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绝宠之公子的恶妻 061、同房共枕、伏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铁云啸看了一大通笑话,被铁云湘给拉走,但他回到房间依旧还在笑,那笑声刺耳的不行,惹得孟涟城几欲去端了他的床,给他点上天灯。

    秦中元倒是无所谓的模样,兀自的走进卧室晃荡到床边,旋身,优雅有型的坐下。

    漆黑的眸子微微弯起,饶有兴致的看着正在门口犹豫该不该关门的孟涟城。

    第一次看到孟涟城这么纠结,他觉得好玩儿极了。以前她都是很干脆,什么事儿都干脆,终于也犹豫了一回,还是因为他,不错。

    “记得关门,我的耳朵可很灵的。”蓦地,隔壁铁云啸充满戏谑的声音传来,惹得孟涟城立即拧眉。抬手砰的一声将门甩上,震得秦中元耳朵都麻了。

    “生气了?”看着孟涟城紧绷绷的脸,秦中元笑道。

    斜睨他一眼,孟涟城深吸口气,“你睡吧。”

    “你呢?”扬眉,俊美中满载调皮。

    “坐着。”几步走到窗边的圈椅上坐下,孟涟城是打算在这儿坐一夜了。

    秦中元眨眨眼,“不行,你需要休息。往后的日子你身兼数职,还要找戒尘,又重伤初愈,得休息。过来。”勾勾手,那模样几分认真几分轻佻。

    孟涟城冷眼盯着他,“就没有一丢丢的觉得自己很碍事么?若是有自知之明,明儿就别再跟着我了,在这儿等着秦超等人来接你回去。”

    “再说这话,我可独占这张床了。”不乐意,瞪眼恐吓。

    叹口气,孟涟城起身走过来,在床边停下,看看他,又看看还算宽敞的床铺,“里面去。”

    “我睡里面?男人应该睡外面,免得你半夜滚下床。”简单来说,在外面起保护作用。在其他时刻都是她在保护他也就算了,在床上他还处于被保护的地位,他莫名的觉得不爽。

    孟涟城抬眼盯着他,半晌抬手一推,轻松的将他整个人推进床里侧。

    “唔!下手轻一点,我要散花了。”闷哼一声,秦中元一边说话一边挪啊挪,试图挪到床外侧来。

    站在床边瞅着他,孟涟城也忍不住的唇角抽搐。

    在他马上要成功的挪到床外侧的时候,孟涟城弯身又一推,他再次被推进了里面,而且撞到了墙上。

    “别再浪费时间了,睡觉,或者去外面坐着,二选一。”伸出两根手指头,孟涟城任他选择。

    眨眨眼,调整了位置躺好,“好吧。”他妥协。

    忍住笑意,孟涟城转身坐下,停顿了半晌,之后动手脱掉靴子。

    “只顾着脱掉你自己的靴子,你是打算让我穿着靴子睡觉?”想他何时受过这等待遇?

    转过身看着他,之后又看向脚下,果然,这贵公子还穿着他那昂贵的锦靴呢。

    “自己动手。”冷叱一声,她可不打算伺候他。

    被应允,秦中元忽的坐起身,略显欢快的脱掉靴子扔下床,之后舒口气,“若是能脱衣服就更舒服了。”

    “赤身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更舒服,要不要试试?”躺下,孟涟城的身体略显僵直,不过她在刻意的让自己看起来不僵直。

    “若是我病了,还得辛苦你。不怕辛苦的话,那就在我睡着的时候把我脱光,之后扔出去。”侧头看着她,两人之间有些距离,但同一张床,距离还是很近。

    知道他在看自己,孟涟城坚决不动,鼻端飘过的都是那小白脸儿身上的味道,好像是龙涎香的味道,总之闻起来很好闻。最起码,她从未在哪个人的身上闻过这种味道。

    “别说话了,睡觉。”闭上眼睛,孟涟城决定睡觉。

    秦中元却干脆侧过身,面对孟涟城,依旧睁着眼睛饶有兴味。

    被这么明目张胆的盯着,孟涟城脸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看来你真的不累。”半晌,他依旧还在盯着她,孟涟城无奈叹气。

