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02章:一个大火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理工系那几人应道:“回先生,开了!”

    徐子桢朗笑:“好,掀盖,露脸!”

    “是!”

    赵构等人回头看去,这一下再也挪不开视线了,每个人全都嘴巴张得能塞进个鸡蛋去。

    只见城墙中部某处有一堆不知什么东西,用油布遮得严严实实的,理工系几十个学子不知在油布后忙活着什么,只是布下蒸腾出一阵阵热气,随着徐子桢一声令下,几人上前搬开压着油布的几个大石块,接着用力一掀,一个硕大无比的古怪东西出现在所有人眼前。

    那东西的外表黑沉沉的,下边有个精铁架子,上边是个大圆肚的铁疙瘩,看着象个大酒坛子搁在灶头上,铁架子底下生起了火,左右各一个风箱,十几个人分两边使劲扯着,那火苗被鼓得通红,燎在那大铁肚下。

    这还没完,那些理工系学子从油布下又搬出一根根又粗又长的铁杆,手脚麻利地三拼两拼,将这些铁杆全都装到了那古怪东西上,十几根铁杆拼装成了一根巨大的铁支架,足足有数丈之长,尾端不偏不倚正搁在城墙靠里那侧,上边还有个大大的铁兜。

    众人正看得好奇之际,就听理工系几人大声道:“先生,一切就绪!”

    徐子桢一挥手:“好,听我口令,上膛,点火!”

    “是!”

    几十个学子齐声应喝,又从油布下拖出一个藤条筐来,筐里装着一个球状物,其大无比,几乎有两人合抱大小,表面看着黑漆漆泛着油光,不知是什么东西,几十人合力将那大筐搬上铁支架上的大兜,接着拿过一枝火把来凑上。

    轰的一声,那个黑球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将众人吓了一跳。

    赵构惊声问道:“子桢,这……这是何物?”

    徐子桢嘿嘿一笑:“一会儿您就知道了,看我先吓唬吓唬那孙子。”说着又举起大喇叭,对城外道,“小四,这天寒地冻的你还带那么多人到处跑,瞧把你的儿郎们冻成那鸟样,你们自带地瓜了么?我给你们生个火烤烤哈。”

    兀术脸上的微笑倏忽不见,他不知道地瓜是什么东西,但是那个火字让他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不妙。

    徐子桢单手一挥,喝道:“放!”

    “是!”

    理工系学子大声应答,刚才在城头值守的那青年伸手在铁支架某处用力一扳,只听一记清脆的巨响,那根铁支架猛的弹起,支架顶端那枚正在熊熊燃烧着的火球高高抛起,往城外疾射而去。

    火球带着风声呼啸而去,在空中划出一道火红的弧线,带着滚滚黑烟,就仿佛一颗九霄云外坠落的星辰,这一刻城内城外无论金人还是宋人全都看得惊呆了,因为他们从没见过这么大的火球,更是从没见过这么大的火球还能飞这么高这么远。

    兀术可能是为数不多还清醒的人之一,当他看见那个火球从城内飞出,顿时暗叫一声不好,急声喝道:“传令后军速速散开!”

    掌管军旗的小校急忙向后打起旗语,可是为时已晚。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火球不偏不倚落入金人大军正中央,在落地的瞬间猛的爆裂开来,炸出千朵万朵无数火花,距离火球落地点最近的数百兵马竟被强烈的气浪全都掀飞起来,一时间残肢断臂漫天飞舞,惨叫声不绝于耳,而稍远些的兵士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因为那些散落出来的小火花溅到身上后就燃烧了起来,那火苗看着不大,但却怎么都扑不灭,就算立即在地上打滚依然没用。

    火球落地的方圆百米瞬间成了修罗地狱,黑烟滚滚遮天蔽日,地上到处是烧焦的人和马的尸体,惨状不忍睹视,有那幸免未死的反而更惨,还在地上打着滚厉声悲嚎着,直到叫声越来越弱,才慢慢气绝。

    兀术这次似乎为了攻克应天府是铁了心的,因此除了留下少量兵马守在汴京之外,几乎将左路军全都带了过来,足足有十万人马,而且他素来喜欢以势压人,就算长途急袭也喜将大军列得方方正正,看起来威势十足,可这样一来好看是好看了,但兵马之间的密度却更大了,那枚火球砸在人群中,反给他造成了最大的伤害。

    另外,眼下时值隆冬,金兵身上盔甲内俱都衬着厚厚的棉袄,天干风紧,火苗一沾到身上就立刻蔓延开来,连解盔卸甲的功夫都没有就已经上下烧了个透,只一枚火球,就让十万金军瞬间折了两千余人。

    兀术脸上那始终带着的微笑终于消失不见,他死死盯着不远处的应天府城墙,几乎是从牙缝中迸出了三个字:“徐!子!桢!”

    徐子桢也没想到一枚火球会造成这么大的伤害,他呆呆望着那片被烧焦的土地与遍地尸骸,心中忽然一阵茫然。

    自从他来到这个年代后不是没杀过敌人,可是以前都只是用刀用枪,却从没有过象今天这样残酷的景象,他毕竟是来自后代的新人类,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这一幕竟是他自己造成的。

    他的心里仿佛有个声音在呐喊:“这可是几千条人命,人命!徐子桢你个王八蛋,你他妈也是个杀人魔王!”

    就在这时,他的身边忽然伸过一只手来,在他肩上拍了拍,接着,赵构那熟悉的声音低沉的在耳边响起:“你若不杀敌,敌便杀我,切莫心慈手软。”

    徐子桢浑身一凛,愕然回望,只见赵构面带微笑看着他,眼中满是鼓励之色。

    说句实话,徐子桢心中头一回升起了想揍赵构的冲动,几千条活生生的性命就此没了,还死得那么惨,赵构竟然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勾了过去,还劝徐子桢要接着杀,虽然从某个角度来说确实是这样,但徐子桢还是心生了厌恶之感。

    可是现在,一个时代的转折就掌握在他和赵构手里,还不是时候翻脸。

    徐子桢深吸了一口气,强笑了笑:“七爷放心,我没事,就是被那玩意炸懵了一下而已。”说完扭头看向城外,似乎生怕下一秒就会克制不住自己一般。

    兀术毕竟是历史上留名的人物,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冷静、自信又回到了脸上,他翻手抽出腰刀,喝道:“忽列儿,布阵,给我攻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