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15章:又小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静夜幽幽,身边有佳人陪伴,可徐子桢却一点歪心都生不起来,他自认算是心怀天下了,只想一心辅佐赵构登基,然后尽可能的用自己超前八百年的知识来改变这片天下,但是他却从没想过要当官。︾,

    徐子桢常说他是个懒人,这点毋庸质疑,就连他组建个商队都让别人在弄着,而他却当个舒适惬意的甩手掌柜,当官?又费心又费力,还得整天看人脸色,多累啊,哪有带着娇妻美眷避世享福来得爽?

    从决定找到赵构辅佐他的那天起,徐子桢就暗中打定了主意,等将来大宋天下安定下来,金人退去,那就是他隐遁之日,世界那么大,他又是两国驸马,想找个没人打扰的安身之地还能找不到?

    可惜,他是这么决定,赵构却不这么想,自古以来乃至未来,功高盖主被皇帝弄死的忠臣不知几何,徐子桢虽然文不如诸葛武不如岳飞,但他却是个能预知天下的妖孽,赵构又岂能容他?

    徐子桢越想越寒心,就这么仰面朝天躺着,眼睛看着黑暗中的房梁,自言自语道:“老子真是很傻很天真,早该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的,去他娘的大宋王朝,去他娘的天下苍生,老子明天就拖家带口找个没人地方逍遥去,谁都别再来烦我。”

    墨绿摇了摇头:“你想得倒好,能走得了才怪。”

    徐子桢冷笑:“老子真想走凭他赵构还留不下我。”他说这话有他自己的底气,因为他最大的杀手锏神机营不在应天府,赵构真要弄他的话自有人会给卜汾传信,别看应天府有七万守军,凭神机营的本事要宰他区区一个亲王还是绰绰有余的,当然,这也是赵构忌惮着徐子桢的众多原因之一。

    想到这里徐子桢忽然问道:“你们知道赵构要对我不利,就没合计合计想个脱身之策?”

    墨绿道:“我去找谁合计呀,这事连小姐也是我今天才偷偷告诉她的,家里几位姐姐都还不知呢。”

    徐子桢大感惊讶,他原以为赵构的心思是被高璞君或是温娴发现的,甚至还有可能是水琉璃,可他怎么都没想到会是墨绿,而且这丫头心思这么细,并没有惊动任何人,因为她不能保证别人在知道这事后会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如果被暗中的赵构眼线察觉,那事情或许就会起变化了。

    墨绿见他不说话,还以为他不相信,撇嘴道:“瞧不起我么?别忘了我是个丫鬟。”

    她还有半句没说出口,那就是丫鬟总是善于察言观色的,可说是这么说,徐子桢也没见过哪家的丫鬟比墨绿更聪慧了,就说上回她乔装打扮混进郓王府一事,那次的成功离不开墨绿的机灵,要知道那里可有个从古到今唯一一个中过状元的亲王,还有个老狐狸莫景下。

    徐子桢顺手一个马屁拍了过去:“你可比别人家的大小姐都聪明懂事,话说聪明的小茉莉姑娘,你没跟你们小姐商量下我该怎么对付赵构?”

    墨绿扯起被子盖住两人的脑袋,在被窝里低声道:“你傻呀,康王现在如此对你并非真要对你如何,他只是在试探你的底线,真要动你,哼哼,他还没那胆子,难道他应天府不要了?性命不要了?”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徐子桢顿时醒悟,对啊,赵构是人老子是半仙,只有他怕我,我怕他个毛?那几十个少年被自己赶走,到自己喝挂了赵构都没来找麻烦,这已经说明墨绿分析得一点都没错。

    徐子桢眼前豁然开朗,高兴之下一探头在墨绿花蕊般的小嘴上亲了一下,说道:“谢谢你小茉莉,我明白了。”

    墨绿猝不及防下被他亲了个正着,吓得一声惊呼,小心肝扑腾直跳,想要狠狠掐几把出出气,却发现自己怎么都下不了手,小脸滚烫滚烫的,不用照镜子都知道一定红成了猴屁股。

    徐子桢心结打开,又呼呼大睡了起来,可墨绿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徐子桢睡了她的床,她却没意识到要换个地方睡,竟然就这么傻乎乎地躺在徐子桢身边发了一夜的呆,小手摸着自己的嘴唇,脑子里翻来覆去一个声音:“他亲我!徐子桢竟然亲我……”

    第二天徐子桢起了个大早,在他起床时墨绿先一步从床上跳了起来,逃也似的跑出屋去,过了会端来洗脸水,没等徐子桢手伸过来她又跑了,弄得徐子桢莫名其妙。

    今天的天气很好,抬头看不见一丝云彩,一个红彤彤的太阳慢慢升起,天空蓝得跟洗过一样,温娴还在屋里睡着,孕妇贪睡,徐子桢也不去吵她,洗漱完后出了屋来,在院子里轻喝一声:“十七。”

    徐十七应声而现:“主子。”

    “走,陪我去城头看看。”

    “是。”

    徐子桢对于墨绿说的天机营可能有人被赵构收买还是很介意的,尤其在罗吉被他派去日本后,徐十七就成了他身边暗中最可信的人,如果连他都背叛了自己,那后果不堪设想,但是眼下又没什么好办法能试探出,所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昨天下午金兵大军后撤就没再来过,闹得应天府的城头瞎紧张了一夜,徐子桢却觉得这很正常,兀术那么多事要做,这当口不会把精力都放在这里,毕竟他一个徐子桢还抵不上兀术的大业。

    城头守军见到徐子桢来到,无不兴奋激动,职责所在,他们无法擅离,只能远远的以崇敬的眼神向徐子桢致礼。

    城外果然还是一片寂静,空旷的平原上一片焦黑,昨天被炸过的痕迹没有一点退去,徐子桢对自己的杰作也很满意,单手摸着下巴笑着,他在想,等下次兀术再来时该拿点什么新鲜玩意招呼他才好。

    忽然有人叫道:“看,有人来了。”

    众人随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远处一骑快马向城门赶来,不用临近就能看出那是个金兵,城头守军一通紧张,赶紧拿起军械就要准备,徐子桢喝道:“慌个毛,都淡定点,等他过来听他放什么屁。”

    守军们一阵赭颜,纷纷放松下来,说的也是,徐大先生都在这里,有什么好怕的。

    那个金兵来到近前翻身下马,先打了个躬,从怀里摸出一封贴子来双手高高举起。

    “徐先生可在?我大金国四王子兀术殿下请先生小酌一杯。”

    满城哗然,徐子桢也愣了一下,又他妈小酌?还是兀术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