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96章:这老头我要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的眼睛微不可察地眯了一下,并没有因为能有借口逃脱雍爷的老拳而高兴。⊙,

    他回家只有这么一会功夫,身在府衙中的赵构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而且还找上门来,这说明家中定然有赵构的眼线,徐子桢虽然早就知道最是无情帝王家,但赵构现在还没当上皇帝就已经在防他了,多少让他有些寒心。

    不过他心中想是这么想,脸上却没露出端倪,而是夸张地睁大眼睛道:“我靠,七爷来得这么巧?正好,我也想找他来着。”

    当徐子桢来到大厅中时不由得一怔,因为赵构并不是一个人来,在他身边还有两人,一个是燕赵,这没什么奇怪的,但另一个却是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老者,看着肮脏不堪象是个乞丐。

    “七爷,多日不见,您可好?”徐子桢上前和赵构见了个礼,但眼睛却在那老乞丐身上转悠着。

    赵构看上去心事重重的,但还是勉强笑了笑,说道:“你这阵子忙什么去了?人影都摸不着……过来见见,这位是邓州知州,张叔夜张大人。”他说完后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张大人刚从金人大营中脱险。”

    “哦?”徐子桢不禁又多看了张叔夜一眼,他在小说里没见过这名字,也不知是个什么人物,不过看老头虽然脏得可以,可一双眼睛却隐露精光,徐子桢笑着抱拳道,“张大人是知州?可您这精气神看着倒象位征战沙场的元帅爷。”

    张叔夜拱了拱手,脸上不见丝毫笑容,答道:“老夫本是武将出身。”

    “啊,难怪难怪,我……”

    徐子桢话刚说一半,却被张叔夜打断了。

    “徐先生,你隐遁近月,汴京之难可知否?”

    徐子桢瞥了张叔夜一眼,自己算客气的了,可老头却一脸锅底黑,象自己欠了他几十万两银子似的,徐子桢本就是个小暴脾气,当即就有些不爽了。

    他漫不经心地道:“知道。”

    张叔夜愈发不满,又问道:“坊间传闻,你早已预知汴京有难?”

    徐子桢抠了抠鼻子道:“坊间传闻别人见我都得叫声爷,你听说过没有?”

    张叔夜大怒:“大胆徐子桢,你是何身份,竟敢与老夫这般说话?”

    徐子桢反问:“你也知道我没身份?那汴京有难关我毛事?”

    “你!……”张叔夜顿时为之语塞,可是他怒归怒,对徐子桢这句话真的无法反驳。

    徐子桢冷笑一声又说道:“我这人有一毛病,就是见不得别人倚老卖老,连我老丈人都从不跟我得瑟……”

    雍爷忍不住在旁边干咳一声,脸色不太好看,又碍于赵构在场不好插话。

    徐子桢这才想到雍爷,赶紧话题一转说道:“敬你一把年纪,就不跟你计较了……七爷,有什么事让人招呼一声我就过去找您了,哪敢劳您驾亲自来找我啊?”

    他这后半句已经忽略张叔夜直接面向赵构说话了,张叔夜本就黑着的脸色更是难看。

    赵构有点尴尬,说道:“这个……我也不知你已回家,不过是路过你府外,想着进来能不能碰个巧的。”

    徐子桢心中腹诽,到底是当皇帝的命,编起瞎话眼睛都不眨。

    “还真是巧,我以为您特地带位爷来教训我呢……对了,您不会也那么没水平信那狗屁坊间传闻吧?”

    赵构差点一口血喷出,什么坊间传闻,分明是你自己告诉我的,不过现在说这话分明是在挤兑张叔夜而已,他又不好反驳。

    果然,张叔夜的脸色更加难看,这不就是在说他没水平说他信狗屁么?张叔夜本也是个火暴性子,顿时又要发作,可这时徐子桢却又突然说道:“张大人你先呆会儿,我跟七爷说几句话。”说着一把拉住赵构就往外走。

    张叔夜目瞪口呆,他活这么把年纪从没见过这么目无尊长的小子,而且还将一个亲王说拉走就拉走,难道他就不懂什么叫长幼尊卑么?

    徐子桢才不管这些,赵构不会平白无故带个老头来找找他麻烦,总得先问明白才是,他拉着赵构来到屋外,问道:“七爷,这老头什么来路?”

    赵构苦笑道:“张大人一生忠正耿直,子桢你这又是何苦?”

    徐子桢嘁的一声:“他就算是弯的我也对他没兴趣,您就说带他来干嘛得了,总不会只是为了来找我吵架吧?”

    “弯的?”赵构微一愕然,接着轻叹道,“汴京被围,各州府竟无人出兵相救,仅张大人亲率三万子弟兵连夜奔袭,突破重围冲入城中……”

    话刚说到这里,徐子桢忽然发现自己似乎知道了赵构的来意,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屋里的张叔夜,虽然从他这个角度并不能看见。

    赵构接着说道:“张大人入城后不久又随官家出使金营,但因过于耿直,惹得兀术要杀他,所幸在临刑前有人救了他,他才侥幸得脱大难,但他又回不得汴京,也回不得邓州,所以来了应天府寻我。”

    徐子桢笑道:“找您没好事吧?我猜老头肯定先是一通问罪。”

    赵构一副你答对了的表情,脸上也微现尴尬,说道:“不过各地勤王军皆被唐恪耿南仲勒令不得擅离,张大人后来闻知了此事,才并未怪罪于我。”

    徐子桢都懒得去问那两个是谁,不用说肯定是投降派,他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您说张叔夜带了三万人连夜奔袭汴京,还被他进了城?”

    赵构点点头:“正是。”

    徐子桢又问了个完全不搭边的问题:“应天府现在有会带兵的么?”

    “呃……”赵构又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地说道,“算起来只有易之居士了。”

    “我老婆?那不行,万一她生孩子怎么办?”徐子桢咧嘴一乐,“这老头来得好,我要了!”

    赵构微笑不语,只看着他。

    徐子桢微一愕然,说道:“您看我干嘛?”

    赵构幽幽地说道:“张大人只是说要见你一面,但随后就要回汴京伴君,能不能将他劝下,还看子桢你了。”

    “我靠!”徐子桢一阵头大,赵构刚引得自己跟老头吵架,口水还没干透呢又要自己去劝人家,这尼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