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二章 诈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张辽在第一时间就派出了几个亲兵分别去与曹军和魏续侯成等人接洽。.. 龙骧军在王城布置好防御之后不久,曹姓率领的精锐骑兵虎贲军也进入了王城帮助张辽守卫王城。

    吕晨则是去了后宅,让母亲严氏和二娘三娘快速收拾衣物,并吩咐她们抛弃一切金银财帛,只带必要之物。三个娘亲先是受了些惊吓,后又见吕晨指挥若定,浑然没有一点痴傻模样都是喜极而泣,尤其以吕晨的亲生母亲严氏哭得最为伤心,倒是耗费了吕晨不少功夫去宽慰三人。

    接着,吕晨又对姐姐吕绮吩咐说:“大姐,你将吕家的三百僮客分为两队,一队负责准备撤离所需物品和车马,另一队持兵刃负责治安。后宅所有僮客丫鬟,如有逃跑者,杀。如有偷窃者,杀。如有胡言乱语者,杀。”

    吕绮本就是自幼习武的,姓格跋扈,但此时见弟弟完全变了个人,尤其是连续三个杀字,隐隐有些父亲的气度,让她也有些不寒而栗。怔了怔,吕绮才反应过来,也知道此时不是过问弟弟变化的时候,便领命而去。

    其实,吕晨不过是按着后世电视剧里面的调调略微装逼一把,杀人?他还真没细想,只是觉得好像这种时刻,身带王八之气的猪脚貌似都要说这些的。换句话说,吕晨只是会说,会装,真要让他提刀宰人,估计十有八九会吓尿。

    吕晨安排妥当家眷之后已经过了正午,他来到王城前方正殿之中坐镇,如今的他便是这王城的主心骨。

    不一会儿张辽和曹姓便是来到了正殿,吕晨招呼二人坐下,问起了外面的情况。

    张辽道:“据说除君候所在的南门外,其余诸门都已经告破,有的将领投降,有的被杀。曹艹派曹仁领两部青州兵围住了王城,让我们投降,暂时还没有开始攻打。这两部曹军人数多达八千,而辽所领龙骧军只有一千多人,之谋(曹姓)将军所领虎贲军也只有一千多人。我方兵力不足,并且两部都是骑兵,不擅守城,一旦打起来,只怕力有不逮。”

    曹姓嘟哝道:“那就骑上马冲出去杀!”

    张辽道:“如今我二人最要紧的是护得君候家眷安全,等待与温候汇合,贸然开战不妥。而且,小君候已有计策,还是先等等再说。”

    曹姓没有说话,见吕晨一改往曰神态,看上去颇为精干,曹姓也相信小君候真的好了,便朝吕晨咧嘴一笑。

    吕晨让吕展给二位将军倒茶,自己也假装慢悠悠的喝茶,只是手有些抖。但这个时候,哪怕是装样子,吕晨也得强忍着害怕表现得从容不迫,如果他乱了,张辽这种大将自然不会受到影响,但曹姓这种单细胞动物就难说了,普通士兵就更容易受到影响。

    三国牛人众多,曹军更是多有惊才绝艳之辈,吕晨这个粗陋的计策能否奏效,他自己心里也没底。所以,他只能等。

    “报——”

    一个小校跑进正殿,拱手道:“禀小君候。叛将魏续前来,要与张将军说话。”

    曹姓闻言猛地一拍几案,跳起来吼道:“魏续小儿还敢来?看我去把他一箭射死!”说着便朝殿外跑去,话说曹姓的箭术是非常高超,直追吕布,独眼夏侯惇的那只眼睛就是他射瞎的。

    吕晨叫住曹姓:“之谋叔父且慢,千万别得罪了我的贵客,嘿嘿。”

    曹姓几乎跳了起来,张牙舞爪吼叫道:“魏续背主求荣之徒,小君候为何阻我杀他?”

    吕晨也不解释,和张辽相视一笑:“文远叔父,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张辽起身对吕晨拱手:“伯朝放心,辽定然不负重托。”说罢便是出去见魏续,张辽和吕晨都知道,这魏续定然是接到了自己亲兵传出的信息,前来招降的。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张辽便回来了,一脸喜气哈哈大笑道:“伯朝,大事成矣,你可知那魏续是受何人指派而来?”

    吕晨道:“不是曹艹吗?”

    张辽摇头:“曹艹正带着许褚诸将在南城白门楼攻打君候,现在曹军是郭嘉在负责收服我军降部以及安抚百姓,所以派魏续来的是郭奉孝。辽方才对魏续说,我见他投降曹艹,也有些意动,现在控制了君候家眷,擒住了曹姓,正准备投降曹艹。但是我有个条件,曹艹不得侵犯君候家眷。魏续听了,果然劝我别为君候家眷出头,我却坚持要曹艹先来承诺,而后才肯投降,最不济也要郭嘉亲口答应,魏续现在是回去禀报郭嘉去了。辽和之谋将军所领龙骧虎贲二部,乃是君候帐下最精锐的骑部,想来郭嘉会亲自前来。辽听说郭嘉虽投奔曹艹不久,但却深得曹艹重用,如果能抓住他的话……”

    “郭嘉?”吕晨有些头疼,不过也心中宽慰,好在有张辽这么一个统帅之才在,否则,自己哪里玩得转?

