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46章:扈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有个差使?

    徐子桢有点回不过神来,怔怔地问道:“差使?你是问俺?”

    “当然,这里除了你我还有他人么?”合剌还是笑眯眯的,没有一点不耐烦。

    徐子桢想了想,小心地问道:“俺能问问干什么不?”

    “扈从,我的扈从。”合剌顿了顿,忽然笑得很灿烂,“这个差使不见得比护龙营差,至少薪俸更多,而且……也能时常入宫。”

    徐子桢的心脏砰的一跳,脸上装作一副不信的样子,问道:“少爷你……你入宫能干啥?逗俺玩的吧?”

    “这有何奇怪,我便是在宫里读书的,况且……”他又背起了手,小脸上泛起了一抹孩童才会出现的骄傲神色,“陛下甚是喜欢我,时常召我考对问话的。”

    这短短的十几分钟,徐子桢明白了什么叫作惊喜,本来他已经几乎心灰意冷,可是现在这个小屁孩告诉他能带他进宫,这已经不能用意外二字来形容了,从地下到天上的感觉简直比蹦极还刺激,进宫虽然不代表能做他想做的,但不进宫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徐子桢强压住心里的激动,偏还要装出一副纠结之色,迟疑了片刻才答应道:“既然少爷看得起俺,那俺……哦,小的答应了,谢少爷。”说完笨手笨脚地行了个礼。

    合剌显然对徐子桢的应下也很高兴,小手轻挥,身边站着的一个侍卫双手捧来一堆东西。

    “换上吧,正好随我去一处地方。”

    那是一套崭新的衣服,衣料上乘做工讲究,却不是扈从应该穿的服色,徐子桢接过手来,疑惑地看了合剌一眼。

    合剌笑笑:“你是我的扈从,非是护卫。”

    他的话没说透,但是徐子桢听懂了话里的意思,他这扈从的身份似乎要比合剌家里寻常的护卫家丁更高级,也和合剌更贴近?

    徐子桢终于忍不住了,问道:“这个……少爷,小的能冒昧问一句,你为啥对小的这么好,这么客气?”

    合剌道:“因为你身手好反应快,今日那个刺客敢在大乱后当众刺杀国师,可见身手之高隐忍之能,却被你独自一人追杀而回,这便是我的理由,也是我父亲的理由。”

    徐子桢一愣:“你父亲……哦,老爷也知道我?”

    合剌笑笑:“我父亲全都见到了。”

    徐子桢终于放宽了心,虽然说以合剌这样一个皇族少爷放下身段亲自来邀自己有点古怪,但他的说辞还是合理的,人才嘛,到哪儿都有人抢的,换了自己要碰见这么一个人的话会不会招贤纳才?那肯定得要啊。

    他心里臭不要脸地自恋了一把,快速地换上衣服,可是他现在这幅尊容实在不怎么样,他都不用照镜子都知道有多别扭。

    合剌却象是很满意,让护卫牵了匹马过来给徐子桢,自己翻身上了一匹,挥手道:“走罢。”

    几个护卫头前开路,徐子桢落后半个马身跟在合剌身旁,朝北行去,合剌再没说话,徐子桢也不问,反正他现在的身份就是个扈从,跟着走就是了。

    走了约摸一顿饭的工夫,他们来到了一座大宅前,这座宅子很是雄伟,围墙高筑,比寻常人家的墙要高出好一段,门外两个顶盔戴甲的军士挎着腰刀肃然挺立着,威风凛凛,朱漆大门上方一块匾额上是黑底金字——国师府。

    徐子桢不由得一怔,这不是完颜蓟家么?合剌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他念头还没转完,却见门外又有一队人行了过来,到了门口停下,一乘软轿里下来一个中年汉子,却正是他在太祖庙见过的勃极烈斡本。

    合剌先一步迎了上去,行礼道:“父亲,孩儿将三顺哥请来了。”

    徐子桢吓了一跳,合剌越来越古怪,对自己这么个逃难的乡间汉子也称哥?

    斡本面带笑容点了点头,似乎还赞许合剌的言行举动,又看了一眼徐子桢,眼中带着嘉许鼓励之色,却没再说什么,整了整神色转身看向了完颜蓟家的大门。

    自有下人上前通报,大门口的护卫听说勃极烈来了,赶紧飞奔入内而去,过不多久一个年轻人匆匆赶至,锦衣玉带风度翩翩,正是刚解散护龙营没多久的完颜宗德。

    “不知大人前来,有失远迎,请大人恕罪!”

    完颜宗德似乎天性就是这般,哪怕见到了斡本,嘴里也说的是客气话,但脸上依然是冷冷淡淡的,徐子桢忍不住撇了撇嘴。

    在鬼村的时候还算挺客气,一回头没几天就把护龙营散了,对老子也变得爱搭不理的,德性。

    斡本笑着扶住宗德的行礼之势:“贤弟说哪里话,你我兄弟便莫要大人小人的了,愚兄惦念着国师,匆忙间忘了礼数,反倒是贤弟莫要怪愚兄唐突才是。”他顿了顿压低了些声音问道,“不知国师的伤势如何?能否容我见见?”

    宗德的脸色有些黯了下来,摇头道:“刺客的刀上有毒,家父如今依然未醒,大人……兄长有心,请随小弟来。”说着将斡本往门内请去。

    斡本跟着进门,才刚跨进一只脚忽然回头:“合剌,你便不用去了,找你二位叔叔去吧。”

    “是,父亲。”合剌很听话的应了一声,等斡本走得看不见背影了才带着徐子桢也进了门,然后熟门熟路地往府中深处而去。

    走了好一段路后徐子桢忍不住问道:“少爷,你的叔叔怎的在这里?”

    合剌笑了:“国师有四子一女,按族内论与我父亲同辈,我与那最幼二位自小交好,不过嘴上还是需得叫作叔叔的。”

    徐子桢恍然,原来是完颜蓟的两个小儿子,也就是完颜泓的弟弟?看完颜泓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她的弟弟估计比合剌也大不了哪去。

    合剌对这国师府看来确实十分熟悉,没人领路也自己走到了后院,忽然他停下了脚步,低声说道:“三顺哥,等下莫要离开我身侧,如有变故还请护我周全。”

    徐子桢一惊,还没来得及问什么意思,就见合剌脸上又满是那天真单纯的笑容,对着院里喊道:“二位叔叔可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