    “嗯,这个时候我想疲累想睡觉好像也睡不着。”轻声,这声线好听又让听的人感觉麻痒痒,起码孟涟城是这感觉。

    “又犯病了?赶紧闭上眼睛睡觉。”刷的扭头,孟涟城抬手推他的脸,顺带着将他整个人推翻过去冲着里侧的墙。

    秦中元笑出声,抓住她的手握住,“越来越过分了,作为你的丈夫,我连看看你的权利都没有。”逗弄着,得到孟涟城愈发过分的推搡蹂躏。

    “少废话。告诉过你多少遍了,再没诚意的胡言乱语,我就真动手了。”不解恨的抬腿踹了他一脚,疼的他痛呼。

    以一只手钳住她两只手,然后另外一只手抓住了那踹他的一条腿,尽力翻身,终于又转过来与她面对面。

    “我很有诚意,只是你总看不见。不要以为有诚意就是板着脸,诚意要看眼睛。”看着她,他依旧在笑,但那漆黑的眸子却的确充满了认真。

    看着他的眼睛,孟涟城有一瞬间的愣怔,之后转开眼看向别处,“放开我,否则你会受伤的。”

    松开她的腿,又松开她的手,不过手掌一滑,扣住了她一只手,十指相扣,很契合。

    “很累,别再闹了。”转过身平躺,孟涟城欲挣脱自己的手。

    秦中元却死死的抓住不放,“回答我,看到我眼睛里的认真了么?”

    “没看见。”孟涟城干脆闭上眼睛,一张床上牵着手,还听他肉麻的说话,她全身都是鸡皮疙瘩。

    “真的没看见?那这回好好看看。”撑起身子,他整个人凑过来,一定要孟涟城看看他的真诚。

    孟涟城闭着眼睛不看,他干脆动手来拨她的眼睛。

    “把手拿开。”打他的手,她真的用力了,所以打的啪啪响。

    “嗯咳咳,你们可不可以把音量降下来?睡着了都被你们吵醒了。”隔壁,铁云啸的声音传来,这次绝度是带着极度的揶揄和嘲笑,感觉他都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笑了。

    孟涟城气急败坏,用力甩掉秦中元的手转过身背对床里侧的人,要被他气死了。

    秦中元却是毫不在意,看着她的后背唇角弯弯,好心的将被子提起来盖在她身上,“睡觉。”

    孟涟城不理会,那边抬手在半空一划,屋子瞬间陷入黑暗。

    翌日,待得铁云啸见到那夫妻二人时,眼角眉梢间戏谑揶揄的笑就不曾褪去过。

    他们俩的谈话他自然听得到,也了解到,这二人目前清清白白,但正朝着正常夫妻的方向在发展。这样的夫妻当真前所未见,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等男女关系也实属难见。

    在他看来,这两人般配的指数又升高了,以前一直觉得白术会是这恶人的良人,但现实证明,秦中元更合适。

    “口水要流出来了,接住。”看铁云啸在那儿笑,孟涟城给他一个冷眼边讽刺道。

    铁云啸不甚在意,与走出来的秦中元以眼神交流,看清了他眼里的得意,铁云啸笑得更夸张。

    “云湘傍晚才回来,我们走吧。”喝了一杯凉茶,孟涟城转眼看向秦中元。

    “好。铁兄要与别人同路,甚是可惜,回见。”拱拱手,煞有其事的告辞。

    铁云啸也站起身,“是啊,今儿又要听他们吹牛了。看来我得拿两包棉花带着,塞进耳朵里就清净了。”

    “你那么长的耳朵两包棉花可不够,需要两车。”孟涟城讽刺,谁让他昨晚耳朵那么长。

    铁云啸大笑,“不要总是这么刻薄,我会受伤。”

    “哼。”给予冷哼,孟涟城转身走出房子,秦中元也笑着离开,听孟涟城骂人,真的很有意思。

    两人离开巷子,在一个酒楼停下,用过早膳后,才离开皇都。

    皇都向北的官道同样宽敞平坦,人来人往十分热闹,各种商队就络绎不绝,其中很多外国人的商队。

    两人同乘一骑,与这些商队擦肩而过。

    “长鹤山庄有无数的商行,是不是也有许多这种商队?”生意场,孟涟城一窍不通。

    “嗯,有无数。不过是各地的管家在管理,我不管的。”他若是连这些都操心,那他这颗脑袋可装不下。

    几不可微的点头,孟涟城算是了解了。

    “怎么,现在愿意管理家里事了?若是有兴趣,从此后放弃奔走江湖,给你个总管家做做?”单手搂着她的腰,他笑道。

    “没兴趣,只是觉得这些商队东奔西走很有意思。若真到了无聊到没事做的时候,给我一个商队,我一人确保整队安全。”这些商队都有几十个护卫跟随保护,若是她的话,一人足矣。

    “你要做这最底层的事?那怎么行,你可是当家主母。”身份摆在那里,哪有当家主母跟队奔走的?

