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27章:靖康之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传承了一百六十多年的大宋朝步入了末路,赵佶赵桓顷刻间成了庶人,甚至连庶人都不如,龙袍被剥去,换上了金营中杂役所穿的粗布衣裳,又戴上手铐脚镣,与随同二帝前来金营的一众官员全都被囚禁了起来。

    从九五之尊跌落云端成为阶下囚,赵佶赵桓面如死灰,说什么愧对九泉之下的祖宗都是场面话,说到底还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另外就是满心的惶恐,生怕和前辽最后一个皇帝耶律延禧一样,被金人俘获后囚禁了一阵,结果弄出个骑马不慎摔落跌死的结局。

    金人在汴京搜刮掳掠了有一段日子,整个京城已成了一座还有人口的废墟,而远在几百里外的应天府中,徐子桢的失踪让赵构手足无措了起来,汴京的一切事情都在最快的时间内被报送到他面前,二帝被俘自然也在情报中,赵构一直记得徐子桢告诉他的不要轻举妄动,但是眼下徐子桢不见了,他要是就这么呆在应天府什么都不做,恐怕要被天下人戳烂脊梁骨了。

    于是赵构断然下令,用天下兵马大元帅的虎符开始调集整个河北路兵马,声明要解围汴京,拯救二帝。

    调集兵马不是一两天能完成的,而这个消息也很快传到了兀术的耳中,当天晚上金军中各级高层将领就讨论起了这事,最后兀术拍板,收兵北撤。

    兀术不敢冒险,眼下的大宋虽然积弱已久,但赵构要是调集完兵马把他们后路一断,他这支大军就有大麻烦,而且他现在人手不足,还无法对中原广大地区实行有效统治,倒不如先缓一缓,反正这次南征的目的已经达到,连宋人皇帝都俘来了,索性先回京复命了。

    金人军纪严整,军令一出很快就做好了撤退的准备,走之前又进汴京抓捕了一圈,右路军不留一人,分作两路回撤,一路押着太上皇赵佶和皇后帝姬妃嫔以及亲王皇孙驸马等,沿滑州北去;另一路押着现任皇帝赵桓太子赵谌赵氏宗室以及数名不愿屈服的官员,沿郑州而行。

    被金人掳走的还有在边境搜刮的大批金银钱财古董文物图籍礼器,和无数宫人内侍倡优工匠,另有百姓男女不下十万人,大宋朝廷内库积蓄被一扫而空,金军此次南侵给大宋朝带来了不可估量的伤害与破坏,时为靖康元年,史称“靖康之难”。

    赵佶赵桓爷俩现在是真正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自己种下的因终究还是自己尝到了果,金人给他们上了一堂深刻的教育课,只是这课的代价实在太大了些。

    而这时的徐子桢也同样欲哭无泪,护龙营的甄选已经完毕,所有人等全都被完颜宗德领去了一个地方,虽然徐子桢早就料到他们这拨人不会那么简单就能入宫,但他怎么都没想到不光进不了宫,甚至他们来的这地方破得连野猫都见不着。

    这里是片荒废的村落,左近有条干涸的小河,河床被春寒冻得象石头砌成的,油头粉面好奇地问完颜宗德这村怎么没人住,完颜宗德轻飘飘地说这里生过瘟疫,死绝了,把油头粉面惊得白脸更白,连徐子桢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见了鬼了,说好的大内高手宿舍楼呢?说好的高官厚禄呢?怎么跑这荒郊野外绝户村来落脚了?

    完颜宗德没再多说什么,他自有随身的护卫,选了间不算太破落的屋子打扫一下就住了进去,徐子桢和油头粉面互望一眼,也只得捏着鼻子忍了下来,徐子桢有点好奇,他来这里是有私心的,可油头粉面这样的公子哥怎么也能忍着?其他那些高手可是在知道要住在这破地方后就立刻走了近一半,现在他们这个护龙营只剩下了四十不到,哪还称得上是营,最多算个排了。

    夜深了,徐子桢怎么都睡不着,索性爬到屋顶坐着往远处看,那里影影绰绰一个巨大的轮廓正是大金国的皇城,这一刻徐子桢有种冲动,想溜进宫去一间间屋子寻找赵楦,可是他知道,这样寻找是不会有效果的,反而会把自己的小命交代在那里。

    来上京是他的一时冲动,他没告诉任何人,一是因为这是趟九死一生的旅程,没必要把别人拖累进来,二是他的身边已有了内奸,万一消息泄露,那九死一生就会变成必死无疑了。

    徐子桢心里很平静,为了一个赵楦而舍弃其他所有,或许在别人看来很不值,但他却不觉得,赵楦是他心中一个无人可替代的存在,就算为她死又如何?更何况他真不觉得自己会死,因为他早就想好了后着,比如同样在会宁府的完颜泓及她的一大家子。

    村里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徐子桢就这么坐在屋顶望着皇宫发着呆,却不知道这时的皇宫里正有件事在发生,一件大事——当今大金国皇帝最宠爱的小皇妹,出走了数月之久的公主完颜娇忽然回来了。

    广德殿是皇帝休息百~万\小!说批折子的地方,平时晚上不会在这里,可是现在夜已经深了,里边却是灯火通明,一个中年汉子正端坐在上首,身上穿着件寻常的黄色袍子,相貌平常,但眼神深邃,正是当今金国皇帝,完颜吴乞买。

    吴乞买的眼中带着几分无奈与宠溺,看着面前一个据案大嚼的少女,这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阿娇。

    阿娇和徐子桢一样,都是没和任何人说就离开了应天府,经历了千辛万苦才回到了会宁府,也只比徐子桢晚到了几天而已,只不过她的外形比徐子桢好些,至少没那么脏,但这么多天的赶路着实把她饿坏了,这不一回来见到吴乞买的第一句话就是“皇帝哥哥,我饿!”

    “阿娇慢些吃,莫要噎着。”吴乞买屏退护卫和太监,整个殿中就只有他们兄妹二人,这个时候只有哥哥和妹妹,没有皇帝与公主之分。

    阿娇嘴里塞满了食物,含糊地应道:“我宁愿噎死也不想饿死。”

    吴乞买无奈地摇了摇头,忽然问道:“你此番回来那徐子桢未派人送你么?”

    阿娇的手停了一下,瞥了一眼吴乞买道:“他又不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他送?”

    “哦?”吴乞买看着她,脸上似笑非笑,顿了顿又问道,“那你还回去么?”

    ……

    ps:回来了,一直在医院,家都没法回,实在愧对书友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