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54章:还是要去做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子桢呆了片刻后说道:“好吧,那家你是回不了的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说实话吴乞买为什么杀那些大臣他没兴趣知道,完颜荆为什么坑哥则不用猜都想得出,无非是为了权和利,据说他游手好闲玩了几十年,想来那也是他一直在装傻,把傻一装能装几十年的,这股狠劲韧劲非同小可。

    不过徐子桢不想管完颜泓的家事不代表不想找完颜荆的麻烦,因为阿娇说过,他一直想打扈三娘的主意,徐子桢始终怀疑当初扈三娘的幼子夭折就是这王八蛋下的黑手。

    完颜泓眼神一黯:“我也不知该怎么办,我爹爹二哥和小弟都已蒙冤入狱,不知能不能再见一面,就连我大哥在我眼前受刑我也毫无办法,你说得对,我若再回去,非但救不得他们,连我也……”

    她哽咽着再说不下去,徐子桢看得倒有些不忍了起来,想了想说道:“你在城里到处乱窜不是个事,给你介绍个地方先躲一阵子再说如何?”

    完颜泓霍地抬起头,咬牙道:“不,我还是要想办法救我爹爹的。”

    “废话,我当然知道你要救爹,可你拿什么去救?”徐子桢瞪了她一眼,不等她说话又接着道,“我是让你认识些人,或许他们能帮你救出你爹也未必。”

    “当真?”完颜泓的眼睛猛的一亮,那双大眼睛里还有晶莹的泪水,这么一睁大让徐子桢看得心里一荡。

    “咳,我只是说有可能,但还是要找机会……这样,你去找他们,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徐子桢说完扭头四下看了看,忽然伸手在空中招了招,轻呼道,“有人么?”

    完颜泓一怔:“你在喊谁?”

    话音刚落,一个黑影从暗中窜出,来到徐子桢面前,正是和林朝英他们一起的那个年轻人。

    “徐大哥。”年轻人抱拳行礼,眼中满是掩饰不住的崇敬之色。

    徐子桢有点不好意思:“半夜还得劳烦你,把这位姑娘带去找林女侠,就说请她替我照看些时候。”说到这里见年轻人有些疑惑,低声解释道,“这是金国国师完颜蓟的千金,有她在身边做事方便不少。”

    年轻人一惊,又重新打量了一眼完颜泓,点头道:“是,小弟遵命。”

    他这么客气倒让徐子桢不好意思起来,忽然想起到现在也不知道人家姓什么叫什么,便问道:“兄弟怎么称呼?”

    年轻人回过头来,笑着道:“前次相见仓促,未及告知徐大哥,小弟姓谭,名处端。”

    “好,那就有劳谭兄弟了,明日……”刚说到这里他忽然张大嘴巴愣在了那里,谭处端?射雕里的全真七子之一?王重阳的弟子,邱处机的师兄弟?

    谭处端见徐子桢说到一半没声音了,不由得奇道:“徐大哥你怎么了?”

    徐子桢忽然一把抓住他的手,急急问道:“中孚兄是不是你师父?”

    谭处端一脸茫然:“啊?王大哥只是咱们义军中人,并非我师父。”

    “不是?”徐子桢显得更茫然,不是?那王中孚还是王中孚,传说中的王重阳还没出山?算了,这时候没空研究这个,他回过神来,说道,“你送了这妞过去后再回来,在勃极烈府外等着,什么时候有机会我就找机会告诉你。”

    “是!”谭处端没再多说,干净利落地应了下来。

    完颜泓现在已经没了主张,哪里还有半分天罗白堂掌堂的气概?到底是个年轻姑娘,碰上这种家破人亡的大事已彻底乱了方寸,徐子桢就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自然是说什么她听什么了。

    徐子桢回到勃极烈府的时候并没有太久,这一路上他已经尽量节省时间了,刚回后院就见合剌门开着,他来到门外轻唤一声:“少爷。”

    合剌很快跑了出来,问道:“三顺哥回来了?如何,那几名刺客去了何处?”

    徐子桢眼珠一转,有心考考他,便笑着问道:“少爷猜猜?”

    合剌也不计较他的不分尊卑,笑道:“这还用猜么,完颜荆在何处他们自然就回何处了。”

    “少爷果然厉害!”徐子桢这回是真心夸赞,合剌可才只有十来岁,这脑子就这么好使,简直妖孽。

    合剌掰着小小的手指说道:“完颜荆一是想要夺家产,二要争国师之位,此人性情阴狠坚韧,没什么做不出的,构陷乃兄后又恐日久生变,便派人佯装国师旧部前来报仇,逼得我爹爹尽快对完颜蓟定罪入刑,人死了自然一了百了,他想干什么都不必顾忌了。”

    徐子桢听得呆若木鸡,这时候的他简直有种冲动想要合剌帮他分析一下吴乞买为什么杀那么多大臣了,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小子肯定心里早有定数了。

    “好了,我爹爹安然无恙,刺客既然已知晓是谁,三顺哥你也早些休息吧,我爹爹方才告诉我,明日一早陪他同去会宁府大牢呢。”

    大牢?不用说,基本就是去见完颜蓟了,就是不知道是提审还是直接入罪。

    这天晚上徐子桢失眠了,因为他发现在这里呆得越久,事情发生得就越多,明明他来这里只是为了救赵楦,可是到现在为止发生的一件件事似乎都不能随意放弃,直觉告诉他,只要他插手,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第二天一早,徐子桢就随着合剌来到了府门外,等了没多久功夫,斡本就出来了,只是他今天穿的是便服,并未着正装。

    难道不是提审?只是去看看完颜蓟顺便嘲讽他几句?

    徐子桢有些无聊地想着,跟着车往大牢而去。

    ……

    城内某处破败的宅院内,王中孚与林朝英据案对坐,桌上铺着一张地图,金国的地图。

    王中孚手指轻轻点着地图某处,说道:“铁浮屠已到了这里,我这便带人过去相救二帝,徐子桢这边便有劳林姑娘了。”

    林朝英眉头微皱:“你还是要去么?你不信徐子桢所说?”

    王中孚洒然一笑:“我信,徐兄从未骗过我,但有些事,即便知道结果还是要去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