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01章:要酒没有,胖揍管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是!”一名大嗓门将官应声出列,站在前头大声喝道,“城内宋人听着,识相的速速开门跪降,若不然我大金铁骑……”

    城上忽然传出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但奇怪的是这个懒洋洋的声音却异常响亮,彻底压过了那个大嗓门的金将,让他接下来的半句话再也说不出口了。∽↗,

    “城外的金狗也听着,老子家里正在剁饺子馅打算过年,你们识相的就赶紧滚蛋,要不然老子不介意今年吃顿狗肉饺子。”

    那金将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他呆若木鸡地看着城头上,只见徐子桢懒洋洋地靠在箭垛边,手里拿着一个广口的铁皮大喇叭,这金将喇叭不是没见过,但是大得象徐子桢手里那样的他还真没见过,都快赶上他们营里那口行军锅了。

    这个喇叭也是理工系的作品,是几个学生闲着没事时瞎捣鼓的,用的是西夏国的锻铁技术,打了张大大的铁皮所制,结果被徐子桢看见,顺手拿了去,说将来吵架有用,没想到用在了这里。

    金人大军气势汹汹的杀来,头一个照面就被徐子桢的大嗓门压住了威风,兀术却没在意这个,而是目光盯在城内上空飘着的那个古怪大球上。

    他微眯着眼睛看了半晌,问道:“忽列儿,那是何物?”

    忽列儿有些尴尬,讷讷地道:“回殿下,属下也不知,来时他已在天上了。”

    兀术点点头没再说话,但眼中的不满却是很明显。

    其实这不怪忽列儿,从宝儿所处的位置到他们这里,至少有五里之遥,还得算上高度,再加上阳光晃眼,更何况兀术又没有望远镜,所以身在半空的宝儿能看得见他们,他们却看不见宝儿,只能依稀见到那大球下边有个篮子,具体里头有什么却没人知道。

    徐子桢打了个响指,叫道:“十七。”

    徐十七应声而出,就象平空出现的幽灵一般来到他身边:“家主。”

    徐子桢把望远镜塞到他手里,说道:“我和金小四聊聊,你看看他小子说什么。”

    “是。”徐十七接过望远镜站到了他身边,天机营中大半人都会读唇语,徐十七更是个中翘楚。

    徐子桢又举起了大喇叭,对城外说道:“小四,还好我猜到你会来,要不然这大过年的你说我拿啥来招待你好呢?”

    兀术的目光从气球上挪到了徐子桢身上,他似乎知道徐子桢能听到他说什么,就这么直接笑答道:“哦?你怎知我会来?”

    徐十七一字不差地传给徐子桢听,徐子桢笑道:“简单,因为我要哪天打去上京的话肯定得想法先弄死你,所以,你眼看就要有大事去做,肯定会先想法来弄死我,你说是不是?”

    他的声音透过喇叭在应天府城内城外的上空响着,无论是宋人还是金人无不神色大变,宋人是激动与兴奋,因为徐子桢的话里意思简单直接,明说了将来要灭金的,这短短几句话说得城内的军民们无不热血,恨不得立刻就冲上城来追随徐子桢。

    而金人的反应自然是相反的,那十万金兵无不愤怒之极,自打出兵南侵起他们还从没见过这么狂妄的宋人,就连大宋的宰相尚书都不乏暗中来投,从没人有胆气说这样的话。

    兀术神色不变,依旧面带着微笑,但他心中却如激起了惊涛骇浪一般,他的确将有大事要做,没别的,就是争那右路军帅位,可是这件事他一个人都没说起,就算有什么安排都是吩咐心腹暗中进行的,而且为了避免被人猜到意图,他还特地分了多批人马出手,可是现在却被徐子桢一语道破。

    但是很快他又想到了一件事,就是他胞兄斡离不病重之事,要知道斡离不是在临近汴京时突然病倒,没有一丝征兆,若是按照惯例,必然是会有人将这事报入朝中,然后将斡离不送回京中治理病情,可是……

    兀术的嘴边挂起一抹弧度,因为这件事早早就有人告诉过他,那人就是徐子桢曾经的结义兄弟,柳风随。

    所以他能掌控先机,将胞兄病重之事藏了起来,虽然没能藏得太久,最终还是被人知晓了,可这些天里已足够他做许多事了,比如顺利破开汴京的大门,这可是谁都抢不去的天大功劳。

    一切安排已经就绪,只等几日后时机成熟时进行,到那时就算是左路军粘没喝来争也争不去这帅位了。

    徐子桢刚才忽然猜到兀术会来,就是想起了斡离不病重一事,接下来金人右路军就该掳劫赵佶赵桓爷俩了,兀术还不趁机抢这帅位么?不过兀术要做这事之前肯定是担心他去捣乱破坏的,不除他徐子桢心难安。

    兀术忽然发现,自己似乎还应该感谢徐子桢,要不是他的“预言”,恐怕凭自己这一年多的随军碌碌之为还真的难跟粘没喝一争长短,毕竟左路军也是打下大宋北方疆土一半的,战功赫赫。

    想到这里他竟然脱口感慨道:“徐兄,若你非宋而我非女真,我二人定能情交莫逆。”

    徐子桢哈哈大笑:“还是免了,你老兄心机深沉手段又多,老子就特么是个粗人,跟你交朋友早晚被你卖了。”

    兀术被他的笑声惊醒,连他自己也没想明白怎么会说出那么一句话来,但他并没有生气,还是笑了笑换了个话题道:“不知徐兄准备如何招待于我?可有酒么?”

    “要酒没有。”徐子桢扬起拳头晃了晃,“胖揍管够。”

    兀术闻言哈哈大笑,指了指身下的土地:“我便在此处,徐兄若有兴致只管来,我等着你。”说完端坐马背似笑非笑地看着城上。

    武守备急忙说道:“徐大先生不可出城,兀术与我城门之距有些尴尬,城上火炮难及他,可你若出城与他对阵,他身后的骑兵一涌而上你便再无退去之路。”

    徐子桢笑笑:“我知道他打的是这主意,不过……火炮什么的就别说了,你们真觉得我打不到他么?”说到这里他忽然喝道,“理工系,水开了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