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14章:墨绿陪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的耐心一扫而光,前脚刚跟赵构摊牌不收人,没想到自己这还没到家,人就已经来了,而且这些小子竟然还想着拿赵构的名头来压自己,徐子桢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是赵构离不开老子,不是老子离不开赵构,搞搞清楚!

    老爷都发话了,门房自然不敢怠慢,一声招呼叫来几个小厮,连轰连赶的把这些少年驱逐出了门。●⌒,

    一场大胜带来的好心情被赵构彻底弄没了,徐子桢憋着一肚子火回进家里,几位娇妻早已等着,桌上的酒菜也齐备着,居然还是热的,一问才知道,这是温娴说的,徐子桢去七爷处必不会久,很快就得回。

    徐子桢心中一颤,还是自家老婆好,一切都在为自己考虑,连这样的小细节都拿捏得这么精确,可是很快他又奇怪了,温娴怎么会知道自己很快就会回来,难道她猜到自己会和赵构闹不快?

    屋里没外人,徐子桢想到什么就问了出来,温娴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只提壶给他倒了杯酒,转移话题敬他今日破敌大胜。

    酒局一开就收不住了,温娴敬了第一杯,接着就是莫梨儿寇巧衣水琉璃等等,还有扈三娘温承言以及钱同致和高宠宝儿,整个徐家只有几人没来,一个是苏三,直到现在徐子桢都不知道她去了哪儿,还有琼英,她很久都没在人前露面了,或许是因为儿子成了叛国逆贼让她无颜面对旁人,李猛被徐子桢差了出去办事,也是还没回来,另外就是阿娇,扬州回来后阿娇就象变了个人,再没和徐子桢说过话,以前的娇憨纯真小公主突然就不见了,今天也照例没出现,只说身子不适在房里休息。

    可就是这些人已经让徐子桢招架不住了,以钱同致为首轮流敬着徐子桢,一杯接着一杯,连莫梨儿等几个大肚婆都没闲着,因为卓雅说了,有她在,就算临盆在即也能但喝无妨。

    一个时辰没到,徐子桢就喝大了,胳膊撑在桌上脑袋摇晃着,随时都会断片的意思,一会儿搂着寇巧衣叫姑奶奶,一会儿拉着温承言叫兄弟,最后众人实在看不下去,让人把他搀扶下去休息算了。

    本来徐子桢是该回高璞君房里的,但高璞君还在生气,一晚上只有她没敬过徐子桢的酒,因为徐子桢今天没听她的话,又出城冒险迎敌了,并且还把高宠给捎带上了,所以当下人来扶徐子桢时她还是坐着没动,一脸本小姐还在生气的表情。

    温娴笑盈盈地起了身,说:“便让老公去我房里吧,我那里靠池塘,通风好,他酒也醒得快些。”

    她话刚说完,墨绿就过来屏退两个丫鬟,自己扶住了醉醺醺的徐子桢,高璞君本来只是发个小脾气,最终还是会让徐子桢去她那里的,现在倒没法再开口了,只能任由他去。

    墨绿小小身躯连扶带扛的把徐子桢带回了后院,直累出了一身香汗,进了屋里温娴顺手关上了门,和墨绿一同将徐子桢放到床上。

    这床是墨绿的,温娴毕竟拖着身子,不可能和徐子桢这个醉鬼同床,温娴扶着腰回进了里屋,由墨绿照顾烂醉的徐子桢。

    墨绿站在床边看着徐子桢,眼中满是无奈,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片刻替徐子桢除去衣服鞋袜,又打水给他擦了脸,迟疑了一下后吹熄了蜡烛,黑暗中传来悉悉梭梭的声音,却是她也脱了外衣钻入了被窝,一条嫩藕似的胳膊伸出来放下了床幔,屋内变得静可闻针。

    徐子桢迷迷糊糊的不知睡了多久,只觉得口渴得厉害,醒了过来,眼睛刚睁开就发觉有些不对劲,身边好像还躺着个人,是个女人,但又不象高璞君,毕竟多日夫妻,光闻味道就能闻得出来。

    只是这味道好像也不陌生,究竟是谁呢?

    徐子桢猜不出,伸手过去想一摸究竟,可手刚一动就被摁住了。

    “别……别乱动!”

    我勒个去!徐子桢大惊,身边竟然是墨绿?这丫头怎么钻自己被窝里了?难道动了春心要献身么?

    墨绿似乎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又羞又恼地压低声音道:“别多想,我只是有话跟你说罢了。”徐子桢很想说都睡一个被窝了还说个毛,行动代表一切,可是墨绿接下来一句话让他凌乱的心思瞬间清醒了过来。

    “徐子桢,康王已对你心生忌惮,恐怕不日便要对你不利。”

    徐子桢一惊:“你怎么知道?”

    墨绿大急,伸手捂住他的嘴,小手又香又软,差点又让徐子桢迷了魂,可墨绿又说了句足以让他清醒的话:“嘘!你小声些,当心被人听去。”

    徐子桢不是笨蛋,瞬间就明白了墨绿的意思:“你是说家里被赵构安插了眼线?”

    墨绿道:“看不出谁是,但我肯定是有的,不然你刚回家康王怎么就立马能知道?”

    徐子桢沉默了,确实,他失踪后首次回家没多久赵构就来了,当时他没想那么多,墨绿现在这么一说提醒了他,从古到今的当权者大多都喜欢玩这套,赵构心眼这么多更是不会例外。

    想到家里被人安了眼线,徐子桢就象吃了个苍蝇似的恶心不爽,尤其是这人还是他一度非常信赖的七爷。

    墨绿又说道:“所以你也该提防着些了,即便在家里也不能什么话都说,什么人都信。”

    徐子桢皱眉道:“你怀疑十七他们也被收买了?”

    墨绿嗤笑一声:“这有什么奇怪的,你那天机营大半是盗贼出身,是见不得人的,官府家许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不比你这儿强?”

    所谓光明正大就是给个正经公差,哪怕只是个小吏,也一下子提高了社会地位,徐子桢明白这点,而且自己这天机营干的都是暗中的活,同样见不得人,确实难保有人背叛,毕竟他们和神机营不同,都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还一起打过仗杀过人,和自己有过命的交情。

    整个徐家都在天机营的暗中保护之下,要是连他们都背叛自己,那后果……

    徐子桢不敢再想下去,他的心已经冷得没有一丝热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