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四章 曹阿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郭嘉是和吕晨同坐一辆马车来的,吕晨比郭嘉小十二三岁却比他高出半个头壮了一圈,自然不怕他溜走。.. 郭嘉此时坐在马车上,深深看了一眼远处愁眉不展的吕晨,又朝张辽曹姓二人笑道:“你家小君候恐怕是准备让吕布死掉,然后他好掌控你们的兵马。二位将军何不绑了吕晨归降司空?司空定然不会为难温候和你们。”

    曹姓怒道:“你这酸儒,休要乱言。君候只有小君候一个儿子,他没理由要抢。”

    张辽也淡然道:“奉孝先生不必白费力气离间。”

    郭嘉淡然一笑,才说:“此时换得温候回来,温候只怕命不久矣,因为你们根本没有足够的医士和药材。我本不想提点你们,只是见你二人忠贞不二,嘉心中佩服,怕你二人冤枉了你家小君候。”

    张辽这才眼睛一亮,道:“谢奉孝先生提点,辽险些冤枉了小君候。”

    吕晨回头瞥了郭嘉两眼,心道这家伙不但聪明还精通人情世故。暂时不换回吕布这件事情,吕晨很简单就能给张辽曹姓说清楚,自然不会让张辽曹姓记恨,只是现在吕晨心里烦闷懒得说而已。郭嘉这时候帮着说出来,张辽曹姓以后对他就会比较友好,他也算小小帮了吕晨一把,颇有示好的意味,郭嘉当然不是不知变通的腐儒。

    郭嘉叹息道:“司空待我甚重,只怕为了我的安危,反倒是会全力以赴救治温候,毕竟若是温候有恙,嘉也会命不久矣。相反,若现在换回温候,你们手中没有嘉这个俘虏,司空对你们用兵就再无顾忌,小君候好算计。”

    张辽这才恍然大悟。

    曹姓对张辽道:“文远,你听懂了?”

    张辽点头。

    曹姓说:“给某说道说道,某听得晕乎了。”

    张辽翻了个白眼。

    郭嘉学吕晨要从马车上跳下来,曹姓去扶他,郭嘉挥挥手赶开曹姓。

    马车不矮,曹姓怕这小白脸摔死了换不回君候,是以异常关切:“小心摔着。”

    郭嘉轻蔑地白了曹姓一眼,纵身一跃,白衣飘飘,翩若惊鸿。

    “哎呀——”

    正颦眉苦思的吕晨回头,见郭嘉蹲在地上捂着脚腕哀嚎,心说这家伙嗓音还不错,放后世可以搞摇滚。

    残阳如血,北风苍劲。

    吕晨让骑兵把家人乘坐的马车护在中间,骑兵皆下马休息,自己带着张辽曹姓和郭嘉在最靠近白门楼的一边等待曹艹派人来接洽。远处的曹仁带着八千青州兵隔着半里地,不敢靠近也不敢离得太远。

    在白门楼下等了大约两刻,南城门便是打开,一队曹军士兵行出。曹军来到吕晨所部前方百步开外停下,左右分开,中间行出一人。那人四五十岁年纪,五短身材,一身黑色官服,头上毛不太多,发冠摇摇欲坠。

    张辽便指着那半秃的矮子对吕晨道:“那人便是曹艹。”

    吕晨哦了一声,原来是个秃子,难道这就是曹艹头风病的根源所在?

    那边曹艹喊道:“奉孝无恙否?”

    郭嘉忍着疼,瘸着腿蹦跶一步,答道:“小君候并未为难嘉,还请司空勿要牵挂,专心对敌。”

    吕晨心中冷笑,故意不先跟自己打招呼,是想要激怒自己么?还有,郭嘉那句专心对敌,摆明就是告诉曹艹接下来的谈判要硬气一点,他郭嘉知道吕晨所部状况不好。

    曹艹又朝张辽曹姓喊道:“对面可是文远之谋二位将军?而今,你家温候已经归降,尔等何不率众归降,也好与温候团聚。”

    张辽答道:“我等现在奉小君候之命,司空大人有何话且与小君候说。”

    曹姓完全没理会曹艹,自顾自在旁边给自己心爱的战马刷毛。

    曹艹终于是朝吕晨喊道:“吕伯朝何在?今你父吕布已经投降,你为何不归降?吕布重伤,现在生命垂危,你身为人子,不在榻前伺候,反倒是不顾父亲安危兴兵作乱,是为不孝!艹为大汉司空,奉天子之命讨伐徐州,你率兵反抗便是不忠!你要做那不忠不孝之人么?”老了,一口气喊了这么多话,曹艹顿时有些脸红脖子粗,气喘吁吁。

    吕晨切了一声,心道,跟老子玩儿扣帽子么?懒得理你,吕晨没有答话,蹲在地上搓雪球玩儿。

    曹艹心说老子废了几斤口水喊出那么长一段话,你居然不鸟我?于是他怒了:“吕晨小儿,我与你说话,你为何不答?”

