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12章:说说细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锣鼓听音,说话听声,徐子桢顿时明白,赵构要听的不是什么细节,而是要自己给他一个解释。※%,

    他只得应了下来,先让高宠把自己那几位娇妻送回家,然后跟着赵构穿过人群回进城里,至于那个“看戏”的穆东白,就先让他挂着吧,反正兀术只是暂时退兵,好戏还在后头。

    赵构的小酌选在知府衙门内堂,酒菜还没备好,又有消息传来,开平王和张叔夜大人回来了,二人轻车熟路的各打了个漂亮的伏击战,金人再次奇袭的两路人马一个不落被全歼。

    高张两员老将带着浑身的血污兴冲冲的来见赵构,交代完战况就开始齐齐赞起了徐子桢,先前对徐子桢极有意见的张叔夜更是没口子的夸着,毕竟这两场料敌机先都是徐子桢的那个大黑球的功劳。

    大宋朝积弱已久,如今更是少了小半江山,打一场输一场,银子地皮不知赔了多少,两员老将赤胆忠心,憋屈了那么些日子,可今天这短短时间内就两场大捷,把他们乐得脸上的褶子都更少了十几条。

    赵构面带微笑好言宽慰了他们几句就端起了茶盏,两员老将很有眼色的退了出去,在他们看来康王殿下要和徐子桢商议机密军事,他们资历再老也不方便参与。

    黄花梨的小圆桌上摆了几道小菜,另外还有两壶酒,赵构现在还没发展成躲在临安苟且偷生的安逸皇帝,仍是一个满怀抱负的热血青年,就是稍微有些抠门,他说小酌果然是小酌。

    徐子桢没在意这些,而是暗中盘算着怎么解释,如果是半年前或是更早些时候,他或许会毫无保留的全盘托出,但是现在,他得好好思忖思忖才行。

    赵构亲自给他倒了满满一杯酒,脸上带着微笑,举杯:“子桢,今日多亏得你,才退去金人十万大军,这一杯,我敬你。”

    徐子桢端起酒杯笑道:“七爷,您说这敬字可打我脸了,不如简单些,咱哥俩走一个。”说完一仰脖喝了个干净。

    赵构眼中闪过一丝明显的不快,但掩饰得很好,很快就消失不见,接着也笑了笑,但却没把酒喝完,只啜了一口。

    徐子桢喝酒归喝酒,眼角余光却透过酒杯边沿一直看着他,赵构眼中一闪即逝的变化被他抓个正着,这让他心里微微一动,果然,今时不同往日,赵构不再是以前那个随和亲切的七爷了,在经历那么多事,又就任了应天知府兵马大元帅后,他的心境明显起了变化,现在的他已经开始隐隐有了上位者的气质了。

    “好了,此处已无外人,说说吧。”赵构将酒杯放下,眼神灼灼看着他。

    徐子桢想了想,跑去旁边书桌上拿了张纸,摸出炭条笔说道:“那个炮和弩没什么可说的,就是针对兀术的攻城兵做的,只是在咱们原有的火铳火箭上改了下而已,那个黑球倒是有点讲究。”

    他说着在纸上画了个大致的形状,看着象个壶,一个大肚上冒出个细长的瓶颈,大肚边上还有个能摇动的手柄。

    “球是用羊皮缝制的,打磨硝制再油泡,下边摆个这玩意儿,里头装的是吐蕃运来的黑火油,壶嘴上点火,手柄摇动把油吸出来,那火就一直会烧着,热气蒸腾,大球就飞上天了,再拿绳子拴着,就成了现在您看见的这东西。”

    徐子桢解释完赵构就明白了:“这莫非是孔明灯改就的?”

    “呃……差不多是那意思。”徐子桢懒得解释,孔明灯就孔明灯吧,理念是有点象。

    赵构又问道:“那你的千里镜又是如何制成的?”

    这个就是难题了,徐子桢挠了半天头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说:“这是我小时候在南洋时学来的,具体什么原理我也说不明白。”

    赵构点点头,并没有追问,只是看着他。

    徐子桢会意,又在纸上画出个大肚子的玩意,这是城头那个能以抛物线打出老远的大火球装置。

    “七爷您看,这东西看着吓人,其实说穿了一钱不值,这大肚子里头装的是水,底下架上柴火,然后……”

    徐子桢尽量将蒸汽机的原理说得浅显易懂,事实上他也只知道个大概,因为以前上学时他物理总是不及格,现在能把蒸汽机做出来还多亏了杜晋等一帮小伙伴日夜琢磨试验,他其实只提供了一个理念罢了。

    赵构微拧着眉头,听得很认真,但看得出他完全是云里雾里。

    “你是说,这么长一根杆子,杆子这头压个重物,用蒸汽把他抬起,一放闸再把他弹回去,是这道理么?”

    徐子桢道:“差不离,就这意思。”

    赵构又点点头:“那城外的那番爆炸又是如何做的?你先挖成了地道埋了火药么?”

    说起这个徐子桢满满的都是泪,为了避开金人的情报网,这些地道都是他和闻八二共同挖成的,除了他二人之外只有几个他信得过的理工系学生帮忙运土方,就算靠着闻八二那些专业摸金工具和逆天的水平也忙活了大半个月才完工,可把他俩累成了狗。

    赵构猜得没错,确实是地道加火药,只不过是在地下挖出纵横交错犹如棋盘的数十条通道,然后在那些交汇点上摆了炸药,用引信全都连上,另外地下还得保持通风,不然引信没点到一半就得因为缺氧而灭,所以地道弄了十几个通风口,就在兀术看见的那片稀稀拉拉的果树林里,那一个个通风口就这么敞开在地面,只拿竹篾编成的网片挡着,防一防野兔耗子什么的掉进去而已。

    这个机关是徐子桢当初在徐沫家时受到的启发,老徐家的药就放地底下,为保持干燥通风就是这么做的,只是转手被徐子桢学去用来打仗了,效果还出奇的好。

    兀术自信了些,所以没派人去那片林子里察看,结果吃了大亏,两万三千人几乎全没。

    赵构听完徐子桢解释了所有东西,第三次点了点头,笑道:“子桢果然智计无双天赋奇才,莫非你当真是上天派来的仙使么?”

    徐子桢哈哈一笑,正要顺这话配合两句玩笑,却听赵构又道:“子桢,我府中有数十个少年,都乃是天资聪颖之辈,不知你可否替我教导他们,让他们也学学你这些火药机关之术?”

    赵构脸上带着温和亲切如往日的笑容,但徐子桢却不自禁的心中一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