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30章:有古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那些刺客身手利落攻守有度,而且出击的时机把握得很好,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那些凭空出现的黑影更强,配合默契度高得惊人,徐子桢一阵后怕,还好自己没毛毛躁躁进宫找人,就连这大街上都有这样的暗哨,更别说皇宫大内了,到时候只怕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柳泉却端坐在那里浑不在意,见徐子桢神色不安还以为他吓到了,笑着低声安慰道:“隐卫虽多也只拿乱党反贼,咱们不过是溜出来喝个酒,又惹不到他们,三顺哥头回见着,以后就见多则不怪了。”

    徐子桢心里一动,柳泉对会宁府明的暗的似乎知道的不少,他顺势试探问道:“隐卫是什么来头?怎么不在宫里值守,跑这大街边屋顶上趴着也不嫌丢人么?”

    柳泉吓一跳:“哥哥你可莫乱说话,咱们头顶上指不定就有趴着的。”他顿了顿解释道,“大金国如今将小半个大宋都打下来了,宋人之中可不乏有脾气有能耐的,没事就三俩结伴的来上京,圣上要不小心着些可不危险么?隐卫不干别的,就在城里到处伏着捉拿宋人刺客,这不才一个来月就抓了不下百来人。”

    徐子桢默然无语,刚才柳泉带他进城时轻轻松松翻过城墙也没被人发现,当时他还颇有些小看这座所谓的金国国都,可他没想到的是这里竟然外松内紧到如此地步,城墙是可以随便进,但进了城却没那么轻松,看来要进宫找人还得另外想办法。

    大街上很快就恢复了常态,死人很快就被拖走,地上的血迹也已打扫干净,队列继续整齐有序的走了,那个枢密使赫鲁从头到尾都没露面,要不是旁边几桌还在谈论着刚才的精彩之处,徐子桢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酒喝多了看花眼了。

    这一顿酒徐子桢喝得再无兴致,满脑子都是怎么混进宫去,那狗屁护龙营看样子也就是个摆设,也不知过些日子会被发配到哪个旮旯去,他越想越郁闷,想得脑瓜子生疼也没个好办法,倒是柳泉一杯接一杯喝得很爽,让徐子桢有些意外,这小白脸的酒量居然这么好。

    再热闹的街市也有冷清下来的时候,酒楼也要打烊了,徐子桢和柳泉会了酒钱回到城墙边,还是进来那个地方,柳泉照旧提着他踩着墙砖的缝隙施展轻功,三两下又翻了过去,徐子桢这回留了个心眼,默默将这个点记了下来,或许将来进城时能用得到,至于自己一个人能不能象柳泉这么翻进来,到时候再说吧。

    回到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三更时分,一轮圆月高高挂在天空,照得地面亮堂堂的,徐子桢和柳泉悄悄回到住处,打了个手势刚要分开各自回屋,却听吱呀一声门扉开启,接着一个冷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二人将本统领的话当作耳旁风么?”

    徐子桢和柳泉互望一眼,尴尬地回过头,只见完颜宗德就站在他们身后不远,两人后悔不已,酒喝多了就是误事,竟然忘了那里就是这小子的屋了,怎么就没从后边绕来,现在被他抓了个正着。

    完颜宗德缓步走过来,鼻子动了动,又冷冷地问道:“去喝酒了?”

    柳泉讪笑道:“那个……回统领大人,恰逢卑职母难之日,便斗胆约了金副统领去小酌了几杯。”

    徐子桢还在琢磨这个母难日是个什么鬼,却见完颜宗德沉吟了一下挥手道:“以后要喝酒来寻我,我屋里便有酒,不必如此偷摸出村。”说完回身进屋关上了门,再没多说半句。

    两人大感意外,瞪大眼睛又互望一眼,这小子今天吃错药了还是忘吃药了,平时大唱官腔,今天居然不责罚他们反倒还请他们去喝酒?难道这小子要改变管理风格走温柔路线了?

    第二天早上徐柳二人起得很晚,宿酒伤人,即便他们没醉也睡过了头,两人很有默契的同时奔出了屋,互看了一眼后同时急急奔去村中央一块用做演武场的空地。

    完颜宗德与其余护龙营成员都在,两人灰头土脸地过去,等着被训,可是完颜宗德竟然又没任何表示,只淡淡地让柳泉归队操练,徐子桢正要跟着过去,完颜宗德却对他说:“你且随我来,有人找。”

    徐子桢愕然,上京这地方还有我的熟人?居然能找这儿来?不过当他跟着完颜宗德去了他的屋里后才发现,还真是熟人,正是推荐他进护龙营的宏记大小姐完颜清。

    完颜清见他进屋笑吟吟地起身一礼,对完颜宗德道:“多谢统领大人。”

    完颜宗德点了点头回了出去,让徐子桢更是奇怪,问道:“大小姐你咋来了?你认识俺们统领?”

    完颜清道:“国师家的二公子文武全才名满上京,我怎会不识?只是交情不深,见过几次罢了,对了三顺,在此处可好?辛苦么?”

    徐子桢很想说整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闲得太辛苦了,每天所谓的操练也就是在那片空地上站一个时辰而已,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用干,天底下就没见过这么闲的差,还特么是皇差。

    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感激道:“不苦不苦,这里好得很,还得多谢大小姐关照让俺得了这么个好差使,小人感激不尽。”

    完颜清道:“二公子与我说了,这些时日还未到用你们的时候,闲得很,不过再几日你们便有事忙了。”

    徐子桢一愣,难道完颜清知道什么内幕?他刚要追问,却听完颜清又道:“我已与二公子替你请了一日假,想请你去喝杯水酒。”

    “喝酒?”徐子桢吓一跳,完颜清什么意思,居然巴巴地亲自来这里找自己,为的只是喝酒?

    完颜清抿嘴一笑,意味深长:“我家小弟听说那次商队遇险一事后便央我请你见见,他想与你交个朋友,不知三顺你可愿意么?”

    徐子桢忽然脑中闪过一道灵光,难道护龙营真会有了不得的作用,以至于完颜清会拉下身段来结交自己这个乡巴佬?有古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