孙铁一惊,等看清是徐子桢时顿时大喜着站起身来:“徐大哥你回来了?”

    “快坐快坐。”徐子桢赶紧过来搀住他坐回去,又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番,孙铁头上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卓雅的医术果然不是盖的,除了头发还只有短短一层外已几乎看不出伤口了,那种古怪希奇的毒想来也已经解决了。

    孙铁依言坐下,沉默了片刻后说道:“徐大哥,多谢你了,若非你慧眼识奸,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徐子桢道:“谈不上慧眼,那小子自己猴急露馅了。”

    孙铁叹了口气,感慨万分:“玄衣道长一世英明,没想到竟教出如此孽徒。”

    徐子桢道:“利害当前,难保有人不起歪念,这也是人之常情。”

    孙铁奇道:“徐大哥你怎的还替他开脱?”

    徐子桢笑道:“我只不过说了个事实,这天下谁都一样,没有绝对的忠诚,只是看背叛的筹码够不够而已。”

    孙铁愕然半晌,才失笑道:“徐大哥这说法虽然小弟不敢苟同,但确实有些道理。”

    徐子桢也笑了:“不说道理了,你好好在我家养伤,等恢复好了再说。”

    孙铁道:“不行,如今西北道战事吃紧,小弟须得早早回去才是,徐大哥你若再不回来小弟这两日便要走的。”

    徐子桢想了想:“好吧,那我也不留你,你走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我让人送你。”

    孙铁哪肯接受,死活推辞不肯,但徐子桢却一口咬定非送他不可,其实他要送孙铁只是其一,实则他还有信要带给种师中,只是这其中事关机密,自然不可与外人道了。

    汴京失守的事情是今天晚上才传来的,孙铁一直在房里养伤并没有得知,徐子桢也乐得清静,万一孙铁也是个愤青,被他知道少不得又是一番口舌解释。

    徐子桢和孙铁简单聊了会就离开了,家里一堆老婆要哄,这当口哪还顾得上一个大老爷们儿?

    接下来的时间里徐子桢把几个老婆挨个哄了个遍,温娴水琉璃等自然没什么可说的,当晚就改了口叫起了老公,最后他在高璞君房里停了下来,直哄了一宿也没见她心情好转,徐子桢知道她是心系乃父,所以也尽起了丈夫的责任,当晚留在了高璞君房中过夜。

    只是当第二天早晨寇巧衣来叫徐子桢时,才发现屋里只有个睡眼惺忪的高璞君。

    “公子……哦,老公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