    “只是说说罢了。”扯了扯唇角,听到当家主母四个字,她忍不住的唇角抽搐。

    “刚刚路过商行你不是在看么,想必你也看到了那个秦字,在大齐,凡是带有秦字标记的商铺商行都是秦家的。”略显骄傲的说着,秦家家底丰厚,不止是先辈百多年的努力,他这接近十年来的发展就比得上以往二三十年。

    “嗯,看到了。金光闪闪的匾额,看得出很有钱。”她看到的应该是秦家在皇都的总商行,门面很大,匾额镶金,到处都洋溢着四个字,财大气粗。

    “自然。”秦中元笑道,他认为有钱就要给大众展示出来,没必要藏着掖着。

    “我认为还是不要太过张扬,毕竟这是个帝王为主的天下,惹得朝廷看不过眼,会引来灭顶之灾。”孟涟城略有忧虑,公孙家不就是这样么,尽管公孙家还不如长鹤山庄这么富有壮大。

    “夫人多虑了,你知道我每年要给朝廷多少银子么?可以这么说,大齐的军队都是我秦家在养活,灭了我秦家,没大齐什么好处。”略有不屑,他可不认为朝廷会脑子坏掉的灭掉秦家。

    “真的?这么说,你还是朝廷的小伙伴儿。以钱财巩固的坚实友谊,想来会很坚固。”孟涟城几不可微的点头,秦家果然和公孙家不一样。公孙家是渗透进朝廷为自家开拓道路,而秦家是用钱财助益朝廷,这两家走的路数就不一样。

    “当然坚固,你想想,用无数的金山银山熔炼出来的‘友谊’,那可是刀枪不入。”秦中元极力讽刺,每年收益的三分之一都进了别人的口袋,他不爽的很。但这又是必须得交出去的,无论在哪个国家都必须这么做,他不爽也没办法。

