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八章 忽悠大耳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吕晨对于刘备没有任何好感,在穿越成为吕布儿子之前就如此,原因很简单,这家伙埋汰了太多英豪,关羽、张飞、赵云、诸葛、庞统、黄忠、徐庶、马超、姜维、魏延等等。.. 阅读在吕晨看来,很多人就不应该投奔刘备,当然这只是吕晨的个人看法。至少吕晨认为马超不应该投奔刘备,哪怕是西进北上都不失为出路,要知道马超在西面羌人眼里是战神,北上收河套云中也能成一方诸侯,怎么偏偏要投靠刘备,简直是……

    思绪在这里刹住,吕晨突然从马车上撑了起来,脸色很奇怪,嘴里说着更奇怪的话:“云中九原河套……爹的老家!鲜卑、匈奴一帮子野人……”

    有时候灵感就是来得这么突然,吕晨终于想到了出路在何方。他知道哪怕去了河内,也并不安全,官渡之战前,曹艹和袁绍都会争夺那里,张杨哪里守得住?这是这两天一直困扰吕晨的问题。现在,那销魂一刀再加刘备的突然到来,竟然让吕晨悟出了一条道路来。

    吕展担忧地望着吕晨,生怕小君候又变回傻子。

    曹姓本身就是个二傻子,接嘴道:“鲜卑和匈奴的女人不错,蓝眼珠大胸脯,屁股贼圆……就是搔味太重,办事的时候容易呛着。”

    吕晨嘿嘿一笑:“走,陪我去见刘备,我要跟他做个买卖。”

    曹姓:“什么买卖?”

    “给刘备一万匹战马骑,换我们去北边儿骑蓝眼珠的外族女人。”

    “咱们哪来一万匹战马?”

    吕晨豪气顿生:“一万匹战马?就在小爷嘴里!”

    刘备带来的人不多,前方三骑,刘备居中,关羽在左,简雍在右,身后有张飞领着百十名骑兵跟着。

    等了许久,张辽没有出来,甚至连人影都没有见到,这对自认流着皇室血脉的刘备是一种侮辱。所谓主辱臣死,简雍怒了,声称要严重抗议,严厉谴责,把对方骂得体无完肤。张飞怒了,嚷嚷着要带兵杀进去,杀他个片甲不留。关羽也怒了,说要单骑闯营,提吕晨的脑袋出来。

    由此可见,关羽还是比张飞要牛叉许多的,简雍?那是外交部的。

    就在刘备的老脸挂不住的时候,辕门里吱吱呀呀驶出一辆破马车,后面是一队虎狼骑兵,领军的是曹姓。且不论骑兵战力,单论战马的质量,张飞就觉得自己领着的是一群骑毛驴的,或者说是一群夹着毛驴跑的。

    发现对面做主的不是张辽,居然真的是吕晨这傻子,刘备虽然诧异,但也惊喜,他觉得对付一个傻子应该很容易。

    当吕晨提出要双方部队后撤,领导单独会面的时候,刘备是愿意接受的。但是吕晨又要求关羽退远,并且下马,还要背对着吕晨,这让刘备有些难以理解,但还是照做了。既然来的不是张辽,关羽在这里也就没多大用处了

    对于吕晨来说,没叫关羽把武器扔了直接回家去,都已经很冒险了,要是这家伙发了疯,单骑冲过来,屁股被戳了一刀的吕晨小命就算是交代了。叫关羽下马背身不算太离谱,毕竟二哥太妖孽,能在后世享了千百年香火的家伙能是普通人?在三国时代的武将里面,斩将最多的不是关二爷,但他杀的武将却是质量最高的,而且,通常都是一刀斩。

    两军隔着数百步,会面的地点自然在最中间。刘备带着简雍步行而来,吕展牵着马拖着吕晨过来。

    初一见面,刘备就色厉内荏数落吕晨,当然“罪状”都是吕布的,什么忘恩负义,残暴寡恩啊,总之听着很有道理的样子。

    “你大爷的!闭嘴。”吕晨打了个哈欠,吼道。

    刘备顿时面色羞红,简雍勃然大怒憋红了脸在酝酿必杀技——强烈谴责。

    吕晨继续说道:“你我两家争夺徐州早已交恶,我也没必要给你好脸,别跟我扯什么辈分礼仪,老子现在屁股疼,不想听。长话短说,刘大耳朵,我来见你是准备跟你做一个交易,我给你一万精锐铁骑,换你几句话。”

    刘备哪里受过这等屈辱?刚要发怒,却听到一万精骑,顿时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眼神有些狐疑。

    简雍的必杀技还没发出来,就被一万匹草泥马碾压至渣了。

    吕晨道:“觉得我拿不出一万战马来给你?”

    刘备心里痒痒的,却抹不下面子,冷哼道:“丧家之犬,也敢狂言?”

    “丧家犬分两种,一种浪迹千里吃肉,它会变成狼。另一种换个主人,继续吃屎,它永远都是狗。曹秃子给你的好处不够吧?不然你也不会跑这一趟。”

    “竖子,污我耳目!”

    “污你妹!好好说话,别假装文化人,你就是一个编草鞋的,装什么牛逼?说正题,一万匹战马我现在没有,但我有让你不费一金半银就能得到一万战马的办法,有让你轻而易举练就一万能骑射的骑兵的办法。一句话,要还是不要,不要我就回去了,屁股真的很疼呢。”

    “你,你……”

    “行了,拜拜!装逼上瘾的家伙。”吕晨白了刘备一眼,吩咐吕展驾车回营。

    “且慢!贤侄有何要求?”

