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17章:徐子桢又失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明天就是除夕了,整个徐府上下都在忙活着,莫梨儿寇巧衣张罗着年货,水琉璃温娴领着丫鬟仆役贴着春联红窗花,宝儿高宠挂着红灯笼。

    徐子桢出城和兀术喝酒去了,整个城头都紧张地注视着,徐家上下却洋溢着欢乐喜庆的气氛,并不把这当回事,他们相信,兀术还伤不了徐子桢,再过会估计就该回来了。

    可是等了好一会没等到徐子桢,却只有徐十七回来了,手里牵着小白菜。

    莫梨儿朝他身后张望了一眼,问道:“十七,怎只有你回来?老公呢?”

    徐十七的脸色有些难看,低声道:“主子说要出趟远门,走了。”

    莫梨儿一怔:“走了?他去了何处?”

    徐十七道:“小的不知。”

    众女面面相觑,眼看着明天就过年了,这当口徐子桢还要去哪里?是去西夏看李家公主还是云家妹妹?又或是太原府?可这都说不通啊。

    徐子桢又一次玩起了失踪,这次别说高璞君,就连温娴寇巧衣都不免有些生气,几女唧唧喳喳讨论了起来,声讨着徐子桢这种不负责的行为,徐十七报完了信就退了出去,只是似乎谁都没见到他眼中藏着的深深忧色。

    “十七。”

    忽然一声呼唤传入他耳朵,徐十七猛抬头,就见面前有人拦住了自己的去路,居然是阿娇。

    徐十七垂手站立,恭敬地叫了声:“大小姐。”

    徐子桢收了两个妹妹,一个是扈三娘带来的阿娇,就是大小姐,另一个是吐蕃救回来的林芝,那是二小姐,徐十七自认是徐家的家仆,自然就这么称呼了。

    阿娇来到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睛,忽然问道:“兀术与徐子桢说了什么?别说你没听到,我知道你看得到。”

    徐十七哑口无言,徐子桢和兀术喝酒的时候他虽然站得很远,但眼神却没离开过那里,兀术说了什么他清清楚楚,但是徐子桢临走时吩咐过,就算他看见兀术说了什么,也不许透露半分。

    阿娇见他不说话,点了点头道:“你不说就算了,不过这里去上京那么远,他带盘缠了么?”

    徐十七下意识地答道:“带了。”

    话刚出口他就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一脸震惊地看着阿娇,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

    阿娇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这事不难猜,兀术刚约了徐子桢喝酒,后脚徐子桢就失踪,必定是兀术用某个理由将徐子桢引去了别处,而如果是汴京或是太原等地,徐子桢肯定会回来带人一起去,但现在他独自悄悄离开,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徐子桢此行凶险之极,以他的性子是绝不肯连累别人的,所以阿娇用上京来试探,没想到一试就中。

    徐十七震惊过后恳求道:“大小姐,还望莫要让诸位夫人知晓,主子吩咐过的……”

    阿娇看了他一眼:“告诉她们有用么?难道惹得她们赶去陪徐子桢送死?”

    徐十七又沉默了,阿娇说得没错,徐子桢此去和送死没什么两样,上京是大金国的皇城,他单枪匹马去救那位容惜帝姬,恐怕连面都见不到就会……他不敢再想下去,另外眼前还有件事更是当务之急。

    他还没说出口,阿娇已先一步说了出来:“兀术文武全才,却忌惮徐子桢得很,如今将他引离了应天府,接下来恐怕就该大战了。”

    徐十七咬了咬牙,说道:“主子将家交托于我,即便是死,我也不会让诸位夫人与二位小姐有事。”

    阿娇没再说话,转身回了进去,她对金军的战斗力最是清楚,尤其是兀术的能力,应天府的守军在赵构的领导下是比其他不少地方的官兵要强些,但也只能多抵挡几日罢了,现在全城都将徐子桢当成了主心骨,他的出走定然会使城中守军士气大跌。

    徐子桢离开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赵构及一众官员耳中,果然不出阿娇所料,赵构当即就变得脸色煞白,他已经习惯于依赖徐子桢了,现在徐子桢突然离去,他竟然有些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在接下来的半日里,赵构和众官员心怀惴惴,等着金军的大举进攻,城内全军戒备,每一个城门每一处出口俱都安排了重兵把守,得胜归来的雍爷和张叔夜连盔甲都未来得及卸就又回到了城头。

    城上城下一片凝重,无数双目光盯着城门外的那片平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乌云般的金国大军出现在那条地平线上。

    可是出乎每个人的意料,在黄昏时分斥候来报,金人退兵了。

    “退兵了?”赵构目瞪口呆了半晌,又问斥候,“你可看清,究竟是退还是折往何处?”

    斥候很确定地说道:“回殿下,小人看得很清楚,金人大军起拔,往北而去。”

    “这……这是何故?”赵构有点不敢相信,城里风声鹤唳等了半天,金军却回去了,虽然结果是他想要的,可实在看不懂。

    一旁的武守备迟疑了一下,说道:“会不会是徐子桢与金人做了什么商定?”

    雍爷嗤笑道:“徐子桢是金狗他爹么?说让他们退他们就退?”

    武守备脸一红,又不敢顶撞雍爷,垂着头再不敢吭声。

    张叔夜忽然说道:“莫非徐子桢已猜到金人会莫名退兵,故而才放心离去?”

    这话顿时引起在场大半人的赞同,他们虽然未必都喜欢徐子桢,但却全都对徐子桢的本事深信不疑,赵构脸色不变,心中却不知怎么有些慌了起来,因为他忽然觉得自己最近的试探有些过了。

    ……

    徐子桢才不管兀术退不退兵,这事他其实压根不知道,他心里只认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历史上的应天府是会被破的,赵构也因此被逼得逃离,可那都是在赵构登基之后才发生的事,也就是说至少这几个月里应天府是安全的,事实上金人大军开拔之时他早已在前往青州的官道上了。

    与此同时,徐家还发生了一件事——继徐子桢失踪后,阿娇也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