    “听你在咬牙,是不是很舍不得?”笑,孟涟城不用回头就猜得出他是怎样不爽的表情。

    “嗯,你不知道那是一笔多大的数目。每年朝廷押运那些银子,需要一只御林军。”真金白银,一点不掺假。

    略略唏嘘,孟涟城算是了解了。她这不贪财的都觉得吓人,更何况这每年‘割肉’的人。

    两人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马儿飞奔,渐渐远离皇都。

    无尽的官道尽头总能看到一群人马的身影,尘烟飞扬,在阳光下更显模糊。

    孟涟城与秦中元打马跟在后,速度始终如一,所以与他们的距离也始终保持着很远但又能看到他们的程度。

    不少自皇都出来的商队都被落在了后头,这官道也渐渐的空落落起来,进入群山之中时,前后已没有了多余的人。

    坐在后面,秦中元能更有空闲的环顾四周,这官道从群山中间穿过,有些地方凿断了部分山体,所以有不少陡峭的石崖矗立在道路两边。

    山势渐高,人在这道路上就愈发显小,估计若是登上山巅往下看,他们就如奔跑的蚂蚁一样渺小。

    策马飞奔,蓦地,孟涟城忽的一拽缰绳,马儿由于过快的停下,前蹄高高扬起,马背上的人后仰,与地面平行。

    秦中元双臂抱紧了孟涟城的腰,但也险些滑下去,好在马儿的前蹄马上就落地了,打着响鼻原地转圈。

    “怎么了?”坐稳,秦中元还有些唏嘘,这种骑马经历可是第一次。

    孟涟城则面色沉敛,随着马儿转圈,她却一直盯着前路。

    前方有转弯,所以被山体挡住根本看不见山体之后的情况。太阳西下也被山挡住,这里显得异常清冷。

    “不对劲儿,前方有打斗声。”半晌,孟涟城道。这四面都是山,所以远处的声音被挡住,她听得不是很清楚。

    “打起来了?莫不是,他们窝里反了?”秦中元扬起眉尾,对于窝里反的戏码他也是很爱看的。双臂依旧紧紧搂着孟涟城的腰,她集中于别的没注意,他也没自知之明赶紧拿开手臂。

    “不对。”眸子微眯,山有回声,所以蓦地一下,那打斗的声音特别清晰。

    秦中元不解,反正他是什么都听不见。

    “抓紧我。”拽着缰绳将马儿的位置调整,不等秦中元答应,一夹马腹,立即飞奔出去。

    马儿在群山之中的官道上飞奔,清冷的风吹着脸,吹得人睁不开眼睛。

    秦中元干脆闭上眼,紧紧的搂着身前人儿的腰,几乎一刻钟之后,他才除了风声马蹄声之外又听到了其他的声音。

    睁眼看过去,他立即一诧,前方二三百米外,果然打起来了。

    “站在这儿不要乱走,也不要出声。”孟涟城自马背上跃下来,连带着将秦中元也带了下来。路边山崖之间有凹缝,一把将秦中元推了进去,他颀长瘦削的身体正正好好的塞在里面。

    他根本就来不及抗议或反抗,眼前的人就飘走了,速度非凡,他连眼睛都没眨,她就走了。

    前方,两方山体间最狭窄的地方,近三百个人在其中激烈缠斗。已有不少人倒地,血腥味和着清冷的风飘荡到每一处。

    脚不沾地的飞跃过去,在即将进入战圈时身影一斜,拾起地上的一把剑,瞬时加入战圈。

    与众武林人士殊死搏斗的是一群白衣人,武功高超自不必说,功夫路数不同,武器血腥,更是联手齐攻,所以杀伤力更大。

    倒地的大部分都是这次北上抓捕戒尘的各门派精英,在这个时候,早就自家人聚到了一起,三三两两抱团齐心,所以与对方相比,这方更乱套一点。

    萧三萧九以及萧家护卫在最前方,行路之时,萧家人一直在最前方,这个时候,他们也是被围困最严重的。

    专注于打斗保命的人们没注意到什么,将他们围困起来的白衣人就接连倒下了四五个。他们围困众人的方阵立时出现了漏洞,被围困的人突出重围,打斗加热。

    铁云啸独占中央一片地域,手中大刀赫赫生风。他的武器太过霸道,动起手时向来杀伤力极大,所以,此时此刻,他独自与七八个人大战。

    眸子一闪,他突然间跃起,与此同时,一个影子自外进入战圈,与铁云啸擦肩而过直奔他后方提鹰钩的白衣人。

    而铁云啸则直奔对面,两个人各自负责,期间根本就没说过一句话,配合默契。

    两人分担,解决的更快,待得那七八个白衣人倒下,那二人也转过身看向对方。

    笑起来,铁云啸挤了挤眼睛,两人同时直奔最前方被困住的萧家人。

    萧三一手惊云掌带着雄劲的力道,被打中的人骨头发出碎裂的声音,在这打杀声冲天的地方格外震耳。

    因着萧家人最多,高手也多,所以,这处的白衣人更多。

    他们互相配合,杀伤力更甚,与少林寺的铜人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由他们后方拆阵,孟涟城与铁云啸各自负责一方,瞬间打散了白衣人的方阵。

    被围困中央的萧家护卫同时跃出,战势逆转。

    秦中元在那山体的凹缝中停留了一会儿,之后身子动了动,探出来了半个身子。

    衣袍上沾了灰尘,他动手弹掉,随后看向远处打杀冲天满地鲜血的战场。

    看着那些上跃下跳恍若被丝线吊住似的白衣人,微微眯起眸子。这些人,是什么来头?

    看起来绝对是故意在这里埋伏众人的,这地方是个伏击杀人的好地方,他这个不懂武功的都看得出来。

    只是,他们为什么要伏击这些个个门派都有的江湖草莽呢?第一个可能就是,他们是戒尘的人,戒尘知道他们是要抓捕他,所以派人来伏击他们。

    但这个可能根本不成立,戒尘没有后方,唯一亲近的人就是孟涟城,但现在他已经连孟涟城都不联系了。他是个单打独斗的人,又没有钱,不可能有这么多高手供以差遣。

    那么,再有什么可能就不得而知了,他还需再想想。

    这个武林也不简单,以他所知的各门派秘密,都做过见不得人的事,都有仇人。

    大约两刻钟,他站在这里看的眼睛都酸了,那群所剩不多的白衣人遁走了。这些人的轻功让秦中元小小的唏嘘了下,左侧的山极高,他们轻而易举的跃上去,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就好像鬼魅,来无影去无踪。

