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92章:只能帮到这里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那两个金兵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咽喉处已血如泉涌,他们下意识地挣扎着转身,但还没看清来人是谁就已经气绝倒地而亡。

    杀人的那金兵飞快收起短刀,又探头出门张望了一眼,随即回身对张叔夜道:“张大人,快随我来。”

    张叔夜又惊又喜,这时候也顾不上问什么,赶紧跟着出去,那人带着他轻车熟路地顺着营中暗处迅速往外跑。

    大营的门在南,而那金兵却带着他直往北而去,张叔夜心中存疑,又不便多问,一路上边走边时不时看那金兵的背影,猜想着他的身份。

    营中到处是人,尽管两人已非常小心,但还是难免会遇上值守的金兵,兀术治军甚严,尽管现在兵围汴京占尽优势,但军中的巡逻依旧未曾放松,而那人每逢这时总是让张叔夜先隐到一边,由他出面与巡逻的金兵说上几句。

    张叔夜愈发惊疑,那人的女真话说得极为顺畅,完全听不出半分破绽,要不是他的汉话也同样顺畅得象是出娘胎就说的,张叔夜真要怀疑这就是个地道的女真人了。

    两人小心翼翼穿行如风,渐渐的碰见的人越来越少,那人忽然停下了脚步。

    张叔夜跟着停下,四处望了一眼,只见身周都是成囤的草料,不用说,这是大营的草料场。

    “张大人稍候,我这便去……”

    那人对张叔夜拱了拱手,只是话未说完,忽然旁边冷不丁冒出来一个声音。

    “你若从这里出营,必遭擒回。”

    “什么人?!”

    那人大惊,瞬间拔出短刀回身相向。

    只见草料堆后转出一人来,面白如玉斯文俊秀,但却是一身戎装打扮,头盔边垂着两条狐尾,竟是一员金将。

    张叔夜这一惊非同小可,没想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都会有人,难道这一路已经被人识破了行踪?

    那金将却忽然笑了笑:“九爷,别来无恙否?”

    九爷原本戒备的神情瞬间变成了怒色,眼睛微微眯起,一字一顿地道:“柳!风!随!”

    张叔夜一凛,他听过这个名字,据说这是徐子桢曾经的结义二弟,只是在某次徐子桢做了对不起他的荒唐事后惹得他一怒之下投靠了金人,张叔夜对这事颇为不齿,男儿就算有些什么私仇也不该丢宗忘祖卖身事敌,更何况他还听说率兵破开汴京城大门的就是眼前的这个俊秀后生。

    “你便是柳风随?”张叔夜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后说话自然不会太客气,更何况眼下柳风随已是金人,是自己与国家的敌人。

    柳风随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在下便是,不过现在非闲聊的时候,张大人若想安然得脱,不如听在下一言,从那里走。”说着手一指,指向了西南方一处角落。

    九爷回头看了一眼,很快又扭回头来道:“你若想擒住我二人回去立功直说便是,何必还如此拐弯抹角。”

    张叔夜有些不解,看向了九爷,九爷冷笑道:“他哪会安什么好心,那里过去是个河滩,乃是金人倾倒粪水之所在,这天气入水,便不臭死也得冻死。”

    不等张叔夜说话,柳风随便笑道:“九爷,这便是你屈了我了,在下实乃钦敬张大人,不愿他枉死于此处。”他顿了顿,似乎想起了以前的旧事,哂笑一声道,“再者,你我终究相识一场……”

    九爷狠狠啐了一口,打断他的话头:“认识你算老子倒霉!还有,别再叫老子九爷,那都是兄弟们对我的称呼,你?不配!”

    柳风随还是没动气,依旧微微一笑,说道:“好吧,既如此我便不说了,不过草料场外早有暗哨,言尽于此,二位爱信不信,告辞。”说完转身翩然而去。

    九爷瞪着柳风随的背影,牙咬得咯吱作响,似乎想要扑过去生死相搏,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还是该把张叔夜救出生天为首要大事。

    “九爷,这……”张叔夜有些犹豫,试探着问九爷。

    九爷回过神来,慌忙说道:“张大人千万莫要如此称呼在下,可折煞我了,小姓王,名中孚,张大人唤在下阿九便是。”

    “啊!”张叔夜顿时想起来了,他虽不在汴京干事,但也曾听说过这个名头,据说这汴京一霸,统领着城中数千泼皮,可说是外道上第一人。

    王中孚没容他再说什么,一咬牙挥手道:“走,就按他说的。”

    张叔夜一怔:“你信他?”

    王中孚嘿的一笑:“无非是个死,他若真有心害我其实无须如此罗嗦,我可真打不过他。”

    “哈哈哈!好,那就走!”

    张叔夜也很爽快,跟着王中孚就往柳风随所指的方向而去,只是他们谁都没看见,就在他们走后不久,柳风随又从草料堆后走了出来,看着他们的背影喃喃低语道:“大哥算了那许多,却未算到过你们,我也不知该当如何,只能帮到这里了。”

    ……

    王中孚与张叔夜很快就来到了那个河滩,果然,这里四处都是扑鼻的恶臭,现在还是隆冬季节,真不知若是炎炎夏日会臭成什么样子。

    张叔夜武将出身,没那么娇贵,只皱了皱眉看向面前那条河流,河水颇为湍急,而且下游不远就是个急弯,如果就这么贸然下水,恐怕游不到对岸就会被水冲走,到时绝无生路。

    就在这时,王中孚忽然轻呼一声:“有条舢板。”

    张叔夜一惊,随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河边的一片枯草中隐隐露出条小船来,这条小船藏得很是隐秘,要不是碰巧一阵风吹过掠低了枯草,只怕二人还看不见。

    王中孚左右看了看,确认安全后也顾不得河滩上一片稀泥,就这么跳了下去,将小舢板拉到岸边,对张叔夜说道:“张大人,快请下船。”

    张叔夜反问道:“那你呢?”

    “我还不能走。”王中孚露齿一笑,“我留在这里就是为做些事的。”

    张叔夜心中一沉,他能听得出来,王中孚所说的做些事绝不是什么小事,如果没猜错的话必定是刺杀金人高官之类的,他很想劝几句,但转念又闭上了嘴,这是条顶天立地的汉子,自己能做的不是劝阻他,而是该尽快回去,做自己能做的事。

    想到这里,张叔夜整了整衣襟,长身一揖,简单但郑重地说道:“保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