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44章:沐浴更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合剌少爷,俺现在该干嘛去?”现场乱糟糟的,徐子桢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先试探着问下这小子。

    合剌招了招手,一副小大人模样:“随我来。”说完转身就走。

    不知怎么,徐子桢心中有些不安,可眼下找不到机会开溜,只能咬咬牙跟了上去。

    殿前司已经接手这里,死了的伤了的一个个在抬下去,搭着的高台上到处是血迹,看着触目惊心,合剌神色不变穿行着,徐子桢则显得有点紧张,当然,他不是心虚,而是故意装出来的,毕竟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个刚从乡下出来没多久的土包子,火铳这种杀伤力巨大的武器他还没见过。

    只是他心里在琢磨另一件事,那些刺客手里拿的火铳样式分明就是自己交给完颜泓的那款,看样子完颜蓟个老王八蛋已经仿造了不少,可问题就在这里,今天这场刺杀死了这么多金廷高层,甚至连那个枢密使都挂了,但接下来却没再有什么行动了,这造反造得也太半吊子了点。

    还有,为什么完颜蓟自己都差点被刺杀?瞧那一刀的准头和狠劲,估计不死得也去半条命,难道今天这么大场面不是老王八蛋搞出来的?

    徐子桢越想越迷糊,太多的乱套太多的不合理让他都快要抓狂了,就在这时合剌的脚步却停了下来,回头很和气地说道:“金统领,还请在此处稍待。”

    “啊?哦。”

    徐子桢从胡思乱想中醒来,抬头发现眼前还有七八个人,都是护龙营里的那几个“高手”。

    合剌一招手,过来几名侍卫。

    “诸位辛苦,还请先去沐浴更衣,圣上要见你们。”

    吴乞买要见他们?徐子桢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欣喜,而是一惊,护龙营究竟是个什么玩意他很清楚,当个皇帝每天多少事,居然闲得有空见他们?其他人显然和他不是一个想法,全都面露惊喜,要知道能得见龙颜可是许多人一辈子都求而不得的事情。

    侍卫领着他们回进了城,在临近皇宫的一个院落停了下来,徐子桢瞄了一眼,门前也没见有什么招牌匾额之类的,看不出是什么所在,进了院子后发现这里地方并不太大,东西两边各有几间房,再往前就是院子后门,似乎只是一处寻常人家。

    ……

    会宁府城外,金太祖庙再往北约二十余里处,一片寂静的树林中正有数十双眼睛盯着林外的那条大道,这其中有一双明亮的杏眼,正是刚才和徐子桢打过照面的林朝英,这时她正不耐烦地低声问道:“怎么还不来,你的消息会不会有差?”

    一个沉稳的声音道:“不会差,如今已确知二帝将被遣至山北,虽不明要去何处,但此地乃必经之地,无其他路可行得,林姑娘少安毋躁。”他说着抬头望了眼天色,双眸闪亮丰神俊朗,正是王中孚。

    马三在旁也道:“林姑娘放心,咱们早有兄弟混入了宫里,金狗有些动静去向可都瞒不得我们,你……”

    刚说到一半,忽然从远处隐隐传来一阵轻微的震动声,王中孚神色微变,轻喝道:“噤声,来了。”

    林朝英眼睛一亮,往远处仔细看去,果然,只见从路那边渐渐行来一队人马,远远的看不真切,只看得到黑压压一片,林朝英艺高人胆大,对军队并没有多放在心上,可是过不多久那队人马显露了真身,她的神情却忽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那并不是一支寻常金军,那些兵士全都顶盔戴甲全副武装,手中斜握着丈余长的钢矛,更夸张的是那些战马也都全都披着一身铁甲,连眼睛都有铁片遮挡着,看这铁甲的厚度用寻常钢刀是肯定砍不开的,更别说用箭射了。

    “铁浮屠!”王中孚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出了这三个字。

    这就是威名赫赫的铁浮屠,金军最具有杀伤力的超重量级骑兵,从出世以来似乎只有在太原城外吃过徐子桢一个小亏,但那次也是被徐子桢占了个巧而已,其他还没听说过铁浮屠有过败绩。

    金军越来越近,刚才还微不可察的蹄声现在已震得人耳朵疼,这支铁浮屠约有五百骑,十来辆囚车被他们围在了中央缓缓前行,从王中孚的位置能清楚地看到车中赵佶赵桓已了无生气的脸。

    一向胆大淡定的林朝英手心里已满是汗水,如果只是五百个寻常金兵她还没那么大顾忌,因为在她身后还有几十个江湖同道,那都是能以一敌数人的高手,可是面对铁浮屠这样的庞然大物,就算他们再多两倍的人手也一样没有下手之处,除了送死再无他法。

    马三也咬着牙低声问道:“九爷,现在怎么办?”

    王中孚皱眉思忖着,片刻后抬起头,从嘴里吐出一个字:“退!”

    所有人都沉默了,没有一个反对的声音,因为谁都知道铁浮屠出马,他们已没了希望。

    林朝英恨恨地一拳捶在雪地上,咬牙道:“金狗皇帝倒真舍得,居然……”

    她话没说完就停了,但谁都听出了她的意思,押送赵家这两个废物皇帝,居然把铁浮屠都派了出来,要知道养一队铁浮屠的成本几乎是寻常骑兵的六倍还不止,而且以这些铁甲分量之重,这一趟远路下来这队铁浮屠的战马就差不多废了,又得重新选良马填补空缺。

    金军从林前缓缓而过,没有任何事发生,林中的人影已全都消失不见,安静得连鸟叫都听不到一声。

    ……

    徐子桢正在打量着这个简陋的院子,忽然有个人负手踱了进来,嘴唇紧抿,脸上带着几分冷傲,正是完颜宗德。

    “你们有一柱香的时间沐浴,换洗的新衣已在房中,不过……”完颜宗德冷冷地扫了一眼院中众人,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你们须在院中除去衣衫。”

    啪啪!

    他轻拍了一下手,十来个侍卫进了门来,手中长枪横举,森冷的枪尖稳稳对着院中数人,杀气腾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