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35章:活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这一男一女说话声音压得极低,而且长相也很普通,因此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们,如果徐子桢在旁边的话恐怕会惊得跳起来,因为这两人的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而且这两人本来并不相识,可现在却同时出现在了会宁府。

    他们就是王中孚与林朝英。

    徐子桢已经有好一阵没见过他们了,他早就提醒过王中孚让他早些离开汴京,可王中孚却不愿走,至于林朝英则是在汴京城破前就赶了过去,从此失去了消息,徐子桢也曾让天机营暗中寻找过他二人的踪迹,却始终未果,恐怕他怎么都不会想到他们会出现在这里。

    当然现在他还不知道这件事,王中孚和林朝英也很快就离开了那家酒楼,不知又去了哪里,而徐子桢则依然百无聊赖的每天窝在自己屋里。

    徐子桢没当过护卫,但是燕赵身为康王赵构的护卫头领,对小范围的防御业务还是很熟练的,凭他们的私交徐子桢也多少学了些东西,再说护龙营招收的都是江湖中的老手,根本不用他多说,只要安排下各人负责的区域即可,简单得很。

    这么一来他和柳泉成了整个里最闲的人,完颜宗德都比他忙,整天不见人影,也不知在忙什么,直到这天,二月十一晚上他出现了,并将徐子桢和柳泉招至他的屋里,面前摊开了一张路线图。

    “走城北?这是为啥?”徐子桢在看明白那张路线图后第一反应就是瞪大了眼睛,可是他的心里明镜似的,非常清楚金人要搞什么鬼。

    在会宁府城南偏西,被关着的宋帝等人要被押去城西的金太祖庙,可路线图上非但没让他们从城外绕去,反而还要走城里兜一圈,徐子桢心里清楚得很,这一招明着是让大宋皇室游街丢人,但实则金人想借此引出想营救赵家爷俩的大宋义士,而且这算得是阳谋,明知有陷阱还不得不跳,不可谓不毒。

    金国初立,又以雷霆之势灭了辽国及小半个大宋,金国的地界上不知有多少热血爱国之士潜伏着,这对金人来说都是隐藏的威胁,光光是一个河北路就有十几路义军,而素以抗击金军为主旨的天下会更是主力全在北方,不把这些威胁根除了吴乞买睡觉都睡不踏实。

    完颜宗德看了一眼徐子桢和柳泉:“尔等可记下了?”

    徐子桢点头:“记下了。”

    柳泉摸着下巴道:“这招不错,太祖庙那地方可没那么好劫人,这是逼着那些人在城里动手,可城里也不见得就比太祖庙好下手,高。”

    徐子桢深以为然,那天晚上酒楼外街中那一幕他到现在都没忘记,那些人潜伏在暗中来去无影,让人防不胜防,最可怕的是他们的配合默契无间,显然是经过不知多少次的训练磨合而成,任你是高手大侠,在他们的联手及那些渔网下几乎没有逃脱的可能。

    完颜宗德没再说什么,只是徐子桢总觉得这小子今天的眼神有些古怪,似乎有种……对了,怜悯,是一种怜悯的眼神,仿佛自己和柳泉将会遭遇到不测,徐子桢心中一动,好像想到了些什么,只不过他没有说出口,而是和柳泉打了个招呼回屋继续睡觉去了。

    明天有一场硬仗要打,现在还是养足精神的好,或许这是自己最后一觉也说不定了。

    第二天一早就有队金军来了,将里关押着的赵佶等人全都提了出来。

    护龙营众人终于有了制服,只不过所有人在拿到手时都愣了一下,不为别的,只因为他们拿到的只是一套寻常金军兵卒的军服而已,而且还居然都是半新不旧的,显然都是别人穿过的。

    有几人顿时炸了锅,叫嚷道:“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咱们是六品武阶么,怎么穿这衣裳?不让干早些说,老子这就走。”

    完颜宗德居然又不在,柳泉站出来喝道:“吼什么,这都看不出么,上头是让咱们装成寻常小卒混着,难不成让你穿红戴绿再跟额头上贴个招牌——我是护卫?你就不怕被乱党先一阵暗器招呼了。”

    众人顿时释然,一阵哄笑后各自换了衣裳,徐子桢有些诧异,昨天完颜宗德并没有交代穿兵卒衣裳的事,可今天才一发生就被柳泉看出了用意,这脑子还真好使,按着徐子桢以往的脾气肯定会想办法拉拢他为自己所用,但这么一个人才却甘愿跑来给金人当奴才,可惜啊可惜。

    护龙营的所有人都是朝中各重臣推荐的,可以说哪怕互相不认识也多少都有些关系,而徐子桢和柳泉当这副统领也没人不满,一来他们的推荐人身份较高,二来护龙营的薪俸早已公开,副统领每月只比其他人多了二十两银子,却要担起更多责任,混江湖的都是人精,根本没人眼红这两个位置,所以这些天来众人都相处得很是和谐。

    小小风波就在一阵笑闹中过去了,所有人换好了衣服,和寻常兵士一样提了杆枪,腰间佩把刀,混在队伍中谁都看不出有什么不妥。

    赵佶等人被赶牲口似的赶上了一辆辆马车,护龙营众打散了分在各辆车边看守着,徐子桢和柳泉身为副统领,自然肩负起了最重要的责任,看守着赵佶与赵桓。

    车队辚辚而动,朝着会宁府而去,赵家爷俩形容枯槁眼神呆滞,仿佛连魂都丢了,就这么任由金人摆布,而其余大宋皇室宗亲及那些官员更为不堪,有几个已经瘫倒在地,最后还是被金兵提着丢上车去的,一问才知道,他们听说今天金国皇帝要祭天,以为他们将是祭品,才吓成这样。

    柳泉依旧吊儿郎当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宋人这般丑态似乎没让他有什么不快,徐子桢当然也不会表现出异常,只是心里实在不是滋味。

    如今的大宋朝从皇帝到臣子全都忘了骨气是什么,而那些忠君爱国铁骨铮铮的忠臣良将则反受排挤难以出头,赵佶赵桓弄到今天这地步怪不得别人,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活该。

    妈的,老子要是能活着回去,一定得把赵构看紧些,绝不能让他也变成这样的怂货。

    徐子桢又看了一眼身边车里的赵桓,心里这么想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