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40章:太祖庙前的大混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所有人的目光都正集中在死去的赫鲁以及那个刺客身上,谁都没有料到这里又出现变故,柳泉的轻功在此刻完全彰显,竟快得如一阵风般,倏忽间就已来到柳风随面前,明晃晃的刀尖已在眼前。

    徐子桢大惊失色,险些脱口而出一声小心,话刚到嘴边却硬生生咽下,只能咬着牙看着这一切发生。

    柳风随的感官很灵敏,他的目光同样被吸引到了赫鲁身上,但还是在短刀临近身前时扭回了头,顿时和柳泉打了个照面,可他脸上却瞬间布满惊愕,甚至忘了躲避,也就是这瞬间的失神,短刀已深深刺入他右胸,几没至柄。

    一声闷哼响起,柳泉见未刺中要害,还待拔刀再刺,但柳风随却拼尽最后的力气奋起一脚将柳泉踢得倒飞了出去,短刀也因此被带得离体,鲜血如注般喷洒,柳风随身体一晃栽倒在地,在他倒地的瞬间眼中闪过一抹隐晦的担忧之色。

    “抓刺客!”

    惊呼声又在这一头响起,柳风随的亲兵们又惊又怒扑向柳泉,可是柳风随那一脚却好巧不巧地将柳泉踢到了广场边围观的闲散人群中,柳泉眼见再无机会补上致命一击,只能恨恨地啐了一口,转身就要朝庙外跃去。

    一支羽箭突然如流星般飞至,正中柳泉后背,他身体一震踉跄着往前扑了两步,急伸手反到身后扳住那箭,一咬牙拔了出来,带出一股血箭,他看也不看将箭丢下,脚下使力腾空而起,转眼就失去了踪影。

    徐子桢目瞪口呆地看着身边一个粗壮汉子,那也是他护龙营中人,而且只是营中一个极不起眼的角色,平日里沉闷木讷,可没想到箭术这么了得。

    另外让他诧异的是柳泉居然会潜伏得这么深,躲到护龙营里当副统领,为的难道只是刺杀柳风随?这为的是什么?

    不对,柳泉,柳风随……他们同姓,还有柳风随在见到柳泉时那短暂的惊愕,再加上柳泉刺杀前那句话——“忘祖背义”。

    徐子桢瞬间满背冷汗,答案呼之欲出,柳风随本姓张,但是当初为了避祸改了他外祖母家的姓,那么柳泉就是他表弟,为了他这个叛国逆贼不惜远赴千里之外来刺杀?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继续震惊,又一幕变故出现了,高台上坐着的一众金人官员的那些护卫突然有近半人从怀中掏出一把火铳来,对着身前的官员就是一枪,只听砰砰连响,顿时有十几人倒在血泊中,死状惨烈。

    这下终于炸了锅,剩下的那些金人乱作了一团,武将还好些,都在第一时间拔出武器警惕地四顾,而那些文官则吓得乱滚带爬逃下了高台,生怕下一秒那要命的火器就会在自己脑后来上一枪。

    徐子桢只觉肾上腺素急剧上升,现在太祖庙前乱成这样,简直是天赐良机,自己距离高台不算远,如果这时窜上台去将赵楦抢了就走未必会有人顾得上他,因为这个时候护卫们只会在乎皇帝的性命,其他都不重要,可是这个念头才刚起,理智就压制住了他的冲动,因为不知怎么他总觉得今天这场混乱很不对劲,皇帝祭天大典不是儿戏,这样的大乱怎么会这么轻易就出现?

    一直风轻云淡的吴乞买终于动了,在刚才赫鲁遇刺时已有几十名护卫在第一时间围在他身周,这时他哼了一声站起身来,推开身前护卫,扫了一眼现场,冷声喝道:“斡本何在?!”

    徐子桢已不记得这是今天的第几次意外了,只见原本吓得仓皇不堪的斡本忽然站了起来,脸上的惊慌已消失不见,只有沉稳冷静,在起身后沉声道:“动手。”

    随着这两字落下,混乱的庙前忽然出现了一组组黑衣人,和徐子桢那日看见的一样,手拿渔网腰配钢刀,每一次渔网落下必捕获一人,而且目标清晰精准,那些手持火铳刺杀的刺客一击得手后已在四散奔逃,可无论跑到多远都有黑衣人如影随形的跟上,然后渔网一兜捕住。

    有了先前刺杀赫鲁那个刺客的提醒,黑衣人们在捕获剩余刺客时就多了个动作,当渔网落下捕住人后他们第一时间上前夺去刺客手中兵刃并拍落他们的下颚,以防他们自戕。

    徐子桢暗暗擦了把冷汗,他很庆幸自己没冲动,要不然现在被捕在渔网内的说不定就会多他一个。

    斡本与先前已完全判若两人,在台上一个个指令发出,而身为金国两大台柱的国相撒改与国师完颜蓟则全被他的风头盖过,虽然他俩也在旁边不时指挥禁军控制场中乱局,但却象是在给斡本打打副手而已。

    只片刻功夫,刚才那起大乱的所有刺客一个不少全都落了网,赵佶赵桓及一众宋俘早已吓呆了,刺客的目标并不是他们,甚至离他们还很远,但即便如此也把他们吓得够呛。

    吴乞买看了一眼狼籍的现场,一甩袖子淡淡地说道:“回去。”

    斡本上前两步问道:“陛下,不知那些南人如何处之?”

    吴乞买摆了摆手没说话,径直而去,斡本身边一名亲随低声问道:“大人,是否将他们押回去?”

    斡本想了想,说道:“不必了,该做的已做,陛下也没兴趣再见他们了,就按原定之计送走。”

    “是。”

    那亲随喏了一声来到车队边,看了一眼徐子桢,却转头对刚才一箭射中柳泉的粗壮汉子道:“将他们押走,路上小心些。”

    粗壮汉子点点头,问道:“便按大人原先所说么?”

    亲随道:“对,五国头城。”

    这个在护龙营中一向无人关注的粗壮汉子竟是勃极烈斡本的人,虽说这种事并不奇怪,但徐子桢还是重新打量了他一眼,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二人的对话,不由得心中一动。

    五国头城?这名字怎么这么熟?嘶……这特么不就是五国城吗?

    徐子桢一惊,赵佶赵桓爷俩现在就被押去那个被后世称作坐井观天的地方,那他不得跟着去么?那还怎么去找赵楦?不行,得想个办法脱身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