    刘备额头冒起一层毛毛汗,叫住了吕晨。脸面什么的对于刘备来说,哪里有兵马重要?中原缺马更缺骑士,刘备对骑兵的渴望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一听一万战马他就忍不住心中激荡,而更让他吃惊的是练就一万能骑射的骑兵的方法。吕布就是练骑兵起家的,或许,吕晨真的懂得一些?却不知这傻子要什么。另外,刘备也有些震惊,吕晨这小傻子他以前也见过的,为何现在变化这么大?虽然还是有些疯癫,但……

    吕晨翻了个白眼,现在改口叫贤侄了?贱人就是矫情!他说:“我要的很简单,只要你在曹艹面前说我父亲的坏话。”

    刘备:“备乃正人君子,岂能背后道人是非?”

    “啊呸!你已经说了不少了,以为我不知道?还鼓动曹艹杀我父亲来着吧?别否认了,昨天曹艹都告诉我了。我也不怪你,你接着说就行了。”

    “备不是这样的人。”

    “把‘这样的’三个字去掉我就信你。别装了!我给你马给你练骑兵的方法,只是想换我父子一条活路而已。”

    “唔……”

    “你只需要向曹艹说,这里是张辽在做主,一切事情都是张辽干的,我就是个傻子成天只知道流口水,说白了就是个废物。然后你要曹艹杀我父亲,他顾忌郭嘉和曹仁的姓命自然不从,到时候你就给曹艹提一个意见,让曹艹帮忙给我父亲弄个官职,流放北地,替朝廷镇守五原。”

    “五原?”刘备眼睛一眯,“自黄巾之乱以来,中原大地纷乱不休,北方异族趁机入侵,据备所知,五原雁门等地早已被鲜卑人盘踞,而且上党河西两郡又是匈奴地盘。”

    吕晨嘿嘿一笑:“你别管这些,只需让曹艹帮我父亲弄个镇守五原雁门一带的官职就行,最好能让大将军袁绍用印并承认。我只是想给父亲谋个官职养老而已。另外,我想要用曹仁换回公台、孝恭二位叔父。”

    刘备思索片刻,把吕布赶到北边去,曹艹放心,他也放心,便道:“备可以帮忙说项,不过,那一万匹战马……”

    吕晨道:“等我们去了五原,一万匹战马还是问题吗?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河套最不缺的就是马。

    刘备差点气得翻白眼。

    吕晨又说:“别急,我父亲受伤严重,我又是个没出息的,等我们去了北方,估计也很少打仗了。我有个理想,卖马。以后每年免费给你两千匹上等战马,五年就是一万匹。你有所怀疑我可以理解,但是,我有让你身后那百名骑马的步兵,一个月变成能骑射的铁骑精锐的办法,想必你不会拒绝。”

    刘备没有说话,吕晨让人牵来一匹战马给刘备看,刘备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在吕晨的提醒下,他才发现,这匹战马的两侧都有上马用的马镫。

    这就是吕晨的秘密武器,东汉的战马没有双马镫,只有一个供上马用的马镫,马镫很大,上马之后也踩不上,吕晨刚才拿了两个大马镫把绳子缩短,马鞍两边一边挂了一个。

    刘备还是不太明白,吕晨也不多说,让刘备骑上战马,双脚踩在马镫里溜达了几圈,然后刘备就舍不得下马了。他显然意识到了双马镫的神奇效果,有了借力的地方,骑术训练起来方便了许多,骑射也就不再是少数精锐才能拥有的秘技,战阵中士兵也不容易被冲得掉落马下。双马镫是一个极其简单,却能让骑兵提升一倍战力的发明。

    刘备骑着战马来回驰骋,偶尔还摆几个高难度动作,连镫里藏身都能无师自通,真牛叉,也不怕闪了老腰。远处关羽张飞二人看得心惊胆战,偶尔还喝彩,却不知大哥的骑术何时变得如此高超了,难道是骑甘夫人练出来的?

    “如何?”

    吕晨趴在马车上笑盈盈地看着才下马的刘备。

    “甚妙!对骑兵来说助益颇大。”刘备脸色激动,却努力保持平静之色,“但如此简单之物,怕是不够。”

    吕晨就知道大耳贼胃口大,就说:“玄德公虽然愚笨,打仗总是输多赢少,但勉为其难也算得上久经战阵了。”

    刘备脸色不太好看。

    吕晨继续道:“想必你也知道一场苦战下来,有不少战马会被兵器刺穿马蹄,战马的减损往往比骑士还要严重,而且,中原本来就缺马,马匹昂贵无比。我有一个能让战马不惧兵戈的法子,保管战马踩着刀刃冲锋都没事,跟双马镫一样,道理很简单,却不知玄德公想不想要。”

    刘备鼻子都冒烟了,道:“当真?”

    “当然是真的,而且简单至极。不过,恐怕不够分量,我说了出来,玄德公也不见得会帮我……不如不说也罢。”

    “你说,备与温候虽有仇怨,但备不是落井下石之人,定然帮忙。还有一万匹战马不能少。”

    “关于你的人品,我只能呵呵。所以,我要等曹艹打通我部西去的通道,交回文远、孝恭二位叔父之后,才会写信告诉你这个方法,否则免谈。”

    刘备沉吟起来,虽然能让马蹄随意踩踏刀兵而不受伤,听起来很诡异,但双马镫给了他太大的震撼,他相信吕晨真的有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