    张辽曹姓都看向吕晨。

    郭嘉也用一种猎奇的目光看着吕晨,他也对这个大巧不工的吕晨产生了些许兴趣。

    过了好一会儿,吕晨才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朝曹艹喊道:“呔,对面那秃子!你长得太矮,我都看不见你,你能过来点跟我说话么?”

    曹姓大笑起来,张辽擦汗,郭嘉翻了个白眼,差点摔倒。

    那边曹艹气得跳脚,大吼道:“小儿无耻!欺人太甚!你道我真不敢攻打你么?”

    想激怒我?看谁玩儿得过谁!吕晨丝毫不理会曹艹的威胁,开玩笑,要打早打了,还等到现在?再说曹艹又不是楚霸王和吕温候那种冲动派。吕晨慢慢悠悠道:“既然你不与我谈人质交换的事情,那便派人在旁边给我军搭建一个营寨,咱们明曰再谈。否则,我把郭嘉另外一条腿也打断。”

    郭嘉气得朝旁边蹦出两步。

    那边曹艹见郭嘉一只脚蹦跶,还以为吕晨真把郭嘉腿打断了,大叫:“吕晨小儿!你想吕布死么?”

    吕晨背过身往回走,挥挥手道:“把营寨搭好一点,顺便送几十头羊过来,饿了。”

    然后,吕便带着张辽曹姓和郭嘉回了军阵中,不再搭理曹阿瞒。他就不是来商量换吕布的,而是来吩咐曹阿瞒帮忙搭建营寨送食物的。

    曹艹一个人在那嚎叫了几嗓子,有些上不来气,是喊缺氧了,又觉得对面的听众都走了,自己一个人哇咧咧乱叫实在是挺傻的,也就气鼓鼓地回去了。

    吕晨的想法非常简单,徐州之战,吕布完败,按理说吕布一家活命都成问题,现在能跟曹艹谈条件已经是很不错的了。现在的情况是,曹艹是穿鞋的那个,而吕晨是光着脚的那个,who怕who?

    而曹艹这边,本来大获全胜,吕布被重伤,医士说治好了也不能再上战场,曹艹是非常满意的。可是现在曹艹却把自己的军师丢了,一场大胜仗最后落得如此结局,曹艹是要多憋屈有多憋屈。曹艹派兵把吕晨两千多人围得水泄不通,看上去像是要把他们吃掉一般。只是,另一面曹仁带着八千青州兵,在白门楼外的雪野中一丝不苟地修建营寨。

    三国气候远比后世严寒,曰暮将近,天上飘起了鹅毛大雪,北风也开始嘶吼。

    等曹仁的青州兵把营寨勉强扎好,夜幕刚好降临,吕晨带着兵马和家人进入营寨安置妥当。曹军就在营外转来转去,好像生怕吕晨半夜跑了一样。曹艹又派兵送来几十头羊,以及食物粮草若干,也不算小气,偌大的徐州都抢到手了,还在乎那么点吃食?

    另外,曹艹还送了一封信给吕晨。信的大致内容是让吕晨善待郭嘉,不要欺负郭小白脸儿,要知道你爹还在我手里呢,惹急了我把你爹弄死。

    吕晨的回信更加没心没肺,说弄死了我爹还有陈宫和高顺可以交换郭嘉,以一换二我还是赚了。

    那边曹艹大晚上顶着秃头不睡觉,在研究项羽用刘邦老爹威胁刘邦的典故,结果发现吕晨那家伙如果不是真的傻子,就是野心勃勃的牛叉人物,不可小觑。

    而实际上吕晨却焦头烂额,他在营中一边烤羊肉,一边在思考怎么用郭嘉一个人换吕布陈宫高顺三个人,最好把魏续带走的整个陷阵营全部换过来,显然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命题。

    对此,张辽也给不了什么意见,郭嘉自然是不愿意给意见。曹姓思维奇特,倒是给了一个别出心裁的建议,他认为一换多曹艹怕是不干,一换一曹艹就会同意了,那就把郭嘉砍成几段,一段能换一个人。对此,郭嘉表示压力山大,下意识捧着羊腿离曹姓远了一些,心说曹姓这粗人果然不是一般的粗。

    啃光了两条羊腿,吃了两个大饼,吕晨才算吃饱,打着嗝去后营看家人。临走前,他吩咐曹姓道:“之谋叔父,今夜你与奉孝先生同塌而眠,若曹军袭营,你不必过问,直接斩杀郭嘉。”

    曹姓应诺。

    郭嘉也不免为吕晨的简单粗暴感到头疼,这家伙是个完全不讲道理,比吕布还吕布。

    吕晨又问曹姓:“之谋将军好男风否?”

    曹姓红着脸答道:“小君候怎么如此作践我?我只喜欢女人。”

    吕晨叹息着走掉,丢下一句:“可惜了,奉孝先生长得倒是挺俊的。”

    见曹姓看过来的目光略显羞涩,郭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紧把羊腿丢了,再也吃不下半点东西。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