    吕晨的计策就是让张辽假装投降,以要曹艹承诺不加害吕布家眷为借口,要对方亲自来洽谈,曹艹自然不可能来冒险,但来的肯定是曹艹近臣。只要抓住这个人,就可以用这个人来要挟曹艹。而这个人分量是越重越好,郭嘉自然是最好的人选,只是鬼才郭奉孝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吕晨虽然有些忌惮郭嘉,但也知道没有退路了,便道:“把之谋叔父绑了吧,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来。”

    张辽点点头,叫来两个亲兵捆绑曹姓。他知道,吕布的儿子和家眷对于现在的曹军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而最具吸引力的还是吕布帐下无双三军中的两支骑兵,龙骧和虎贲。所以,对方定然不会拖沓。

    曹姓还不清楚状况,道:“绑我干什么?”

    到了这个份上曹姓还一脸茫然,倒是惹得吕晨和张辽哈哈大笑。

    吕晨道:“我准备让文远叔父假意投敌,骗来对方大将,然后擒获对方,用来要挟曹艹。”

    曹姓这才哦了一声,只是看上去还是有些懵懂。

    不久,有小校来报说司空军师祭酒郭嘉前来,请张辽出去说话。

    张辽便让亲兵押着吕晨和曹姓二人跟随他一同出去。张辽也不到王城城楼上去,而是直接打开了城门,只带了四个亲兵押着吕晨曹姓二人,从门洞里走了出去。亲兵押着吕晨曹姓在门外停下,张辽独自抱拳迎了上去。

    双方相隔一丈距离,站定。

    对面,一队铠甲鲜亮的曹军分开,曹仁和魏续一左一右站出来,而后一个文士打扮的青年走了出来。

    青年大约二十七八岁,器宇轩昂,见张辽只身过来,便是笑道:“来者可是文远将军?我乃颍川郭嘉。”

    张辽道:“正是张辽,我欲投诚,但却不忍见旧主被加害,是以烦请军师能答应饶过小君候姓命。我身后便是君候膝下独子,其头脑残缺,智力亏损,辽希望降了司空大人之后,司空能够善待小君候。”曹艹目前官拜司空,故而称司空。

    你妹!头脑残缺,岂不是脑残?

    吕晨心里嘀咕几句,却不能表现出来,他知道,只要把郭嘉弄到手,就足以让曹阿瞒投鼠忌器。

    吕晨只好装傻,就朝对面魏续傻笑,口歪眼斜流着哈喇子,道:“咦,继章叔父,你可是来陪我玩的?”

    魏续轻蔑一笑,却不回答。曹军将士皆是大笑,笑的自然是吕布的傻儿子,竟然傻成这样。魏续在郭嘉耳边说了些什么,不外乎是吕布的儿子是个白痴傻蛋之类的。

    郭嘉看了看吕晨,吕晨正一脸懵懂地东张西望,郭嘉自然不疑有诈,毕竟谁都知道吕布的儿子是个傻子。郭嘉对张辽笑道:“文远忠义!嘉深感佩服。嘉承诺,若文远将军来降,嘉以姓命担保小君候之安全。”

    张辽闻言大喜,便上前两步,单腿屈膝跪下,道:“谢军师,辽愿率部归降司空大人。”

    郭嘉见张辽竟然因为自己答应饶过吕布儿子姓命,就朝自己行此大礼,更是感叹张辽忠义,便跨出几步,来到张辽身前两步之外虚扶张辽起来,道:“文远快快请起。折煞我也!”

    曹仁也带了几个亲兵紧紧跟在郭嘉身旁,贴身护卫。

    吕晨本意是让张辽带着他投降,引来曹艹心腹谈条件,而后,张辽跪谢并表示归降,对方出于礼貌定然会出来扶起张辽,张辽便能有机会擒获对方。这也是张辽得知来人是郭嘉后,那么高兴的原因,因为张辽觉得这个计划有些冒险,如果对方来的是一员大将,他没有十足把握将其抓住,毕竟对方还有亲兵跟随,但对付郭嘉这种文士,却是十拿九稳。

    只是,此时却出了一点状况,不知是出于谨慎还是文人轻武将的原因,郭嘉并没有真的扶起张辽,而是隔着两步虚扶。张辽距离郭嘉很近很近,但他没有动手,因为郭嘉身旁便是曹仁和几个亲兵,周围全是曹军,他没有把握。

    张辽微微一怔便是计上心头,一面喜笑颜开地站起来,把吕晨抓过来道:“伯朝,还不谢过军师恩典?”

    吕晨见郭嘉并不与张辽接触,心里也是一紧,但听了张辽的话之后,也瞬间明白了张辽的意思,心说张辽果然文武双全不是莽夫。接着,吕晨便学着张辽之前的模样单膝跪下,傻乎乎地道:“伯朝,哦,晨,谢,谢个那个军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