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34章:风平浪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杀还是不杀,这是个值得纠结的问题,但是在两秒钟后徐子桢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秦桧将来会祸乱朝堂,但徐子桢相信凭着自己这一年来的布局,将来的秦桧即便能回朝中为官不大会被重用,就算被重用也掀不起多大风浪来,当然前提是自己能活着回去,而活着回去的前提是现在得先夹紧尾巴。

    只不过徐子桢发现了一件事,昔日的秦桧一身傲骨,对大宋朝廷的求和行径十分不齿,可现在却象是变了个人,倒不是说形象变了,而是他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起了变化,变得唯唯诺诺小心谨慎,就连看向身边的金兵时他的眼神都是畏缩的。

    徐子桢连猜都不用猜就知道这一路上秦桧受到过什么待遇,金兵暴虐粗鲁,书上说从汴京掳走的妇女有三千四百多人,可到得会宁时只剩了一千九百多,其中部分是病死,而大半均为受虐致死,男人也好不到哪去,就算不会被奸污,但侮辱暴打是少不了的,秦桧又长得一表人才,放在徐子桢那年代就是个能让女生尖叫的欧巴,徐子桢不无恶意地想,也不知这王八蛋菊花保不保。

    “咦?这俩娘们儿长得不错,这帮丘八居然一路上没动手?奇怪。”

    柳泉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徐子桢的龌龊念头,抬头看去,果然见到两个女人从车上下来,一个年纪大些,另一个看着也就二十多,虽然没佩带什么饰物,衣衫也都已破烂得不象样,但从衣物的选料以做工不难看出她们曾经的身份该是很高贵的。

    这是郑皇后和朱皇后婆媳俩,徐子桢从她们下车的顺序就能猜得出来,心里不免又暗叹一声,两位皇后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沿路吃了不知多少苦,金兵才不管她们的身份,甚至皇后的名头会让他们更有快感。

    接着下车的还有二十来个皇子以及官员,这些官员徐子桢见过,当初他为扳倒梁师成而大闹金銮殿时这些人都在,可惜当初的朝中重臣现在却连乞丐都不如。

    这些人眉眼间呆滞无生气,就象菜场里被一只只捉出笼子待宰的鸡,徐子桢再也看不下去了,打了个哈欠装作犯困转身回了自己的屋里,反正他们这所谓的护龙营人手足够,不需要他和柳泉两个副统领去亲自值守。

    柳泉撇了撇嘴也回了屋,只是在转身时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徐子桢的背影。

    徐子桢当然不会真的睡觉,而是躺在床上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

    金人皇帝要祭天他才刚刚知道,而且还有右路军兀术的献俘仪式,这是金国百姓的一大欢庆日,也是他做些什么事的好机会,另外,刚才呼什烈补乃与完颜宗德在外边说些什么他没听全,却听到了祭天献俘的具体日期——二月十二。

    徐子桢的心脏跳得很快,二月十二,也是兀术告诉他的吴乞买要纳赵楦为妃的日子。

    呵,吴乞买这货真会玩,如果没猜错的话他会把赵楦带着一起参加献俘,让赵楦看着自己的父兄戴着镣铐游街,晚上再和她洞房花烛,真要这样的话对赵楦不啻于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打击。

    徐子桢不由得冷笑一声,按着他的英雄主义情怀,最痛快的莫过于在那天大肆破坏献俘仪式,当着吴乞买以及万千金民的面将赵楦救出,再顺手把赵家爷俩也拉出苦海,可是他知道,这样的故事只能发生在小说里,如今可是在金国的老巢,他单枪匹马要做成什么事真比登天还难。

    他思来想去依旧不得要领,心里规划了无数办法,可是细细想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愁得他脑仁生疼了也想不出该怎么办。

    下午时分又有两批囚车送到,有皇子有驸马还有部分官员和赵佶赵桓的妃子,而徐子桢到这时才知道,这些“囚犯”并不是每人一间屋,而是十几人挤在一间,唯一享有特权的只是赵家父子二人,能和自己的皇后单独被关在一间破屋里。

    徐子桢已经领教了这鬼地方的苦,偏僻不说,这屋子也是各种残破,只有他们护龙营这些人住的勉强算是能遮风挡雨,而这些囚犯所住的地方就看不得了,赵佶赵桓所住的屋子还算好点,其他屋子有的甚至连屋顶都没了,只剩一圈残破的土墙而已。

    护龙营开始执行起了职责,三两结伴看守住了被俘来的大宋皇室及官员,而押送他们来的那几队金兵撤出了,在村子外围驻扎了下来,算是第一重守卫。

    虽然住进了这么多人,可照样安静得跟没人住似的,赵家皇室以及官员们象是丢了魂魄似的,乖乖呆在屋里,也不闹腾也不逃跑,连哭都没人哭一声,这一路受到的虐待已经让他们麻木了。

    徐子桢没有露面,虽然他改了模样,但不敢保证赵桓会不会认出他,一旦识破他身份后果将不堪设想,徐子桢赌不起,他身为副统领,不必亲自在门口值守,只需要调度好就行,再说实在不行还有柳泉能帮忙,反正完颜宗德也不管他。

    今天已经是二月初七,离献俘祭天已经只有五天时间,这几天里再没有人被送来,里一直保持了这百十个俘虏的人数,而每天也照样平静的过着,并没有出现什么人来救赵佶赵桓这两位皇帝。

    风平浪静。

    但是徐子桢却总觉得气氛安静得有些诡异,有些不对劲,可是至于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

    ……

    会宁府城中某酒楼,临窗一张桌边坐着一男一女,皆是皮帽棉袍金人百姓打扮,两人低头吃喝着,没人留意他们在低声交谈着。

    男的喝了一口酒,看似无意地用筷子点了点窗外,低声道:“我已收到消息,五日后金人会从这里出城。”

    女的微微皱眉,飞快地扫了一眼窗外:“这里出城?阿骨打庙在城西,从这里走岂不绕路?况且这里商铺众多道路狭窄,若暗中设伏救人金狗极难围捕阻拦,你的消息真不真?”

    男的抬头一笑:“管他真不真,我又不打算在此处动手,管他那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