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13章:翻脸就翻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自从徐子桢发现七爷就是赵构之后,他就一直尽心尽力的辅佐着他,为他出谋划策,为他排忧解难,真定之行更是险些把小命折进去,可是现在,赵构尽然要派人到他身边学习。

    这哪是学习,分明是对徐子桢忌惮了,防备起了他,这怎能不让他心寒。

    徐子桢心底升腾起一股怒火,差点就要掀桌子发飙,但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深吸了口气压了下来。

    “跟我学?这恐怕不妥吧。”徐子桢端酒杯喝了一口,掩饰了一下刚才细微的失态,顺便脑子里飞快转着,想着拒绝的措词。

    赵构微笑着问道:“哦?莫非贤弟教人还要细细挑选么?”

    这话里已经开始带刺了,但徐子桢只当没听出来,笑眯眯地给赵构倒满杯后说道:“您说对了,火药机关不是人人能学,也得看天赋。”

    赵构道:“那简单,我多送些人来,你慢慢挑选便是了。”

    徐子桢无语,赵构这是铁了心要把人安插进来了,可他也铁了心不要,本来他就计划着等仗打完就会把那些火器销毁,不留在世间,如果被赵构把这些几百年后的技术保留下来,这天下不知该变成什么样。

    “还是免了,您也知道我这人懒得很,陪老婆孩子都来不及,还教什么学生啊,再说现在这些火器够金人喝一壶的了,没必要再开发什么新品。”

    徐子桢的再三拒绝让赵构终于不快了起来,他再怎么说也是皇子,而且徐子桢亲口透露过将来自己会有大作为,影射自己能身登大宝,既然自己是未来的天子,他怎么还敢忤逆自己的意思?这不是抗旨么?

    赵构看着手中的酒杯,食指在杯沿上慢慢打着转,淡淡地道:“子桢,我也是为我大宋的将来着想,你还是考虑考虑的好。”

    徐子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说道:“行,我考虑考虑……时候不早,我得回去陪老婆了,告辞了七爷。”说完站起身来就走。

    一场小酌就此不欢而散,说起来这是徐子桢和赵构相识以来第一次闹矛盾,虽然没到真翻脸的程度,但彼此心里都已经有了疙瘩。

    赵构的目光依旧没离开酒杯,唤道:“燕赵。”

    燕赵应声出现:“属下在。”

    “将人给我送去徐府,即刻。”

    “这……是。”

    徐子桢是跟着赵构来的府衙,没骑马,出门后索性就步行往家而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腊月里的应天府冷成狗,北风象刀子般刮在脸上,徐子桢浑然不在意,正好能冷静冷静。

    一路上他边走边想着今天发生的事,越想越恼火。

    他发现自己犯了个极大的错误,那就是不该早早的透露那么多讯息给赵构,最要命的就是那“将来”俩字,在赵构看来自己就是个半仙之体,说的话绝无差错,可问题就出在了这里,赵构相信他的话,所以早早的进入了当皇帝的状态,哪象原来历史上那样,一直都活在惊恐中,刚登基没多久就被金人赶得南逃,龟缩到临安苟且到老死。

    啪!

    徐子桢抽了自己一嘴巴,狠狠地骂道:“让你嘴贱。”

    痛感传来,他龇了一下牙,赵构对自己的忌惮已生,就算把自己抽死也改变不了事实了,可他是来自八百多年后的新中国青年,那个年代只有国家领导人没有皇帝,所以即便他穿越到宋朝也从没将皇帝当回事。

    以前他对赵构客气只是因为自己的伟大抱负,要将大宋朝从金人乃至以后的蒙古人手中解救出来,所以他才会挖空了心思要当赵构身边第一人,只不过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历史上每个能当皇帝的都不是省油的灯,也不是随便谁都能轻易当上皇帝的心腹。

    为了机密起见,徐子桢有不少事都瞒住了所有人,就说这次抵挡住兀术的十万大军,那些个新武器和城外的棋盘地道赵构就不知道,自然难免引来赵构的不满,这也是人之常情,可徐子桢这么保密也是无奈之举,他赵构就不能体谅些么?

    俗话说借酒消愁愁更愁,徐子桢本想借冷风让自己冷静一些,可却越来越冷静不了,一是因为他费尽心思出生入死做了那么多事,结果却换来了赵构对他的忌惮与防备,二来是因为他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将来,如果按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去,灭九族是逃不了的了。

    一想到这里徐子桢彻底发毛了,难不成老子特地跑北宋来挨斩?操,老子不干了,北宋变南宋关我鸟事,天下兴亡关我鸟事,一切都特么关我事?

    不知不觉中他已回到了家,黑底金字的“徐府”俩字在清冷的黄昏中很是醒目,徐子桢甩了甩头,把那些烂事暂时撇开,大步朝着门口走去,家里还有那么些娇妻要陪着,过不多久自己的孩子也该出生了,不论如何这是让他真正感到高兴的事。

    可是他刚踏进大门就发现有些不对劲,门内的天井里整齐地站着两排少年,一水的白布衣衫青色头巾,安静地站在那里,象是在等着什么人,而徐家的门房则在他们面前不停劝说着什么,双手搓动神色焦急。

    徐子桢进门扫了一眼,问门房:“怎么了?这是几个意思?”

    门房一回头见是他,赶紧迎上:“老爷您可回来了,这些娃娃说是来咱们家给您当学徒的。”

    徐子桢好不容易收起的火瞬间又窜了出来,赵构的速度够快啊,自己还没到家,人就已经先来了,这是打算掐着鸭脖子硬灌糠么?

    既然赵构不讲究,徐子桢也不打算客气了,一指大门:“老子没兴趣也没空收什么狗屁学徒,都他妈从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

    那群白衣少年没想到徐子桢会是这样的态度,顿时都为之愕然,为首一个少年硬着头皮说道:“徐大先生,我等乃是康王千岁指派,请先生……”

    徐子桢脸一沉:“听不懂人话?滚!”

    操,翻脸就翻脸,老子怕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