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18章:飘洋过海来救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阿娇的失踪引起了徐家一阵骚乱,上下齐出满城寻找,可是找来找去都不见踪影,谁都不知道这丫头跑去了哪里,而这时的徐子桢早就跑出了老远。

    徐子桢不去管兀术带来的消息是真是假,因为不管真假,只要是容惜的下落,他一定会去探究到底,更何况兀术没必要用这借口骗他离开。

    上京是金人的国都,自己单枪匹马杀过去和找死没两样,但是他就算是死也得先把那里搅个天翻地覆不可,就是有一点他想不通,兀术必定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为什么会这么好心告诉自己这消息,难道他就不怕自家的皇帝有什么麻烦么?

    徐子桢有一个优点,就是想不通的事就丢着先不想,眼前最要紧的就是尽快赶到上京,大金国建国不算久,但是人家的皇宫也不是说进就能进的,肯定得先筹划一阵才行,二月十二,还有一个半月都不到的时间,他怕的就是赶不及。

    他现在骑的是徐十七的马,此去上京九死一生,他舍不得让小白菜陪他一起冒险,在城外和徐十七换了马就走,毫不拖泥带水,可是刚跑了小半天他就后悔了,徐十七的马牙口不小了,天还没擦黑就已经跑不动了,鼻孔里喷着白沫,脚下也打蔫了,徐子桢估计再这么跑下去不出十里这马就得挂。

    真是越急越容易出岔子,徐子桢无奈停了下来,解去辔头让马休息会,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要想现买匹马替换是不可能的了,只能等这牲口歇够了再走。

    就这样歇了半个时辰再上路,走一段又歇,一直磨蹭到了天亮的时候,终于看见了一座城池的轮廓,徐子桢长长吐出口气,不是因为能买马,而是因为到了徐州了。

    徐子桢在决定去上京的时候就已经规划好了路线,走陆路是不行的了,应天府往北几乎都是金人的地盘,就算他处处小心能混过无数关卡,那也实在太费时间,所以他决定先到徐州,然后从水路走运河到山东地界,等到了青州就跨渤海直往北去,只要上了岸就是金人的老窝,分分钟就到上京。

    也算他运气好,刚到运河边就碰见一艘船在装货,眼看着吃水很深,已经快满了,徐子桢过去搭讪,一问之下是到延津的,也就是他那年代的天津,徐子桢当即和船东开价二十两银子说要搭一段,在兖州下船就行,船东大感诧异,这年头只有北边的人逃往南边,可这位爷却急赶着往北去,真希罕。

    不过当两颗银锭子实打实的塞到手里时,船东就什么都不去想了,他本就是个做生意的,二十两银子差不多够买条小舢板了,带这位爷顺风一段打什么紧,可是船还暂时不走,因为今天是除夕。

    徐子桢过了一个他来这年代后的第二个年,说起来比去年要好了很多,上次过年时他也在赶路,其实是逃命,而这次总算还能有人跟他一起吃顿团圆饭,虽然这伙人他一个都不认识。

    只身在外,徐子桢也不敢喝酒,虽然他身手了得酒量也了得,但小心驶得万年船,所以一顿年夜饭他草草吃完就钻进了船舱。

    接下来的数天里他一直窝在船舱内,金人对水路也设有卡口,但明显不如陆路那么严谨,而且这船东是常年跑这路生意的,和各个卡口的金兵居然都颇熟,再加上“过路费”塞得足,徐子桢竟然就这么有惊无险地混了过去。

    几天后到了兖州地界,船靠了岸补充清水食物,徐子桢也辞谢了船东下了船。

    这时的徐子桢和几天前已经完全判若两人,在船上时他用自己那身缎子面的袄子换了一个伙计的全身衣服,那只是个在船上打下手的,一身衣服虽谈不上破,但也洗得发了白,好几处还都打着补丁,徐子桢又不知道从哪儿摸了根扁担,摇身一变成了个山东地界随处可见的穷苦脚夫。

    又是两天的赶路,总算到了青州,也就是徐子桢体力好,但就算这样在两天的步行赶路下他的双腿也已酸涨不堪,脚下更是磨出了大泡,所幸离到达目的地已不远了,至少徐子桢是这么认为的,因为平静的渤海湾就在眼前。

    夜色已来临,徐子桢深吸了一口空气,潮湿微咸的感觉充斥了他的鼻腔,远处的天空中似乎隐约浮现出一张绝美的脸庞来,那双灵气逼人的双眸就是夜空中最亮的那两颗星。

    容惜,等着我!我这就飘洋过海来救你!

    徐子桢心里默默念了一遍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名字,然后四下踅摸了起来。

    年算是过了,但现在还没渔船开捕,海湾中冷冷清清的,月光照着岸边停靠的一排排船,全都是黑灯瞎火的没个人影。

    徐子桢的心一下子凉了下来,他发现自己算漏了这件最关键的事,这个季节不会有渔民出海,也就是说他要走海路去上京的希望落空了,难道说还得再折回陆路绕个圈子去上京不成?

    他在海边呆滞半晌,心里发了发狠,实在不行老子偷艘船自己去,哪怕到时候翻船游也得游过去,就是不知道这里有没有鲨鱼,对了,鲨鱼不知道有没有冬眠一说。

    心里决定一下,徐子桢就摸着黑来到岸边,四下寻找容易下手的船,这样的船其实不好找,又不能太小,小了翻得快,可又不能太大,大了他一个人掌控不来,左看右看半天也没找到一艘中意的。

    正在焦急之际忽然远处似是传来人声,徐子桢一惊,赶紧找个暗处隐了起来。

    不多时从远处走来几个人,勾肩搭背的,嘴里还哼着徐子桢没听过的小曲,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唱的什么,那几人手里提着灯笼,走路的步子有些踉跄,一看就是喝了不少酒,徐子桢心里没好气,只盼这几个醉鬼赶紧死远点,自己好继续找船,可是事与愿违,那几人偏偏就往他藏身的地方来了。

    妈的,再过来老子扮水鬼吓死你们这几个王八蛋!

    徐子桢念头刚动,却听其中一人醉醺醺地说道:“杏花楼那几个小娘们儿真……真水灵,明儿咱们再去怎么样?”

    另一人嗤笑道:“明天就回锦州了,还去个屁,也不怕少爷活剥了你。”

    先前那人打了个酒嗝,迷迷糊糊地说道:“明天就回么?我还当是后天,那……那赶紧睡去吧。”

    几人说着话来到一艘大船边,跌跌撞撞地上了船,不多会功夫船上亮起了灯火,隐约照出船头上一面旗子,上边写着弯弯曲曲几个女真字,也不知道是什么。

    徐子桢冷了的心瞬间又热了,因为他听见了两个字——锦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