    再看向那刚刚激战过的地方,能够站着已所剩无几,大约百多人的队伍,现在仅剩三四十人还能站着。其他的,不是躺在地上血流成河一动不动,便是痛呼连连滚来滚去。

    走出来,一身风华,在这血腥扑鼻激战刚落幕的地方,他就好似来观光的。双手负后一步步的走过去,流光溢彩的眸子自地面那些死伤的人身上移开,寻找了一会儿,然后找到了他要看的人。

    孟涟城与铁云啸站在一处,她手里还提着滴血的剑,与铁云啸说着什么。

    走进来,挑拣着边缘地面没血的地方,小心翼翼,恍若跨雪山过草地似的,费劲的终于走到孟涟城身边。

    他一接近,铁云啸与孟涟城就看了过来。

    “秦兄可还好?”看他那特意挑拣干净的地方走,铁云啸忍不住笑,这样的人,真不知孟涟城是怎么忍的了的。

    “还好,铁兄如何?”笑,月华珠辉,他与这血腥遍地的地方十分不合适。

    “托秦夫人的福,还活着。”调侃,其实他是感谢的。

    “你没事吧?”上下审视他,孟涟城觉得这厮应该好得不得了。

    终于走到她身边,秦中元瞧了瞧她手里滴血的剑,“你能把它扔了就更好了。”

    看了看手里的剑,孟涟城甩手扔掉,那剑直直的插进秦中元脚边的泥土里。

    “知道那伙人是谁么?”其他人都开始忙着救治受伤的人,秦中元看了一圈那白衣人的尸体,问道。

    “不知道。”摇头,孟涟城与铁云啸对视一眼,他也摇头。

    萧三萧九与几位个个门派的领头人聚在一起商议接下来的事,想当然的不能继续在前行了,得找个地方停下等待后方的接应。

    其实后方的队伍距离他们也没多远,两天的路程而已。

    但眼下是这么多受伤的,得赶紧处理才行。与皇都的距离是一天的路程,前方的城池也很远,伤者不经颠簸,所以,暂时能走出这群山的包围就行。

    这地方实在是个伏击截杀的好地方,绝对不能再停留了。若是对方卷土重来,他们仅剩的这些人或许都得交代在这里。

    死了很多马,剩下的马用来驮运伤者,这满地的尸体也没办法处理,只得就这么放在这儿了。只希望别吓着走夜路的人,黑夜里这场面确实吓人。

    走在最后,孟涟城与秦中元步伐一致。

    前方举着火把,对于没有武功的秦中元来说,借由这点光,他也能看得清路。

    “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你打算怎么办?还要与他们同路走?”他们势必不能前进了,原地等待后方支援,耽误时间。

    “那些人恐会卷土重来,我等到后方的人追上来之后再走。”孟涟城决定,关键是受伤的太多,再来人突袭萧三等人恐不敌。

    秦中元弯起唇角,幽幽火光中,他的脸几分纯良又几分妖孽。

    “这么善良啊,怎么就有那么多人说你是恶人!你信不信,接下来他们肯定会说刚刚那伙人是戒尘派来的,然后孤立你。”秦中元猜测,而且十分笃定。

    孟涟城立即嗤笑,“被孤立了十几年了,见怪不怪。”

    闻言,秦中元转眼看着身边的人儿,“所以说,你真的满腔狭义。与你相比,那些自称狭义无双的人根本就是狗屎一滩。”

    忍不住笑,孟涟城抬头瞅着他,精致的桃花眸笑意满满,“贵公子还说脏话。”

    “是啊,我怎么说脏话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眨眼的与她对视,言外之意是被她传染的。

    “滚蛋,你是天生猥琐。”立即冷眼。

    轻笑,“你能在我身上发现猥琐?你这眼睛恐怕是病了。”他跟猥琐可是丝毫不沾边儿。

    “自我感觉良好,说你是自恋狂毫不为过。”哼了哼,却是红唇弯弯。

    漆黑的眸子笑意满满,看着她,边伸出手,以一根手指勾住她的手指。

    孟涟城眸子闪闪,直视前方,没有甩开他的手。

    看她不反对,他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尽数勾住,最后握住她的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