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48章:有好戏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兄弟俩对这里似乎兴趣缺缺,进了屋里连眉头都耷拉了下来,小的走到书桌后坐下,大的陪着合剌往书架走去,嘴里说道:“赶紧选,一会儿陪我下棋去。”

    “你们就知道欺负我这臭棋篓子。”合剌边笑着回了句边走向书架,徐子桢既然是负责搬书的,也只能跟了过去,虽然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合剌叫自己来是干嘛的。

    两个花瓶架子上没有花瓶,就这么摆放在墙边,合剌边走边看着书架,象在选择从哪一个开始,在走过两个架子边时忽然脚下一个趔趄,身子一歪差点摔倒,但他反应极快,在还没摔倒之际手一伸抓住了右侧那个架子。

    “吓死我了,若是头上碰伤了我可得被我爹爹骂了。”合剌边拍着胸口边说着,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手上抓着花瓶架子的腿借了把力站起身来。

    兄弟俩在旁边笑得前仰后合:“你爹爹是不是没给你吃早饭?这么平的地……”

    话刚说到这里便戛然而止,他们的眼睛瞪得溜圆,嘴也张大了合不起来,因为他们面前的那堵墙不知怎么忽然打开了。

    是的,就是打开了,象是一扇门似的打开了,露出其内一个幽深的密室来。

    “这……”当哥哥的反应快,赶紧踏上两步站在合剌身前,说道,“这是我爹爹办公务之处,旁人不得入内,我倒忘了提醒你了。”

    徐子桢在一旁暗暗撇嘴,看他一脸错愕,明显也不知道这地方有这么个密室,什么忘了提醒,装!

    合剌在愣了一下后也回过神来,讪笑道:“我不是故意的,冒犯了国师大人,还请二位叔叔恕罪。”说着松开手往旁边站开了一步。

    可是他看似离开了那个花瓶架,实则却离密室门口更近了点,兄弟俩还在琢磨那个架子能否把密室再关上,忽然听见合剌一声惊呼:“啊!这……”

    徐子桢正好也跟了过来,顺着他的目光往里一看,顿时傻了眼。

    密室内没有窗户没有点烛火,可是借着书房内的光亮能清楚看到密室最里边的地上一阵金光耀眼,竟是大堆垒得整整齐齐的金块。

    我靠,土豪啊!

    徐子桢心里惊叹,他是见过世面的,象里头那么大的金块该是一百两一块,眼下垒那么高还堆那么多,目测少说也有二十万两。

    兄弟俩也看见了,同样的,他们也没想到里边会有这么多金子。

    “别看了别看了。”哥哥边呵斥合剌边手忙脚乱地转动那个花瓶架,可不知怎么,密室的门却再没合上,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咦?”合剌再次惊呼一声,竟然没有理会兄弟俩的阻拦,反而往密室里走了进去。

    兄弟俩再也顾不得什么架子了,赶紧冲过去就要拉住合剌,可就这么一耽误的功夫合剌已经走了进去。

    “别乱闯,还不出去?”当哥哥的又气又急,话里已经有了怒意,话还没说完已经拽住了合剌的衣袖。

    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合剌不仅没出去,反而一抓一扭,将他的右手拧到了背后,紧接着身子一侧贴在哥哥的身后,左手一翻,一把匕首抵在他咽喉间。

    哥哥又惊又怒,喝道:“合剌,你失心疯了?”

    合剌脸上刚才还满是纯真的笑容,这一刻忽然变得冷峻无比,说道:“失心疯的是你们才是,我问你,这是何物?”说着带动哥哥的身体扭了一下,让他的脸朝向了右侧。

    哥哥被他的匕首指着不敢妄动,只能顺着他看了过去,可是一眼之下却如遭雷殛,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嘴唇哆嗦着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只见密室内右侧墙边挂着一件黄澄澄的袍子,用料讲究手工极佳,上面还绣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龙,不光如此,在袍子旁边的矮几上还摆着一把金刀,和一双同样颜色的靴子,靴筒上同样绣着一条龙。

    龙袍!龙靴!金刀!

    这三件东西代表什么,相信谁都知道,除了皇帝之外的任何人拥有其中之一都是谋反大罪,何况三件俱全?

    哥哥吓傻了不知怎么办,弟弟更是不堪,脚下一软竟坐倒在地,他们根本不知道这里有个密室,更不知道里面还会有龙袍这样的东西,凭他们的年纪没被吓哭已经算不错了。

    反倒是书房内跟着的两个护卫,互望了一眼,二话不说飞身扑了过来,腰刀已在手,直指合剌,竟似完全不顾被他匕首制着的少爷。

    当当!

    两记清脆的金铁之声,徐子桢拦在了合剌身前,手中的刀斜斜指着地面,当弟弟的已被他抓在手里,他看着两个护卫的眼睛淡淡地说道:“再上前一步试试?”

    这下两个护卫再不敢动,他们本就只是赌合剌不敢伤害三少爷,所以想突如其来的冲击一下救人,没想到现在小少爷也落到了他们手里。

    合剌的匕首没挪开,另一只手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竹筒来丢给了徐子桢:“三顺哥,你手劲大,有劳。”

    到这时徐子桢已经完全明白合剌的来意了,从一开始那句莫名其妙的“护着我”,到看似不小心打开密室门,再到发现金块和龙袍,这一切全都在他小小的脑袋里有了个完整的计划,然而又表演得这么自然,毫无破绽。

    这小子简直是个妖孽加戏精!

    徐子桢暗暗赞了一声,依言往外慢慢挪去,手里提着小少爷,两个护卫想救人又找不到机会,只得无可奈何地看着他走到门边,将那个小竹筒甩向空中。

    咻!

    尖锐的哨声响彻天空。

    徐子桢退回密室门口,将刀也架到了小少爷脖子上,好整以暇地靠墙站定。

    他知道,好戏就要开始了,他对完颜蓟并没有什么好感,哪怕他和那个五姑娘完颜泓曾有过一点暧昧的故事,所以接下来会发生并不关他鸟事,相反,他意识到自己的机会可能来了。

    “何人放的响箭?”门外一阵骚乱,又几个护卫闯了进来,当他们看到那个敞开的密室及密室门口懒洋洋站着的徐子桢时,顿时愣在了那里,护卫们你看我我看你,谁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只是片刻功夫,就听院内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紧接着有人大喝了一句什么,是女真语,徐子桢还没听明白是什么意思,就见一队禁军冲了进来,杀气腾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