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36章:牛车游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车队来到城门时停了下来,赵氏皇族及百官被赶牲口似的赶下了车,接着又赶牲口似的赶上了另一拨车,只不过这回是牛车,而且是带着木制笼子的牛车。

    城门口早已是人山人海,象看希罕物一般看着被木笼子囚着的那几十人,赵佶赵桓经过这一路的折磨已经麻木了,就这么呆坐在车里面无表情地任人看着。

    徐子桢没有去看这爷俩的悲惨模样,刚才从过来的一路上地势平坦开阔,就算有人要来劫囚也不会选在那种地方,和金人的骑兵赛跑?那是找死!所以真正要着紧的地方该从这个城门口算起。

    在他看来有没有人来救赵佶赵桓父子根本不关他屁事,更何况他非常清楚,按照历史走线来看这爷俩这辈子是不可能活着回宋境的了,所以徐子桢看似眼神四处踅摸,并不是在搜索嫌疑人,而是在绞尽脑汁地想办法要救赵楦。

    赵楦才是他此次深入金国腹地的唯一目的,可是他凭着一腔热血与冲动来到这里后却傻了眼,金人的发展根本不是他想像中那么落后,会宁府不是寻常县城般破烂,而是繁荣程度堪与应天府大名府之类一拼,皇宫他还没去过,但是这些天已经从柳泉口中得知,那里的禁卫有多森严,就连他这样的轻功高手也只溜进去过一两次而已。

    柳泉的话不一定是真,但皇宫的守卫之严却肯定不假,所以徐子桢就把眼光放在了这次的祭天大典上,他知道,要救赵楦的话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了,可是这该死的机会究竟在哪呢,是在城南?城北?又或是阿骨打庙,徐子桢怎么都不得要领,所以他一直在等,等着看有没有一个机会。

    牛车的速度比马车慢了不知多少,一众宋俘就以这样的速度朝城中行去,每辆车边各有五名金兵护着,算下来也只是一百多人,真要有人来劫囚的话这些金兵绝对不够看,只是徐子桢知道,这一百多人里有一半是他护龙营中的高手,来劫人的要是不知底细多半会吃亏。

    也不知天下会的人这次要不要来凑这热闹,徐子桢刚转出这个念头,忽然听见车队后方一阵喧哗。

    徐子桢扭头往后边看去,却见一队骑兵沿着牛车两侧插上,呈左右护住了车队,徐子桢有些奇怪,今天的安排怎么看都象是金国皇帝在勾引大宋的义士高手们来送死,可这会儿又弄这么一队骑兵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正想到这里,忽然一个年轻的金将骑着匹纯白的骏马缓缓而来,这员金将唇红齿白英俊儒雅,胯下战马的得胜勾上挂着一杆银色的长枪,看起来威风凛凛仪表非凡,才一出场就惹得旁边围观的大姑娘小媳妇一阵脸红心跳。

    徐子桢的心也跳了,而且跳得很厉害,因为这员金将竟然是他曾经的结义兄弟——柳风随。

    就在他短暂发呆之时,身边一个兵士凑了过来,低声道:“副统领,这位是张大人,随咱们一同护送车队前往太祖庙的。”

    张大人?看来他恢复本名张节了。

    徐子桢回过神来,微微点了点头,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个寻常小卒,不能去和柳风随行礼相见,况且他也不想去,柳风随对他太熟悉了,就怕见面之下露出马脚。

    柳风随领着八名随骑走到了队列前端,只听沿途百姓低声议论:“听说这就是头一个冲入汴京城门的,不过可惜是个南人,这等头功没让咱们的勇士得去。”

    “嗤,咱们的勇士那叫聪明,让南人冲在前头送死,只不过这小子运气好些罢了。”

    “我看这小子的运气还不止如此,这车队让他领头,难不成这些人就是他俘来的?”

    “呵,那可有意思啊,南人俘来了他们自己的皇帝,还在咱们跟前这么耀武扬威的。”

    金国国内百姓并不叫大宋人士为宋人,而是习惯称之为南人,徐子桢听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偷偷看了一眼柳风随,却见他依旧意气风发,似乎底下的议论与他无关似的。

    这小子又长进了。

    徐子桢暗赞了一声,收拾起心思做起了他的本职,虽然只是表面上的,可忽然他发现了一件事,柳泉不见了。

    嗯?这小子什么时候开溜的?徐子桢大为诧异,也暗暗有些恼火,虽然他早就猜到柳泉和他一样似乎也不是全心全意来做这个护卫,可徐子桢到现在也没看透这小子到底要干什么,因为从进了后柳泉除了带他进城喝了顿酒之外就再没出过村子,难道说他也在等什么机会不成?

    车队依旧缓缓前行着,看热闹的百姓越来越多,会宁府作为金国上京,人口并不比大宋几个主要州府的少,本来牛车就走得慢,现在街道越来越拥挤,就更是走得如龟爬了,徐子桢他们倒还好,但柳风随带来的那队骑兵却受不了这么慢了。

    一个随从低声与柳风随耳语了几句,柳风随扭头看了一眼车队,微皱着眉头道:“我等先行?若是出些意外凭这点人口可够么?”

    那随从又低声说了句什么,徐子桢猜他在告诉柳风随这街上有暗哨,让他不必担心之类的。

    果然,柳风随听完后点了点头,勒马便行。

    那随从来到徐子桢身边,低声道:“这儿就劳烦护龙营的兄弟了,咱们太祖庙见。”

    徐子桢点点头:“好说。”

    “驾!”

    柳风随率他的骑兵分开人群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街角,徐子桢也松了口气,柳风随先走也好,省得老在自己眼前晃悠,说不定就认出自己来。

    他一回头却吓了一跳,因为柳泉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就在自己的身后。

    “卧……”徐子桢差点脱口而出一句粗话,话到嘴边改口道,“俺咋刚没见你,这当口你还敢走神。”

    柳泉嘿嘿一笑:“人有三急嘛。”

    徐子桢没再追问,转过头去只当什么都没发生,只是心里却惊疑不定,不知道刚才是不是他眼花,因为他发现柳泉的目光中似乎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